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卷轴发威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看来,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土匪首领淡淡道。

身旁的土匪心领神会,凶狠道:“再给你们三息时间,没有人知道的话,通通杀光!”

屠村,于他们而言不过是家常便饭。

胆小的村民们,立刻抱着幼小的孩子,嚎啕大哭,男人们也都吓得跪地求饶。

非但没有任何人能够提供有用的线索,反而场面越来越乱。

三息过去。

土匪凶光一闪,喝道:“杀光这群废物!”

嗖嗖嗖——

四周的土匪大军,纷纷拉起数百长弓,将可怜的百余村民瞄准。

一时间,哭声喊声更大,令人心烦。

正待他们即将射击的时刻,吓破胆的周亮忽然灵机一动:“等等!我想起来了!”

那土匪挥了挥手,中止土匪们射箭,盯向周亮:“你有线索?”

“是!”周亮慌忙道:“我们村里曾经来了一个伤员,我记得他昨晚说过一句话。”

“快说,卖什么关子?”那土匪不耐烦,扬手就是一鞭子,抽得他背部开花。

周亮忙道:“他说,昨晚半夜出去,是处理土匪们去了。”

三窟爷和周梦梦脸色一变。

那近乎荒诞之言,连他们都不信,周亮更是嗤之以鼻,说夏轻尘是马后炮,只知道耍嘴皮子呢。

现在为了保住自己的命,却“相信”了!

他分明是出卖夏轻尘!

可他们不信,土匪们相信。

土匪首领目光一凌:“多大年纪,叫什么?”

石堰村四面环山,偏僻无比,寻常强者根本不会来此地,更加难以团灭马浩整个小队。

这位外来的伤员嫌疑很大!

“叫……叫夏无名,大概二十岁左右,身负重伤,最初几天不能动弹。”周亮道。

听闻是二十岁,又受了不能动弹的重伤,许多土匪失望不已。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团灭土匪小队?

“浪费口舌!”下令的土匪耐心尽失,凶狠道:“来呀,全杀光!”

正在土匪们重新拉开弓时,土匪首领却沉声开口:“什么样的伤?”

周亮回忆了一下,道:“据说是伤到了脊椎骨,开始的时候,像个死人一样不能动。”

“几天之后能动了?”

周亮算了下,道:“大概七天,期间没吃药没看医师,就这么好了,能走能跳能说话!”

土匪首领精光暴闪。

如此严重的伤,短短七日痊愈,岂是常人所能为?

定然是此人杀害他的兄弟们无疑!

“他在哪?”土匪首领森然喝问。

周亮慌忙指向周梦梦和三窟爷:“是他们爷孙二人收留的,和我无关!”

第一时间,他便出卖周梦梦。

哪怕在此之前,他那么爱慕周梦梦,可真正的危机前,还是毫不犹豫出卖对方。

唰——

土匪首领目光如电,扫向二人。

其极具贯穿的目光,瞬间令爷孙二人心头狂跳,大气都不敢喘。

“他人呢?”土匪首领气势凛然问道。

周梦梦吓得往后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倒在地,道:“无名哥哥已经……已经走了!”

“去哪了?”土匪首领再度问道。

那眼神,仿佛能够将周梦梦吃掉。

周梦梦眼神躲闪着摇头:“不……不知道……他飞走了……”

飞走?

若非土匪首领还在现场,众多土匪早就哈哈大笑起来。

人,能够飞吗?

他们首领如此强大的存在,都不敢说自己飞呢。

土匪首领注视周梦梦澄澈无暇的眼睛,确认对方没有撒谎后,淡淡道:“他们已经没用了。”

这句话,等于给他们判了死刑。

身旁的小土匪,立刻高喝:“来呀!杀光他们,鸡犬不留,再将此地一把火烧光!”

“需让人知道,我们赤眉军是不好惹的!”

噢噢——

土匪们发起了兴奋的呼声,纷纷扬起火把,向着村庄中冲去。

一个个弓箭手拉起长弓,纷纷向村民们射击。

周亮绝望无比,大喊道:“父老乡亲们,快跪下呀,向各位大人求饶啊!”

事到如今,他们唯有用自己的诚信来打动土匪们。

一位位失去准心的村民,纷纷跪下,大呼求饶。

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他们若有人性的话,何来那么多杀戮呢?

绝望之际,周梦梦抱紧了爷爷,发出害怕的呐喊。

蓦然间,她看到散落在地的卷轴。

陷入绝望的她,将其当做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把将其捡起来,站起来大声喊道:“都住手!无名哥哥说,给你们看这个,你们会退去!”

君子剑瞥了一眼,嗤之以鼻,评价都欠奉:“什么破卷轴,连我都骗不过,还想骗大人们!”

“山野村妇!”

周亮更是竭嘶底里的怒骂:“死女人!你他妈快跪下!你想死,别牵连我们!”

他简直要气疯,最紧要的时刻,周梦梦不一起跪下求取原谅,还站起来和土匪们对峙。

这他妈是害他们的性命啊!

那破卷轴有用的话,对君子剑时早就有用,何至于等到现在?

土匪首领看都未看,他岂会在乎一个村姑的威胁?

他转过身,头也不回道:“一个不留!”

“是!”

土匪们再无疑虑,开始了屠杀。

君子剑首当其冲,上前一脚将周梦梦给踹飞在地上,把其手里的卷轴抢过来。

他双掌一撮,将卷轴搓成团,骂咧道:“什么狗屁东西,不知所谓!”

然而,异变陡生!

那搓成团的卷轴,竟然从内爆发出一股无法阻拦的力量,透过碎裂的卷轴,瞬间透体而出!

噗噗噗噗——

君子剑身躯狠狠一颤,不敢置信的望向自己胸膛。

那莫名的力量,竟贯穿其胸膛,把他整个胸腔打成一片肉糜,露出大片空缺。

他双眼一翻,立刻气绝倒地,死得不能再死。

强横的力量余势不减,向着东南方顷刻席卷!

令人头皮发麻的血腥一幕呈现!

力量所过之处,东南方数千土匪和战马,顷刻间被神秘恐怖的力量,绞碎成肉泥和血水,染红东南的天苍!

那力量剿灭土匪,去势不减,飚射向远方。

直到十里外,撞击在一座数百丈高的巨型山岳。

轰隆隆——

一番天崩地裂的巨响后,山岳表面崩裂,被那强横的力量,刻出七个从上到下的大字!

夏轻尘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