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3.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喊技能好麻烦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江左清完场就看着那些手持天碑的大道者道:“好了,出手吧,我赶时间。”

为了找到核心,江左已经打算将自己的水平压到跟对方差不多的地步了。

手持天碑的人实际上并不多,加起来也只有几十个,而这几十个每一个修为都很高。

可以说诸天最强的一批人了。

因为不够强根本不配拥有石碑。

比如秦天,他是人族最强,所以石碑是他的。

而这些人几乎都是自己世界中的最强。

不是最强也是第二。

江左的话刚刚落下,就直接有大道者接近他。

这个人出现的瞬间江左感觉四面八法都有力量围攻他,这些力量全都是一个人的,这个大道者实力还行,跟道修酒生他们一个级别的。

面对这无法躲避的攻击,江左没有出手,而是缓缓开口道:“我本独尊。”

这一瞬间,江左站在那里仿佛永垂不朽一般。

是的,这一招是江左抄来的,他觉得挺有意思的,毕竟都挡住了他的掌间生死。

轰的一声,所有的攻击都落在江左身上,但是没有给江左带来一丝一毫的伤害。

这一招确实还不错,当然这一招也不仅仅是用来防御的,他是可以攻击的。

但是防御是最强的。

而那个人一击无效直接退开,眼中带着一丝无法理解的惊恐。

他看着江左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招?不可能的,这是天帝独有的。”

“天帝?”江左有些好奇,这些至高在自己世界都有什么具体的名号。

不过同样身为至高,他为什么就是个灭世魔君?

九汐还是女神呢。

他感觉这个世界对他充满了恶意。

不过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也没有时间跟这些人废话,他需要跟这些打一顿,可能需要花点时间。

一瞬间,江左直接出现在那些人中间,开口道:“虚空乱流。”

这一刻,空间出现了一丝裂缝,无数的乱流直接涌向所有人。

但是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普通人,跟之前打的,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每个人都能轻易的抵挡江左的虚空乱流,然后所有人都选择了攻击。

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人必须要联手击杀。

江左眨眼消失,他出现在某个人头上,随后一脚踩下去。

这一刻这个人直接被江左一脚踩碎,但是石碑护住了他,他居然直接在远处开始恢复。

江左没有在意,继续攻击这些人。

他要的就是让石碑恢复。

这个时候江左身边出现了攻击,没有丝毫的停顿,江左一拳打了过去:“天地崩。”

轰!!!

那边的一切直接破碎。

又一个被天碑护住的人。

在别人攻击之前,江左直接退后一步,随即一只手出现在空中:“掌间生死。”

刹那间手掌直接握着,有三个人没来得及逃离,被无情的捏碎。

如果不是他们逃得快,那就不止三个了。

躲过一些攻击,江左直接伸手一指,虚空中落下了一根巨大的手指:“泯天一指。”

轰!!!

这次十来人被这一指镇压破碎。

一旦被这一指锁定,根本无法逃离。

但是对于江左的攻击,其他人根本不在意,他们在不停的攻击。

因为他们发现,江左并不是无敌的。

他也需要躲避攻击,也需要出手,也需要力量。

跟秦天不同,秦天是完完全全的碾压。

对于这些人的干劲,江左自然是喜闻乐见。

他压的很小心了,力量层面至于比对方低。

至于还是秒杀,那完全是江左运用的好了。

倒不是他太强,只是这些人实在太弱了,他们要是有剑十三一小半的能力,他也就能放开了打了。

毕竟剑十三能挡住他四招。

当然,现在有点乱了,他八阶就直接恢复了太多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天谴的加入直接加强了他,这完全不在他的预想中。

以前他一直以为八阶才勉强到达至高。

没想到七阶就能跟至高五五开了,意外有时候说来就来,就比如他被苏琪发现,就比如苏琪怀孕了。

不过再怎么样都一样,七阶或者八阶,对这些大道者来说都没有区别。

因为江左都能虐杀他们。

随后江左跟一个人直接对了一拳,只是让江左意外的是,这次他居然没有直接一拳打爆对方。

虽然没有用技能,但是他的一拳也不是能用简单的一拳来算的。

不过越打到后面他就不想用技能。

不为啥,因为要喊招式,挺麻烦的,也不知道以前怎么养成这种习惯。

当然他最强一指是没有名字的,所以不用喊。

但是不能用,用了连同石碑都可能直接被碾碎。

他这不是他要的。

江左皱着眉头道:“这些人变强了?是石碑的力量?”

嗯,江左看到了,他们貌似也想用近身来解决他,所以他们加强了肉身。

加强了近身的能力。

江左微微一笑,那就用拳头解决吧,刚刚好他不想用技能了。

一瞬间江左消失在原地了,而那些大道者也跟着消失了。

他们的身影在虚空中不断的出现,他们既呈现又消失。

每一次出现,江左都在不同的位置,对抗着不同的人。

而且他每出现一次,就有一个人直接化为血雾,然后被石碑包裹带离恢复。

这就是江左的近身力量,拳拳到肉,拳拳爆体。

能跟他多过几个回合的不是没有,但是太少了。

等江左重新出现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高空中了。

这个时候只剩下十几个人站在江左对面。

他们急促的呼着气,这不是累的,是吓的。

面对江左,他们终于有些害怕了。

他们打了这么久,根本没有给对方任何伤害。

而对方看起来明明跟他们差不多,可就是不停的击杀他们这边的人。

这个时候一位大道者道:“快点恢复,我们撑不了多久了。”

他们现在剩下的唯一办法就是拖死这个人。

一个作弊的天碑持有者,是没有他们这些能力的。

只要伤了对方,就有机会。

江左没有第一时间动,他刚刚获取了每块石碑的反馈,感觉到了空间微弱的震荡。

他可以确定,这些力量源于核心天碑。

他就要发现了。

只要继续打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