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民心向背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若他们也加入,必将名垂青史,建立人族的伟大功勋,远远胜过追随几位凉境的统帅。

“弩箭军第三军,请夏统帅收留!”

“弩箭军第八军,愿意归顺夏统帅!”

“近战军第二十三军,愿意……”

一面面旗帜,一个个番号,全都放下,代表他们放弃了原有的身份,加入了夏轻尘麾下。

最后,只剩下寥寥四面旗帜,孤零零的立在大军之中。

其余大军,全部叛出凉境,加入夏轻尘麾下。

“我以人类联盟高层的名义命令你们,不得擅自脱离原有军团,违抗军令者,斩!”三守墓人气急败坏,狂吼不已。

可却没有人鸟他。

“那是守墓人里排名第三的守墓人吧,怎么像一条疯狗?”

“本来就是疯狗,魔族都投降了,还让我们继续拼杀,你说这不是疯狗是什么?”

“守墓人怎么尽出这么些玩意?先放走魔族的统帅,转而又要求我们继续和魔族厮杀。”

“你们说,守墓人是不是在勾结魔族啊!”

“好像有这个可能!不知道你们刚才听到没有,那个音魔说,多亏守墓人的情报,他们对人类已经了如指掌。”

“卧槽,真的假的,消息这么劲爆?”

“是真的,我也听见了,好像音魔的原话是这样:你叫夏轻尘对吧?据你们人类的九守墓人说,你的人很擅长合击术,能够以一敌百,对不对?”

“我靠,真的假的啊?”

“这就是说,那个叫尘光的九守墓人向魔族泄露人类的情报?”

“绝对是这样!不然魔族上哪去打听夏统帅的楼南大军情况?”

“妈了个八字,这么说,我们一开始就遭到数亿食尸魔虫的围攻,原因就是我们的情报全被泄露?”

“只可能是如此,否则你们想一想,魔族哪里知道我们的派兵列阵情况,又上哪去得知最弱的一环是刘将军率领的?”

“刘将军是防御军里面,唯一靠关系才成功当上将军的家伙,他的能力最是平庸,本次缺口,就是他那里率先被打开的!”

“草他奶奶的!我说难怪,那么快就被冲破了缺口!”

“那九守墓人,绝对是和魔界勾结的,守墓人还对我宣称说,九守墓人前往北疆公干去了,干他马勒戈壁,原来是去跟魔族通风报信了!”

当初守墓人为了掩盖尘光被俘虏的耻辱事件,便谎称对方公干。

没想到,这反而成为了守墓人被质疑的祸根之一。

“我去!大守墓人放走魔族统帅,三守墓人试图放走投降的魔族,九守墓人跟魔族通风报信!这……这……这……”

“天呐!守墓人从上到下,都和魔族勾结了!”

“简直是晴天霹雳啊!”

“我们居然能在高层和守墓人勾结的情况下,活到现在,真是奇迹!”

“奇迹你妹!你们想一想,没有夏轻尘之前,咱们能活命吗?是必死的吧?”

“是啊!要是没有夏统帅力挽狂澜,咱们全都要被守墓人那几个反骨仔给害死!”

群情激奋,结合前后的事件,民众几乎一致认为,守墓人上下都被魔族买通。

三守墓人心急如焚,连忙压住声势:“谁再造谣生事,全都军法处置!”

他这样强硬姿态的压迫,非但没有起到效果,反而激起更多人的怀疑。

“自己能做,别人却不能说?”

“叛徒!”

“人类叛徒!”

“赶走叛徒,让他们滚回琳琅岛!”

“滚回去,反骨仔!”

数以百万的骂声何等壮观?

就是三守墓人都心底发憷,终于肯放下姿态,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的解释:“你们都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其中有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误会。”

“哈哈哈!听听,瞧瞧,误会,还不为外人所知?”

“你干脆就说,我们就是勾结魔族,就是背叛人类,但我们不说!”

“麻痹的,把我们都当傻子呢!滚!”

“什么狗屁守墓人,全是靠不住的龌龊小人,亏我以前还那么憧憬你们!”

“呵呵,我听说他们在琳琅岛的表现更不堪,对大陆的少年强者不要脸的打压。”

“从今往后,人类联盟里,我不再认守墓人了,我的领袖是夏统帅!”

“对!夏统帅才应该是人类联盟的领袖!一群叛徒当人类领袖,简直是天的笑话!”

三守墓人急得满脑门都是汗。

事情愈演愈烈,向着更坏的方向发展。

便是大守墓人都凝重起来。

民心动摇,不得不慎重啊。

不能因为守墓人势力强大,就无所畏惧,四爷团体强大吧?

守墓人都奈何不了他们,只能看着他们猖狂,可结果呢?失去民心,被夏轻尘逮住机会,杀了一个精光。

最后就连四爷都自身难保,被活活坑死。

不过,大守墓人可是没有能力安抚众多士兵,他刚才放走魔族统帅的举动,已经让他失去了天下的信任。

“夏轻尘,管好你的人!”大守墓人道。

夏轻尘面无表情,道:“民众宣泄心声而已,我管得住他们的嘴,却管不住他们的想法。”

大守墓人眼睛眯起来,强压眼底深处按耐不住的杀意,道:“夏统帅,你给我们公正,我,也会给你公正。”

他的话语含义十分隐晦,夏轻尘听得懂。

对反所说的公正,应该是指功绩榜。

要知道,功绩榜的评定权力,全在神国使者的手中。

而神国使者的情报来源,全是他非常信任的守墓人,如果大守墓人从中作一些手脚,删减一些功绩,那位神国使者未必之情。

夏轻尘想重登功绩榜排名第二,大守墓人这一关,是不得不过的。

其实,大守墓人是万万不愿意的,只是,再这样下去,守墓人的名誉真要一落千丈了。

所以只能和夏轻尘达成交易。

“你信守诺言最好。”夏轻尘道,然后环视沸腾的数百万大军,道:“诸位,九守墓人的事我清楚。”

“他并非勾结魔族,而是遭到魔族俘虏,刑讯逼供之下才不得已招供。”

“因为愧疚,他已经自刎在魔气领域,英勇就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