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你来我往(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夏统帅可真会开玩笑。”八守墓人讪讪道,都不知该如何接夏轻尘的话。

夏轻尘认真回了句:“我开什么玩笑?”

又来了!

八守墓人龇了龇牙道:“我说夏统帅,你到底明不明白自己的处境?都什么时候了,还瞅着老人们跪送人头?”

夏轻尘翻着书页,漫不经心道:“我?我遭到一名老人刺杀,是受害者,怎么了?”

八守墓人翻着白眼:“我说的是这回事吗?我指的是,你现在骑虎难下的处境!”

“骑虎难下,谁?”夏轻尘移开目光,道:“你说老人吗?很抱歉,从来没觉得他们是老虎,充其量一只病猫而已。”

八守墓人张了张嘴,愣是无话可说。

“跟你简直没法沟通了。”八守墓人恨恨的道:“我也不废话了,今天来是奉大守墓人的意思,传达他的几句话。”

如此,夏轻尘才放下书卷,看了眼他,神态很是平静:“说吧。”

他仿佛已经知道八守墓人来意似的。

八守墓人伸出三根手指,道:

“第一,大可不必!”

“第二,大局为重!”

“第三,大事化小!”

三个“大”字,表明守墓人的态度。

意思是,大可不必和老人们针锋相对,要以大局为重,将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夏轻尘闻言,笑而不语。

“你笑什么?”八守墓人一脸认真之色:“我倒是觉得,这一次大守墓人说得很对。”

夏轻尘淡然一笑:“我是在笑,守墓人的态度,没有出乎意料。”

早在一开始,他就预料到守墓人的态度——息事宁人。

为什么?

因为被刺杀的不是他们,被欺辱到头上的也不是他们,颜面要损失的更不是他们。

所以他们当然希望息事宁人。

八守墓人啧了一声:“我说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处于不利地位的是你,息事宁人是你最好的办法。”

夏轻尘反问:“要我息事宁人的意思是,我被刺杀是活该,老人们藏匿凶手无须担责,中午时分颜面尽失也没关系?”

三连问,令八守墓人头疼的捂了捂脑袋:“那我请问夏统帅,你真有办法让那群老人乖乖的跪送人头吗?”

“除了大守墓人,他们谁都不惧,你凭什么让他们做到这一步?”

“既然做不到,你僵持着有何意义?还不如主动对外申明,宣布和解。”

夏轻尘道:“第一!我有办法让他们跪送人头!第二,他们不怕你,但得怕我夏轻尘!第三,退一步万来说,我宣布和解,他们会愿意?”

前两点,八守墓人听的都懒得听,狠话谁不会说,是不是?

对于最后一点,他拍着胸脯道:“这你放心,只要你肯公开宣布和解,大守墓人就肯出面和老人们交涉,相信这个面子他们还是愿意给的。”

“到时候,老人们也会对外宣布,达成和解。”

“你们之间的矛盾,自然迎刃而解,不存在谁丢脸与否。”

他想的挺好,夏轻尘只是哂笑置之。

且先不说,老人们会否卖大守墓人面子,真心实意对外宣布和解。

就算宣布和解,外人看来,也是他夏轻尘认怂在先。

狠话是他放下的,快到时辰却主动对外宣布和解,不论怎么看,都是夏轻尘在示弱吧?

这比老人们没有按时来跪送人头,还要令人耻笑,亏得八守墓人有脸说,不存在谁先丢脸。

更何况,退一万步而言,双方和解,矛盾就自然解除?

怎么,他夏轻尘被刺杀的事,就这样一笔勾销,当做没发生过?

“夏统帅,你倒是说句话,这样行还是不行?”

夏轻尘挥了挥手,道:“回去吧,顺便转告我的话!”

“第一!小人得志!”

“第二!小心翼翼!”

“第三!小惩大诫!”

八守墓人听完,顿时直翻白眼:“和着我说了半天,是浪费口舌啊!”

夏轻尘针锋相对提出三个“小”字成语带回去,意思是,老人们小人得志,大守墓人最好小心,毕竟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老人们决不可放过,借此事小惩大诫。

“明白就带话吧。”夏轻尘淡淡道:“送客!”

八守墓人那个不满呐:“我说你……”

门外的侍卫却已经不由分说的进来,打断他:“八守墓人,请吧!”

八守墓人瞪了瞪夏轻尘,甩袖道:“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真是的,他是为夏轻尘好,结果对方还不领情!

难道非要等正午时分,成为全人类的笑话吗?

此地可是人类联盟啊,事情一旦传播开,会以惊人的速度传递到大陆各个角落,从此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对夏轻尘的威望,将是致命打击!

“不识好人心!”八守墓人恨恨道,阴沉着脸离开营帐,恰巧遇上迎面而来的张晓风和于古公二人。

张晓风一脸喜色:“大人,你是不是来帮夏公子的?”

八守墓人看都不看她一眼,鼻孔哼道:“自己问他吧!”

两人神色一僵,顿时有不好的预感,连忙进去询问夏轻尘,才知道夏轻尘拒绝了来自大守墓人的提议。

于古公扼腕叹息:“哎呀!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借这个机会你就下得了台啦!”

张晓风愁眉不展:“这下好了,唯一能帮助咱们的大守墓人都被拒绝了。”

最后一条路都被夏轻尘自己给活活堵死。

“你们呐,担心那么多干什么,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困难到最后会解决的。”夏轻尘道。

于古公翻了翻白眼:“要真是如此,我们还担心魔族干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张晓风也不禁批评:“夏公子,现在真由不得你不着急了,距离正午时分只剩下一个半时辰,你可知道多少人等着看你笑话吗?”

“而且,神国使者已经半共开出现在大陆,指不定在默默考察大陆的强者!”

“据我所知,每一次神国使者最热衷的便是带走优秀青少年,若无选择才会从中老年之中挑选合适的。”

“如果你这次对老人们放狠话,却什么都做不到,沦为了天下笑柄,必将威望受损,受到神国使者的轻视,这将严重影响你前途啊!”

于古公肯定她的看法:“不错!要是大哥的修为平平,那也就算了,面子丢了不会有实质性的损失,但是你不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