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66章 赌命【大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看着那成功将鬼府还魂草摘到手的叶轩,观战的人们心底皆是充满了羡慕。

那可是涅槃境强者都垂涎的神阶仙品啊,其价值之高远远超乎人们的想象和预料,哪怕是混沌心焱比起这鬼府还魂草来都要逊色太多太多……

哪怕是放眼星空都是无价之宝,让得无数的涅槃境强者趋之若鹜。

“这个家伙竟然还有这样的大机缘,区区一个武圣而已竟然得到了鬼府还魂草。”

恒天霖拳头捏得咔咔作响,眼中既是羡慕嫉妒,又是杀意滔天。

下一瞬间,他捏碎了一枚宗门特制的传音玉简。

在恒天霖捏碎这枚宗门特制传音玉简的瞬间,在零度虚界第五行星某座洞府里盘膝打坐,吸取着天地灵气拥有紫瞳的青年却是在此刻悄然间睁开了眼。

在他睁开眼的瞬间,炙热的紫黑色火焰则是从他的眼中迸射而出,令得整个洞府都化作了一片紫色的火海。

冰冷的话语声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想不到麟天那个家伙竟然死在了那个小子的手中……难道说他连解开封印的机会都没有么?”

“鬼府还魂草么?我会杀了那叫做叶轩的小子,将它弄到手的。”

随着这名紫瞳青年的话语落下,他站起身来迈着步子徐徐向着洞府外面行去。

随着他的离开,他身后的洞府则是被炙热的火焰一点一点地焚烧成为虚无。

“真是天助我也,想不到那零度虚界里竟然还有鬼府还魂草,这下子倒是突破有望了。”

锦司命目光灼灼地盯着叶轩手中的鬼府还魂草,神色激动,嘴里有着喃喃的话语声传出。

“咔嚓。”

在她话语落下的瞬间,她同样是拿出了一枚独特的宗门玉简,并且将它给捏碎。

在锦司命捏碎玉简的瞬间,零度虚界第六行星某处幽魂之地正在打坐修行,留着一头湛蓝色长发,拥有着精美脸颊,眉心有着一个月牙印记的女子手腕上带着的手链却是亮起了刺眼的光华,让得她目光一凛。

当下,她便是分出一缕灵魂力涌入其中。

片刻后,她收回灵魂力,眼中有着璀璨的光芒闪烁,嘴里有着冷漠的话语声传出:“那个叫做叶轩的小子竟然在第二行星获得了鬼府还魂草么?看样子,倒是我们疏忽了。”

“希望,他能够活着出现在封神台上吧,我将会在那里等他。”

说完,她便站起身来,吹了一声口哨,一头庞大的黑色魔龙则是从远方的天际飞来,落在她的身旁。

若是叶轩看到这头黑色魔龙的话一定会吓一跳,因为这头黑色魔龙拥有着一个极为可怕的名字,叫做地狱魔,乃是天阶中品魔兽。

“唰!”

女子纵身一跃,稳稳地落在地狱魔头上,乘坐着地狱魔以超快的速度向着第七行星的入口飞去。

“呵呵……看样子大家都对这鬼府还魂草感兴趣,那么就要看最终到底谁能够拿到了。”

察觉到锦司命,恒天霖她们两人的举动,沧睿,阎森,敖天娇他们三人亦是呵呵一笑,手中同样是有着宗门玉简浮现,然后将之捏碎进行传音。

作为恒运界内最强大的五大宗门,他们自然是有着属于自己宗门独特的传递消息的方式。

而且他们可不会将宝押在麟天,寒月清,寒月雪,金睨,猩蓝这些人的身上,他们都只不过是表面上他们宗门的代表而已。

像那紫瞳青年,月牙女子等方才是他们宗门派进零度虚界参加封神之战的真正底牌,他们宗门的真正天骄。

在沧睿,阎森,敖天娇他们捏碎玉简的瞬间,在第五,第六,第八行星里皆是有着他们宗门人不同的表现反应,显然是也收到了来自他们宗门的传讯。

见到这一幕,坐在对面的紫瑶眼中冰冷的光芒闪烁,显然没有想到沧睿,恒天霖他们还有着这样的手段,哪怕他们宗门的弟子是在零度虚界内也能够对他们进行传讯。

“这些家伙……我们倒是有些低估他们的手段了。”

橙温婉那精美的俏脸上布满了寒霜,冷冷地开口。

“的确……还有这些家伙派入零度虚界的宗门弟子,都不简单……到目前为止,我们地球的修士已经折损了大半。”

鬼影天眼亦是神色冰冷与难看地开口。

“我们地球修士的根基的确没办法跟五大宗门相比,不过我们也不是没有准备,每一颗行星皆是设置得有关卡和实力等级的限制以及提升实力的机遇,若是他们有着大机缘,蛰伏起来修行突破,猥琐发育,也不是没有应对的办法……”

狼王秦阳扫了一眼各个直播荧幕,淡淡地回答。

顿了顿,他继续开口

道:“另外,我对叶轩那小子倒是颇有信心。”

“对他有信心倒是没错,只不过这小子得先渡过眼前的难关才行。他夺走了那赤目黑焱蛇的鬼府还魂草,这条大蛇可不是那么容易放过他的……更何况现在他还掉在那头黑风雕的身上。”

紫瑶轻轻地摇了摇头,显得颇为无奈地开口。

叶轩虽然成功夺得了鬼府还魂草,但是却被赤目黑焱蛇和黑风雕给盯上了,要想从这两头足以聘美阳实境修士的手中逃命,恐怕尤为地艰难地。

寒风呼啸,叶轩借着绳索掉在黑风雕那庞大的利爪上,任由它扇动着翅膀带着他向着远方飞驰。

在他的身后,那头赤目黑焱蛇乘着一朵黑云,以超快的速度追击而来,嘴里不断地有着毒箭吐出,向着叶轩发起攻击,令得叶轩处境极为艰难。

显然叶轩夺走了这鬼府还魂草,那头赤目黑焱蛇压根儿就没有打算放过他。

“叶轩,小心!”

突然间,紫凰的声音在叶轩的心底响起,让得叶轩心底一紧。

却是那头黑风雕掀起一股狂风,带着叶轩以超快的速度向着前方那高耸入云的峭壁撞去,显然是要借助峭壁将叶轩给撞成肉泥。

不愧是天阶中品魔兽,还具备着这样的灵智。

“该死!”

眼看着叶轩即将被黑风雕甩着撞在峭壁上,叶轩嘴里发出一声怒骂,眼中锐利的寒光闪烁,猛地松开了抓着绳索的手,从半空中跳落而下,与黑风雕分离,向着山巅坠落而去。

只要逃进了山中密林,那么黑风雕和赤目黑焱蛇找到他的几率则是要小很多,他便有了逃生之路。

“戾!”

可是,叶轩的想法早已经被黑风雕给看透,它嘴里发出一声尖叫,猛地张开口从嘴里吐出一道庞大的黑色风柱。

黑色风柱高速旋转犹如发射出去的火箭炮一般以超快的速度向着叶轩袭击而去,令得叶轩全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黑风雕这一炮可是足以重创阳实境,他一个小小武圣怎么能够承受?

浓郁的生死危机弥漫在叶轩的心间,让得他整个显得前所未有的冷静。

看着那袭来的黑色风柱,望着那追来的黑风雕和赤目黑焱蛇,叶轩脸庞上浮现出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

在黑色风柱来临的瞬间,他脚下星光涌动,星闪施展而出,身子诡异地消失在原地,令得黑色风柱从他身旁擦身而过。

“噗嗤……”

即便是如此,叶轩也都被风柱的力量给震得口吐鲜血,倒飞出去,向着下方的山崖砸落。

那黑风雕神色兴奋,嘴里发出一声尖叫,张开巨嘴向着叶轩吞噬而去。

见状,叶轩嘴角微微上扬起一抹弧度,强忍着身体传来的剧烈痛楚,在无数人错愕的目光注视之下,他不退反进,而是化作一道黑光向着黑风雕那张开的巨嘴冲去。

“他要干什么?找死么?”

“这个家伙不逃命,还主动向着黑风雕冲去?疯了吧?”

“你们地球人智商堪忧啊,他觉得自己能够打得过黑风雕?”

“你们这群外来的家伙给我们闭嘴,轩哥这么做自有想法,你们懂什么!”

“就是,你们这群外来家伙很牛吗?还不是被轩哥吊打!”

看着叶轩这个举动,现场的人们顿时间炸开了锅。

地球的人们奋力地维持着叶轩,支持着叶轩。

“轰嗤!”

然而,下一瞬间他们所有维持叶轩的话语却是戛然而止。

因为在他们的目光注视之下,叶轩冲进了黑风雕的嘴里,然后被其吞进了肚子,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反应。

甚至,那黑风雕还打了一个满足的饱嗝儿,让得他们呆立当场。

“哈哈……你们不是说那个家伙自由想法吗?主动给黑风雕送菜这就是他的想法?”

“你还别说这个想法还真不错,与其被黑风雕和赤目黑焱蛇折磨死,倒不如主动送死,至少这样还能够死得痛快点,大家说对不对啊?”

“地球垃圾果然是想法奇特!”

“怎么了?你们现在怎么没话可说了,哑巴了?刚才不是挺支持那个小子的嘛?”

看着那被黑风雕吞掉的叶轩,望着那呆立现场的地球人们,五大宗门的人皆是忍不住在这一刻嘲讽道。

他们的心情在这一刻简直是爽到了爆。

终于找回了颜面,不那么憋屈了。

毕竟,叶轩的强势表现可是让得他们憋屈无比,连续被打脸。

“大人……”

“大人他……”

神魔殿的冥老,安雅,云魅,审判之神席米亚他们的脸色也都不由得为之一变,神色焦急到了极点,目光死死地盯着那头黑风雕,期待着能够有奇迹出现,期待着叶轩能够从里面钻出来。

可是,并没有!

“叶轩公子……”

鱼人族的人们也都是一脸担忧。

紫瑶,狼王秦阳他们的眉头紧皱,并没有发表看法。

因为他们相信叶轩并不会做没有任何把握的事情。

“这个小子……真是个鬼灵精!”

下一瞬间,似是想到了什么,狼王秦阳,紫瑶,鬼影天眼他们相视一眼,皆是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欣赏,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他们已经想到叶轩主动冲入到黑风雕嘴里被它吞掉的用意了。

“哼,那小子都死了,你们几个还笑得出来?”

看着那突然间笑了起来的紫瑶,狼王秦阳等人,对面的恒天霖,锦司命他们眉头皆是不着痕迹一皱,锦司命更是忍不住在此刻开口。

“呵呵……看样子那小子死了正好如了你们的意,看你们这笑得,也不怕寒了他人的心?”

敖天娇亦是在这一刻毫不犹豫地嘲讽道。

虽然叶轩被黑风雕吞掉让得他们得到那鬼府还魂草增加了难度,但是能够看到那个小子死掉,他们还是蛮开心的。

“呵呵……本宫笑什么可轮不到你们来说什么……”

紫瑶冷冷地扫了敖天娇他们一眼,神色淡漠地回答。

“你……”

听得紫瑶的回答,看到她那淡定从容的模样,敖天娇心底涌起一股怒气,正欲开口说话,却被紫瑶那冷漠的声音所打断:“光是耍嘴皮子可没有任何的意义,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打赌?”

紫瑶的话语,落入敖天娇,锦司命他们的耳中,皆是令得她们脸色微变,满脑门黑线。

又是打赌!

每次跟这个女人打赌,他们可都没有赢过。

尤其是有了恒天霖那前车之鉴的凄惨模样……

“怎么?不敢么?”

紫瑶冷笑着回答。

“有什么不敢?你说,赌什么!”

看着紫瑶那番表现,敖天娇心底就有着一股火气,忍不住开口道。

“赌命!”

紫瑶伸出洁白的玉手,轻抚额前的刘海,淡定从容地吐出两个字。

敖天娇:“……”

锦司命:“……”

恒天霖:“……”

沧睿:“……”

阎森:“……”

众人:“……”

所有人都被紫瑶这平静淡漠的话语给震撼到了。

赌命?

这也太狠了一点。

不得不说,紫瑶可真是不按常理出牌。

看着锦司命,敖天娇他们一行人的反应,紫瑶脸庞上的笑意更浓:“你们不是觉得叶轩那小子已经死了么?那么就来赌一局好了,我用我的命来赌他活着。”

“怎么?各位没胆子么?”

敖天娇满脸黑线,沉默不言。

锦司命低头思索,不再说话。

恒天霖心中恼怒,却又不敢赌。

阎森,沧睿则是低着头,不敢直视紫瑶的双眼。

虽然他们都认定叶轩被那黑风雕给吞进了肚子里,必然是死定了,可是他们却根本就不敢赌。

万一那小子命大,还活着呢?

尽管这种概率仅仅只有千万分之一,毕竟黑风雕的胃液可是能够融化涅槃强者……

但是,他们依旧不敢去赌。

“无趣,你们五大宗也就只有这点胆识么?”

紫瑶淡淡是扫了沉默的锦司命他们一眼,便抬起头来将目光落在大屏幕上。

此时此刻,那吞噬了叶轩的黑风雕正在跟那双眼赤红,怒火滔天的赤目黑焱蛇进行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

赤目黑焱蛇是不可能放弃他的鬼府还魂草的。

既然这黑风雕将那小子吃了,那么它就将这黑风雕给吞了。

如此一来,那鬼府还魂草的药效也不会流失。

要知道它可是指望着鬼府还魂草帮助它突破成为神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