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6章 卫青中毒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送别邢荣等人之后,卫青在洞府内生火熬药。

邢荣送来的两大箱药材,自然是有些年份的,卫青打算用这些药材,熬制一些灵丹妙药。

卫青懂得配方不多,这种粗糙之法炼制出来的灵丹,也没有多大的效果。但反正是闲来无事,卫青就当是打发时间。

天色将黑的时候,七位导师从斗战圣殿回来。

“卫青,你中毒了?”说话的是温瑜,帝国学院的导师。

卫青楞道:“您说的这是什么话呢?”

"你看的眉心之处有一条青线,这是人体内的一条生命线,平时是断然不会显露出来的,只有人之将死,或者中毒的时候,这条青线才能够看到。你生命上限和气运上限,已然通过千斤鼎和天命星空测试出来,而且我们帮你疗伤的时候,你体内没有什么暗疾,自然不会是将死之人,所以你一定是中毒了!"

卫青有些惊愕道:“可我今天哪里也没有去!”

温瑜给卫青把了一下脉,在瞥了瞥卫青用来熬制的药材,拿起一株青藤,说道:“这是万年藤花,在普通人眼里,它是一株非常罕见的补血固本药材,但这种药材,长长如青丝。就如人体内的血管,闻多了这种万年滕花的香味,如果你体内中毒,身上的一些血管机会贲张显露出来!”

“而眉心的这条生命线,不显五脏六腑之病,乃是命关所在,而修道者最为紧要的命关便是三魂六魄,根据这眉心青线的深浅来判断,你中毒的时间应该在今天中午左右,那个是时间段,你不是在参加正式赛嘛,难道你吃喝了一些不该的东西!”

卫青顿时间恍然你大悟,低喝道:“一定是欢喜颜搞得鬼!”

“欢喜颜是谁?”温瑜问道。

章傲天骂道:“你傻了呀,这个欢喜颜不就是卫青正式赛的对手嘛,我倒是记得这个小女人,是来自七情宗的妩媚高手,而七情宗不但擅长蛊惑之道,而且还会炼制一些秘法毒丹,其中有一种叫做七情绝命丹,杀人于无影无踪,让中毒着修为渐渐丧失,十日之后,便修为尽废,毒发身亡!”

符长生喝道:“一个七情宗的小女子,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如此谋害参赛选手,这定然是某些人暗中指使的!”

邹伍胥怒道:“看来监事会有些人不守规矩哪。”

卫青怒而不言,只是拳头紧紧的握着,他的背后冷汗连连。

如果不是阴错阳差,刚好邢荣送来了一批药材,又有这万年滕花,加上自己蛋疼无聊来炼丹玩,恐怕自己短时间之内根本没法察觉出自己中了七情绝命丹的毒。以卫青的身体素质和察觉能力,但凡中了稍微烈性一些的毒,一运气便有所察觉的。

但很明显的,这种七情绝命丹的毒,比较特殊,不但是一种慢性的毒,而且隐藏的很深。

如果真如章傲天所说的,一旦中了七情绝命丹,修为渐渐丧失,那么随着斗战法会的战况和对手越来越强,卫青将面临严峻的杀局。而十日之后,也就是斗战法会的决战时刻,就算卫青实力逆天挺到那个时候,一旦全力出击,便立刻毒性爆发,修为尽失,想不死都难。

欢喜颜只是一个小宗派的弟子,给她再大的胆量,她也断然不敢谋害七大学院相中的天才弟子,这背后的幕后黑手,自然是监事会的某些大佬人物。

一想到南部星域如此不择手段的算计自己,卫青终于明白了太昊氏的警告,南部星域对自己的杀心之大,是超乎很多人想象的。

那些幕后操纵欢喜颜下毒的人,不会想不到,卫青会发现自己中毒了,只是如果不是卫青恰恰闻了万年藤花这种试毒灵草,发现中毒的时间要晚几天。而到了那个时候,卫青中毒已经深了,就算七大学院有办法帮卫青清楚毒性,卫青的实力必定是大打折扣的,自然无法在斗战法会逞威风了。

“老夫去找那个丫头问清楚!”六道学院的拓跋长业喝道。

卫青却站了起来,呵呵笑道:“呵呵,你认为欢喜颜做了这样的事情,她还能够活着吗?”

话音刚落,杨天元等人急色匆匆的走进了洞府。

“卫青,一个叫做七情宗的宗派,他们带了十几人,还请上了监事会的长老,来找我们九州选手团,说今天你在擂台上的时候,出手太重,还羞辱了他们的弟子,导致那位女弟子不看羞辱,在洞府内自尽了,果真是人微言轻被人欺呀。”

七大导师勃然大怒,符长生喝道:“其心可诛!”

“杨长老,你先出去应付一下,我换一身衣服马上过去你们。”卫青立刻将杨天元等人请了出来,对温瑜说道:“我眉心这条生命线,有没有办法暂时隐藏?”

“你小子怕什么,有我们七大学院给你撑腰,灭他七情宗只是一句话的事!”章傲天气的胡子都吹了起来,说道:“斗法无眼,如果他们有本事在擂台上伤了你,哪怕是恶意打伤,老夫也认了,不会过分追究,可如今他们下毒在先,然后杀人灭口,再血口喷人,真是无耻至极!”

卫青却是呵呵一笑,说道:“我现在中毒,是否为时过晚呢?”

温瑜自信笑道:“你中毒不超过十二时辰,有我们七个给你排毒,自然无碍。”

卫青耸耸肩说道:“既然我没有大碍,诸位又何必为我出头呢?他们既然想要跟我演戏,那我演戏给他们看又如何呢?只要我此刻将眉心的生命线隐藏下去,那么我用万年藤花试毒的事情,除了我们几个又有谁知道呢,不就可以按照他们的剧本演到最后?”

“若是我此刻揭穿他们,一计不成,便还有第二计第三计,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们再小心,十多天的比赛,总会有纰漏的时候吧?”

符长生点头轻笑道:“呵呵,如此也好,我们过去看看到底是谁在捣鬼。”

“不必了,这点小事何须诸位劳心劳肺呢,岂不是欲盖弥彰,给人起疑心嘛!”卫青吸了一口气,将眼中的杀机收敛起来,轻笑道:“斗法无眼。我和欢喜颜擂台斗法,我没有杀她,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就算她因为我的一两句损话而自尽,监事会的人能把我如何呢,他们只不过是想要给我泼污水,制造舆论压力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