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一战区友军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王星一边慢悠悠往前赶路,一边等待刘子清率众来投的时候,二零二军却遇见了第一战区的人马。

在新野、唐河附近,本来就是敌我两军相持和交战区域,不管是遇见日军还是国军都不稀奇。

第一战区的队伍也是听说这附近有一支国军在经过,顺便过来打个招呼,却没想到竟然是从九战区调过来的二零二军。

“卑职第七十八军新四十二师少校营长李超,拜见王军长!”一位面庞白净、精瘦干练的军官站在王星面前敬礼参见。

王星回以军礼,“李营长辛苦了。我军初来乍到,对敌我双方的情况还不太了解。李营长来得正好,就请帮忙给介绍一下情况吧。”

王星带着部队刚来,正是两眼一抹黑的时候,这位李营长就自己送上门了,这才叫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李营长也不客气。就把当前敌我两军各自的大致形式,讲说了一遍。河南可不光是有第一战区,第五战区也在这里。日本第十二军现在的司令官,是内山英太郎,这个王星已经知道了。

日军第一一五师团,占据信阳至遂平;第一一零、第一一七师团占据着许昌、舞阳、宝丰等地。而我军,第五战区在老河口,第一战区司令部在西安。

两国军队所占领的区域犬牙交错,小规模的战斗时有发生。像李营长带着他的营,就是刚刚参加完一场伏击战,返回驻地。

李营长问王军长是不是要去第一战区司令部呢?还是去第五战区司令部?需要不需我派几个人给您带路?

王星说,“带路就不用了,多谢你李营长的热心肠。我问你一件事,你既然经常带着部队在这附近活动,那你有没有听说过刘子清这个人?我听说他是什么救民护国独立师的师长,你认识不认识这个人?”

“救民护国独立师?那是伪军呀。王军长您在开玩笑吧?我怎么会认识伪军的师长呢?不认识,我不认识您说的那个刘子清。王军长提起这个人,莫非是有什么事吗?”

“我在路上听老百姓说起过这个人。据说此人的部队,也曾经助纣为虐的祸害过百姓,就想替受苦的百姓们报仇。只是不知道刘子清的老巢在哪里?李营长要是知道,烦请相告。”

“这我还真不知道。”李营长苦笑着回答,“我以前也听说过有这么一支救民护国独立师,但是并没有和他们打过仗。”

王星是想从李营长口中打探刘子清和救民护国独立师的情况,眼见打听不出来,也就不再多问了。李营长还要率部归建报告战果,就提出告辞,王星挥手送别。

李营长离开以后,部队还没来得及继续启程,救民护国独立师的师长刘子清就带着人来谈判了。

刘子清带了二十几个人,一个个精壮威猛,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伪军。王星心里明白,这就是人家带来保命的保镖。

刘子清姿态放的很低,见着王星抱拳作揖,恨不得把腰给弯断了。

王星看着心里这个别扭劲儿就别提了。你是军人,我也是军人。就算我级别比你高,你见着我先行军礼就可以了,用得着这样惺惺作态吗?

但是人家这样子总是表示恭敬的意思。举手不打笑脸人,他也不能骂人家吧?

王星没办法,还得走上前两步,伸手想搀:“刘师长太客气了,快免礼吧。来来来,请到这边谈。”王星拉着刘子清,把人拉到一顶简易的帐篷下面。

说是帐篷,其实就是用块军用帆布搭了个房顶,下面摆了几张简易的板凳。

两个人落座之后,勤务兵端上热茶,正式的谈判开始。刘子清还是把之前那位副师长提的三个条件又讲了一遍。

他只是强调一点,提这三个条件,并不是为了他个人的利益,而是为了救民护国独立师的全体官兵着想。希望王军长能够体谅。

“你那三个条件倒也不是不能商量。你既然说是为了官兵们的利益着想,那我想问刘师长,贵部到底有多少官兵?你们反正过来以后,我应该给你们个什么级别的编制?”

王星问刘子清所部的人数,也就是明着问他手底下有多少人马?实力怎么样?

刘子清略微犹豫了一下,就报了个数字,“我救民护国独立师,有八千七百六十多人。反正之后,我也不要提什么级别,王军长要是还能给我一个独立师的番号,我就多谢了。”

八千七百六十多人?有这么多?王星对刘子清所报的数字表示怀疑,但是他并没有当面说出来。反正虚报人数,吃空头的毛病,在当时国军当中是普遍存在的。

那时候所谓一个师,编制上有八千、一万人马,把空头除了,能有个四五千人就算不错了。要不怎么会在抗战初期,日军一个联队能把国军一个师打的望风而逃呢?

日军编制大,一个主力联队有三千八百多人,将近四千人了。有大炮、有轻重机枪掷弹筒,国军一个师四五千人,只有一两门迫击炮,怎么能打得过人家?

刘子清的部下是伪军,王星估计,这货那个师有没有五千人都是一大关。八千人?有八千七百多人,估计鬼子得给他一个军长当。

谈判不是一撮而就的。刘子清想让王军长先给他的救民护国独立师拨发一部分军装被褥,他想让部队先换装,然后再反正。

八字还没一撇呢,这家伙就先要好处,王星哪会答应?俩人正在这儿讨价还价呢,书记长张金亭带着一伙儿人来了。据张金亭介绍,这位就是七十八军副参谋长刘若温,带队过来探望。

刘副参谋长给王军长敬礼问好,然后对着刘子清点点头,“这不是刘子清,刘师长吗?你怎么会在这里?”原来俩人认识。

刘子清赶紧配笑着给刘副参谋长敬礼。这俩姓刘的大眼瞪小眼,四只眼睛当中,似乎有火花在闪烁。王星一看,赶紧请两个人坐下。

刘若温哼了一声:“王军长,本来客随主便,我不应该驳您的面子。但是和这个刘子清同坐,刘若温恕难从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