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五章 很风趣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许是因为林小慧有了承诺在前头,所以秦阿姨拉着她不让她走,要等到她住院观察一天才行,免得到时候跑来跑去的太麻烦。

林小慧让林小美先回去又觉得不放心,便留下一笔钱给她,自己先回公司,等红枫小区没人来找了,再来医院替换。

秦阿姨看有人陪着,也就没为难林小慧。

林小慧赶去了公司,红枫小区住户走得七七八八,只留下几个人。

“不好意思,久等了,”林小慧面对他们不善的眼神,不卑不亢道,“秦阿姨人没事,就是留院观察一个晚上就可以了,明天九点,你们派代表和我谈,我一定准时出现。”

“如果你跑了怎么办?”这几个人到底是不相信林小慧的。

“我要是跑的话,早就跑了,我还会来干什么?”林小慧开始整理公司的脏乱差,这地方到底不适合做办公室,只能先将就这两天了。

几个人一合计,让个高精瘦的男人跟着林小慧,除了上洗手间,其它时候要寸步不离。

林小慧完全理解他们的心情,去店里买了点吃的,给那男人吃,顺便拉起了家常,“大哥,你家买了多大的房子啊?家里几口人住?”

那男人自顾着吃着东西,许是觉得自己吃相难看,便转头看向了门外,含糊不清地说道,“八十方的,和爹妈一起住,就等着你这房子娶媳妇儿,谁知道出了这种事情,我可和你说啊,要是不尽快补偿我们,你爹妈能直接把你给吃了。”

这话真不假,不过林小慧也不害怕,他们要的是房子,而不是真的要恐吓她,“那我怎么称呼您?”

“姓熊。”

“那熊大哥吃饱了和我一起去医院吧,我妹妹在医院陪着秦阿姨,也该让她休息休息,”林小慧总算办公室收拾得干干净净,她擦着一头汗水,饿地肚子咕咕叫。

熊能看了眼手中包包子的纸,有些不好意思,“忘记你还没吃饭了。”

“没事儿,”林小慧拿出五块钱,“你吃饱没有?这个拿去再买一点。”

熊能沉下脸来,“我拿了你的钱去买东西,你不是要逃走了吗?大家伙儿让我看着你,你要时候逃走了,他们管我要人怎么办?”

林小慧哭笑,整理所有资料带在身边,然后出门。

买了晚饭后直奔医院,她看到林小美正在狼吞虎咽,便快不过去,奇怪问道,“小美……”

“二姐,”林小美一口吞下嘴里的东西,然后将手中的一个肉包送过来,“二姐,这个肉包留给你吃。”

“你哪里来的肉包?”林小慧知道就算林小美身上有钱,秦阿姨也不会让她离开病房,免得又说到时候找不到人之类的,就是和熊能差不多的疑心。

“是里面的秦先生给……”正说着,虚掩的病房门突然动了下,谈探出个人来。

林小慧别过头去,只见一个梳着三七分头的年轻男人朝她望过来。

这想必就是秦先生吧?

“您好,我叫林小慧,对于您母亲,我……”

“进来说吧,”年轻男人说了一句,便回到病房。

林小慧顿了下,准备受责备的心情,推开门走进去。

秦阿姨在吃面条,看到她也没吭一声,只是瞥了一眼过来便继续吃了。

“该说对不住的人是我们,”年轻男人很郑重,说着还微微弯了腰,随后又道,“我问过医生了,我母亲她身体没事,但是还要留在愿意观察,实在是有些不妥。”

林小慧一楞,没有想到今天碰上个这么通情达理的人,于是笑容更为得体大方,“原也是我的责任,您不要见怪。”

“别‘您’不‘您’了,”年轻男人朝林小慧伸出手,笑得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你好,我叫秦远,秦朝的秦,有远见的远。”

林小慧伸手过去,握了下便松开,对秦远道,“秦先生放心回去,晚上我会陪夜,确保秦阿姨晚上身边有人陪。”

秦远反倒是难为情,“我会劝我母亲出院,不需要陪夜。”

“我就要住医院,万一我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这责任归谁?”秦阿姨像个孩子似地不愿意离开。

秦远很无奈,“妈,这责任归我,这样行不?人家俩小姑娘,也不容易,你非得让人家这么陪着你,也不算个事儿,对不对?”

“我就是要她们陪,”秦阿姨干脆连晚饭都不吃了,像个孩子似地靠在床头,看着窗外,“你和你爸那么忙,天天丢我一个人在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现在有俩丫头陪我说话,多好啊。”

林小慧在一旁吃起了包子,心想这阿姨也可爱,就因为家里头没人说话,连医院也愿意待着,那红枫小区的房子,是不是真的买了?

“阿姨,那你住红枫小区吗?”她试探地问了下。

“住啊,我老姐妹都住那边,天天一起跳舞聊天喝茶,日子不知道多充实,可惜你那房子不结实,我们这些老伙计都要散掉了,往后我又孤零零的了,”秦阿姨很委屈,嘴巴翘得老高。

秦远耸了耸肩,对自己的母亲,也是很没办法,“小妹妹,这里不用你们陪夜了,你们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不是还有好多事情要忙吗?”

小妹妹?

林小慧低眸看了看自己,她还小么,孩子都五岁了。

不过对这样的‘恭维’,她还是很受用的,“谢谢秦先生的理解,这样好了,我留个电话号码给你,若是有事情,可打电话通知我,我会马上赶过来。”

说完,弯腰鞠躬,表示感谢。

秦远笑地下眼睑露出一对卧蚕,“回吧,我母亲就是缺个人聊天,而对象就是我。”

林小慧很感激,和林小美携手离开了。

秦阿姨不满地瞪了眼自己儿子,“傻儿子,你干什么呢?老娘我替你物色好人选,你居然没看出来。”

“妈,你胡闹什么呢,人家说不定已经结婚了,”秦远的脸微微发热,“你看你都没事了,还在这里住着,不是白白给人添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