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0章 中途退场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夏天的离开,不等于三沙事件就此结束。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也只是中途退场。

更深层次的暗战与交锋,从来都是云诡波谲。

例如,耳家仅仅是因为欠女帝一个人情才出面的吗?

例如,善妙音最初在飞机上见到夏天,并未将之认出,可是不久前,却愿意以某个秘密换取夏天的安全。

还有哪位只露了一面的执法者女子,又在背后起到怎样的作用,真的只是为了来看热闹?

很多很多。

只是这一切,看似已经与夏天无关了。

他与维多利亚在当天下午便离开了三沙市。

不过维多利亚并未跟随夏天去长安。

她告知夏天,会趁着华夏过年之际,四处到处走走玩玩。

对此,夏天并未挽留。

回到长安李家后,已经到了晚上八点。

很快见到了柳清清和李老爷子以及李家一众人。

毕竟今日才初四,李宅处于春节的气氛之中,和各位老人家打过招呼之后,夏天便回到了房间之内。

“夏天,你没事吧。”

虽然夏天返回,但柳清清却能看的出来,夏天却带着满身的疲惫与颓态,脸色也泛着一股不正常的苍白。

柳清清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不知道夏天去了三沙市。

直以为夏天去祭拜他的战友及长辈,导致他的情绪有些低落。

“没事,只是有些累。”

夏天摇摇头,说道,“明天我们再住一天,就回京城吧?”

“听你的。”

柳清清很痛快的点了点头,沉吟一下,又道,“昨天夏姐给我来电话了,她也说了一句,说如果你回来,尽快会京城,她似乎找你有事。”

“嗯。”

夏天笑了笑,知道夏雪也在担心自己。

这一夜,夏天睡的格外深沉。

翌日清晨,早早起床,洗漱完毕后,便径直走向庄园后面的小树林中。

不出意外。

老爷子正与李婆婆等一帮老人在打太极。

十个老人的动作整齐一致,看起来有模有样。

夏天与大家打过招呼之后,也站在老爷子身侧,跟随着打起了太极。

片刻后,大家皆收功,老人们纷纷散去。

场内只剩下夏天与老爷子两人。

“能从大夏家活着回来……”

老爷子指了指前方,示意夏天陪着自己走走,同时又道,“你的运气还算不错,我都有了让我外孙女做寡妇的准备了。”

“我……”

夏天龇了龇牙,“老爷子,没您这么说话的啊。”

对于老爷子知道这件事,夏天并不奇怪。

长安李家同样是隐世家族。

三沙市发生那么大的事情,根本不可能瞒得住他。

“我说的不对吗。”

老爷子的脸色略阴沉,“这也就是现在,只有夏无情一个至圣,若是以往,大夏家五大至圣高手皆在的话,你去了也是有死无生。”

夏天沉默着。

老爷子又道,“夏无情怎么样了?”

“废了。”

夏天没有隐瞒,“武功尽失,没有了气血辅助,他活不了多久……”

况且,夏千云要说亲自处理这件事,究竟最后是怎样的结果,现在还难说。

“夏无情当年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啊。”

老爷子唏嘘感慨,“他唯一的错误,就是当年放弃了你母亲,若是当年……他和整个大夏家愿意站在你母亲这一边的话,结果未可知。”

夏天摇摇头,却是不语。

看他如此,老爷子也摇摇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道,“这个给你吧。”

说话间,他从练功服的兜里,拿出一物递了过来。

这是一块菱形的玉牌,只有手掌大小,上面一道道如水波纹路般的刻痕,看起来有些繁杂。

“这是……”

老爷子的表情略复杂,“夏千云没与你讲过吗?当初王家庄一役,这块令牌就是源头之一。”

闻言。

夏天先是一愣,继而瞳孔一缩,“那枚免死令牌?”

王家庄一役,夏千云曾详细为夏天分析过利弊。

事实上,这是君临从头到尾布的一个局。

他灭掉港城两大豪门,又斩杀守护者联盟副盟主高山,而君临则在暗中推动着事件升级。

最后演变成了王家庄的一役。

目的很简单,要用掉夏天的最后一块底牌。

那就是长安李家这块免死令牌。

思绪间,老爷子的声音传来,“当年,我与上一代守护者联盟的盟主乃是八拜之交,后来我因某件事立了功勋,原本他们都推选我成为盟主的,但是我拒绝了,后来,便赠送我这块令牌。”

顿了顿又道,“这块令牌就相当于免死令牌,当然,比免死令牌的功能要大一些,可以让守护者联盟为我做三件事,只要不触及道德与根本底线,哪怕是君临都不能违背。”

“这些年来,我已经动用过三次令牌了,如今只剩下保命一途,当然,所谓保命,也仅仅针对的守护者联盟,而且只有一次机会。”

老爷子直视着夏天,面色略微愧疚,“上次发生那么大的时候,君临曾亲自通知我,会将你擒杀,他的意图很简单,就是为了让我用掉这块令牌最后一个作用,可是我知道,这块令牌也仅仅是免死,免死不等于其他,他不会杀你,可是会囚禁你,小天,你没有怪我当时没出现吧?”

“怎么会呢。”

夏天顿时笑了,笑的很真诚,“其实我是打心眼里不希望老爷子出现的,对于我而言,我宁愿死,也不会被囚禁。”

顿了顿,他微微皱眉,“当时乾……我舅舅和我分析的很清楚,但我仍然有一丝疑惑。”

“嗯?是什么?”

夏天正色道,“老爷子,君临布那么大一个局算计我,只是为了这一块令牌,您不觉得他有些小题大做了吗?”

“你的意思是……”老爷子翻转一下令牌,“这块令牌还另有作用?我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但这块令牌随我几十年了,并没有特殊之处,现在你拿着吧。即便有什么特殊之处,自己研究吧。”

不等夏天开口,立即又道,“不要拒绝,这是你应得的,你应该也听说了,我之所以得到这块令牌,是立了大功啊。嘿嘿。”

他自嘲一笑,“你知道是什么大功吗?当年你母亲被全世界围杀,我李家也是出了大力的。”

“我相信其中定然有隐情,如果老爷子不介意的话……”

“是你母亲……”

老爷子的拳头不由攥紧,“她当时已经遭受暗算,受伤极重,而且不停被追杀,根本没有时间疗伤,所以那时,她便托人找到我……其实是你父亲,让我李家去立功,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这块令牌,小天,你父母都很不容易,哪怕他们陷入绝境,还在时刻保护你……”

夏天的心脏猛地一揪,沉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