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四百一十四章

魔物在她的心里种下了一颗邪恶的种子,而她明明知道那颗种子,却让那颗种子肆意增长。

狐兮兮心情变得微妙了一些。

狐兮兮握了握手,感觉到力量恢复之后,才往城内蝶姬所住的客栈飞去。

已经午夜,城内早就没有几盏灯亮着了。

狐兮兮飞掠过一个个屋檐,到达了蝶姬所在的客栈。

虽然敖恒没有回来,但是可以先给蝶姬说一声。

狐兮兮悄无声息的进了蝶姬的屋子,发现蝶姬熟睡之后,狐兮兮叹了口气,这丫头的警觉性怎么这么低啊?

“小蝶。”狐兮兮轻轻喊道。

这一喊,蝶姬瞬间睁开眼睛。

“兮兮?”蝶姬坐起来,看着黑暗中的兮兮。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蝶姬惊讶了一番。

狐兮兮坐在床边,说道:“发现了一些事情。”

蝶姬见她的脸色不是很好,担心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你受伤了吗?”

狐兮兮摇摇头:“不是,只是夜炫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而且……伏翊就是雨辰祭司。”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狐兮兮的心情再次沉重了起来。

“什么!”蝶姬脸色一变。

“伏翊真的是祭司……”蝶姬之前有过这个猜测,可当兮兮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有些震惊。

当时她虽然是这样猜测的,但觉得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是凤千离说的?”蝶姬问道。

狐兮兮摇摇头:“凤千离空间戒指里面关押着夜炫,凤凰跟踪凤千离的时候发现凤千离把夜炫放在伏翊那里了,那是最好的营救机会。”

蝶姬楞了楞,眉头微蹙:“所以你今晚去找伏翊了。”

“嗯。”狐兮兮点点头。

“所以,你也正面和他交手了。”蝶姬的声音带着担忧,却也有些害怕。

狐兮兮看了看蝶姬,又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缓缓点头:“对,伏翊……真的很强大。”

看到兮兮这样说,蝶姬心也跟着沉了沉:“你受伤了?”

狐兮兮摇摇头,看着蝶姬:“没有,伏翊并没有伤我,可是……他却让我看清楚了我与他的差距。”

蝶姬叹了口气:“我之前就感受过祭司的强大,可我没有看到祭司的真正面目,所以对于伏翊,我之前也抱着怀疑的态度,现在看来,你比我的修为还要高一些……哎。”

狐兮兮没有说话,蝶姬也没有说话。

屋内陷入了寂静。

蝶姬摸了摸兮兮的手:“别担心了,兮兮,我知道你担心夜炫的身体,也知道你想解决雨辰祭司的事情,可这事情也不能操之过急,我们,慢慢来。”

狐兮兮点点头,也没说什么。

“兮兮,你不觉得,伏翊对你有些……”她是经历过伏翊开杀戒的时候的,那时候的伏翊真的很恐怖,可现在伏翊对兮兮丝毫没有伤害之意,确实有些奇怪。

虽然没有伤害之意是最好的,可万一隐藏着什么阴谋……

狐兮兮点点头:“确实,可现在我丝毫没有头绪,一点也不明白伏翊对我为什么……我怕,这背后有什么阴谋。”

蝶姬道:“对,所以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再去接近伏翊了,伏翊太过于强大,且伏翊的真正用意我们都不知道,如果他想做什么,现在的我们真的是毫无反手之力的。”

闻言,狐兮兮陷入了犹豫,她明白小蝶担忧的是什么,可……

“我觉得,既然伏翊不知道打的什么算盘,总而言之他现在是不会伤害我的,那么我还是可以去尝试一下,试着救出夜炫,如果救不出,伏翊的事情也可以多了解一些,也为日后方便不是?”狐兮兮目光中带着坚定。

见此,蝶姬知道自己再劝也无用,于是只好说道:“我知道现在劝你什么你也听不进去了,只是,现在北冥王不在,你要多加小心!”

狐兮兮点点头,笑了笑:“我肯定会小心一点的。”

蝶姬叹了口气:“哎,你啊。”

“好啦,你休息吧,如果敖恒来了,你把这消息传递给暗阁,也好让暗阁查一下。”

蝶姬点点头,说道:“放心,你去吧。”

见此,狐兮兮才出了屋子,观察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后,便离开了。

回到宫中,狐兮兮看了一眼还在树梢上的暗卫,眸子一变,那暗卫便清醒过来。

狐兮兮也不打坐了,躺倒在床上想着对策。

她是妖,对于睡眠并不是很需求,只是在将军的安乐窝中呆的久了,仿佛变得和人类差不多了,一日三餐,按时休息,似乎已经成为了狐兮兮的习惯。

只不过将军此时不在,她也没了那些习惯。

狐兮兮想了一晚上的对策,依旧没有什么眉目,想了想,也罢。

在绝对强大的实力面前,她做的那些都是无用功。

也不知晓将军这次闭关,可否有所突破。

伏翊说她六尾的实力还是太弱了,尾巴越是修炼,越是艰难,而能力的跨越性也是越大,别看六尾和七尾只有一尾之差,可实力却是和六尾有着天壤之别。

可今日与伏翊都算不上是交手的交手,是需要她修炼到九尾才能与之一战吗?

那这么看来,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想着自己解决了人界的事情再回妖族,可现在看来,人界的事情,她一时半会儿真的解决不了了。

想起上次与黑狐的相见,黑狐让她尽早回到妖族,妖族是不是也有很多棘手的事情等着她呢?

狐兮兮叹了口气,不再想这些,无论如何,她都会等到将军出来再做打算。

第二日一早,凤千离等候在狐兮兮的门前。

“殿下,是否需要去唤醒姑娘?”

凤千离摆摆手,道:“不必,本殿等她醒来就好。”

宫女行礼道:“是。”

狐兮兮一夜未眠,听到凤千离的话后,索性也就唤人洗漱更衣了。

“你来的好早啊。”狐兮兮装作才睡醒的模样出来。

凤千离看着还有些睡眼惺忪的狐兮兮,温柔一笑,说道:“不,我也才来一会儿,本想着你多睡一会儿的,没想到你醒的这样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