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严惩不贷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他也懒得再装模作样,毫不掩饰道:“我就是不给你评定,你咬我啊?没见过你这么不懂规矩的!”

“这次,不送你到警殿坐牢,我把名字倒着写。”

事实上,他根本没有真正在联络警殿,而是威胁夏轻尘而已。

偷渡来的人,他想怎么压迫就怎么压迫,难不成你还有能力报复不成?

夏轻尘冷冷道:“我是温雪莹推荐过来的人。”

这是最后一张底牌了,不知道有没有用。

小六手心一颤,温雪莹的名字,或许大一点的城市没人知道,但在天星小镇,谁能不知?

那可是天星书院三班的星级老师!

平时,他们的殿主见到温雪莹,都要主动上前的打招呼,人家温雪莹想不想理会,那还要看心情。

至于他,那就根本没有和温雪莹打招呼的资格。

星级老师的地位,那真是常人不敢想象的。

陡然听说夏轻尘是温雪莹介绍而来,小六吓了一跳,这要是被殿主知道,他在敲诈温雪莹推荐来的人,他不死也要脱层皮。

只是看了看夏轻尘手中的空间涅器,再看了看捡漏的大殿,想了想毫无明亮的未来。

他心中一横!

大不了敲诈完这一笔,就辞职不干了。

这家伙的肉,老子今天吃定了!

“我不管你是谁推荐来的!”小六一副公职人员的嘴脸,义正言辞道:“总之,你是偷渡者,便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夏轻尘腻歪,不就是惦记他的东西吗?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随便你吧。”夏轻尘无所谓,反正他冒充书院要入狱三年,没有身份文牒也要三年。

警殿那边,他是怎么都绕不过去。

既然如此,他还怕什么呢?

他带着两女,转身向外走去。

“谁让你们走的?”小六急了,这可是三年难见一次的大肥羊啊,今天怎么都要刮几刀肉下来!

他一拍案几,翻身跳出来,一掌成爪,扣向夏轻尘的后脖子。

对方的修为不过是小月位八轮,夏轻尘头也不回,肩膀左侧一滑,便轻易躲闪开。

小六声色俱厉的威胁:“老子告诉你!我现在改变主意了,现在不仅要把你的空间涅器交出来,你两个女人也给老子留下来伺候我!”

“不然!我让你横着出去,再把你送到警殿!懂吗?”

夏轻尘本来要迈出去的脚步,陡然停下来。

眼中酝酿许久的冷意,终于变成了杀意。

有些东西,不能触碰,比如底线。

他徐徐转过身,一双眼眸不知何时化为风刀霜剑。

蹲下身,他将两女放在地上,直视着小六,冷漠无比:“我有一条原则,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

既然这个小六已经威胁到两个女伴,而且夏轻尘又确实处在不利环境的情况下,有些危险,该处理就马上处理,绝不可给自己留下隐患。

“好啊!还敢谋杀神国公职人员,你死定了!告诉你,今天不满足我,你一辈子都得蹲在牢里面!”小六叫嚣道。

他现在还威胁夏轻尘,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距离死亡,已经多么近。

“那,也要你有机会看到。”夏轻尘运转小月位六轮修为,同时开启两颗内藏空间。

与此同时,体内的邪佛之力涌动,两股神力交汇凝聚成金黑相间的掌印,瞬时间拍出。

小六尚未觉察到掌印威力,气笑道:“妈了个巴子,还碰到不知死活的愣头青了,敢跟老子叫板!老子今天弄死你!”

他杀心也起,抄出一柄圆月刀,向着奔袭而来的掌印就是狠狠一刀。

嗤啦!

刀气一闪,一抹漆黑刀影划过空间,狠狠劈向掌印。

未曾想到的是,小六引以为傲的一刀,斩在掌印上,竟被弹开。

掌印去势非但不减,反而掌印越来越大,眨眼间便拥有小房子大小。

小六想躲都没地方,直接被掌印给撞了一个正着。

哇——

那掌印蕴含至刚至猛的邪佛神力,再配合内藏空间的体魄之力,威力更是绝伦。

一掌下来,可不是他一个小月位六轮的武者能够承受。

小六直接被震碎了腑脏,哇的一声喷出大口血,然后被掌印碾压着撞碎内殿的墙壁,一直冲入后殿!

哐当——

失去墙壁之声,大殿当场坍塌了一个角落,造成宛若地震般的巨大动静。

后殿的人员,想不听到都难!

一位须发微白,面皮干瘦的老者,携带着中月位一蕴的气场立刻赶过来。

望着差点崩塌的大殿,面色阴沉到极点:“谁干的?”

夏轻尘抱着两女,不紧不慢的从大殿之内走出来,淡淡道:“你们自找的!”

老者冷冷盯着夏轻尘,突然发现对方的年龄,年轻得吓人。

他怔了下,误以为是书院的学生,脸色立刻收敛许多,道:“这位年轻人,你为何损毁文牒殿?按照法律,这可是要入刑的。”

夏轻尘道:“那要你问问你的殿员,为何勒索敲诈,想要夺取我全部财产了。”

嗯?

老者回头盯向地上哀嚎不已的小六,在两个殿员的搀扶下,他来到老者面前。

“殿主,别听他胡说,他是偷渡的人,强行要求我办理身份文牒,我不愿意,他就动手行凶。”

小六凶狠的盯着夏轻尘。

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双方口头交谈,没有留下任何真凭实据。

他可是文牒殿的殿员,夏轻尘呢?偷渡客而已!

殿主会选择相信谁,还用问吗?

“来人!”殿主冷喝道。

“是!”几个殿员赶过来,对夏轻尘虎视眈眈。

这偷渡客胆子太大了!

竟公然毁坏文牒殿,不将其绳之以法,文牒殿还有威严可言吗?

“把小六给押起来,送去警殿,严惩不贷!”

“是!”

几个殿员下意识迈开脚步冲向夏轻尘,可回过神来,陡然止住脚步。

殿主,您是喊错了吧?

怎么抓小六?

“小六以权谋私,枉顾法律敲诈勒索他人,影响恶劣,我以天星镇文牒殿主的名义宣布,正式开除小六,并将其移送警殿,交由法律严惩。”

殿员们愣住,怎么就断定是小六说谎?

好吧!

的确是小六,小六平时什么德行,他们能不知道?

但是殿主也知道啊!

怎么如此关头,偏帮外人,惩罚自己人?

这不是寒人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