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 自导自演(第二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眼瞅着那个戴着头盔的骑手横剑于胸前,坚定的迈开脚步,缓步向前的时候,一大群从山峰上冲下来的埋伏者们,不自觉的缓缓往后退去。

尽管这些人全都对骑手手中的那把剑柄和剑格被黑布包裹起来的长剑眼热不已,但见识过先前那一道血色剑气的威力后,他们心生忌惮,踟躇着不敢上前。

那血色剑气斩在钢铁上,就像切豆腐般轻而易举,更遑论他们这肉体凡胎了。

肯定是挡不住的!

这种时候,傻子才去和对方硬刚呢。

是以,现场很快便出现了相当诡异的一幕。

戴着头盔的骑手每前进一步,不远处的人群就顺势后退一步。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骑手来到救护车的车尾处站定为止。

“一群无胆匪类!”骑手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接着又嘲讽道,“都去吃屎吧,萧天豪手里的那把水晶短剑,是属于本大爷我的。”

说罢,他举剑横劈。

早已蓄势完毕的血色剑气,瞬间激射而出。

血色的半月形剑气,速度快如闪电。

转瞬间,便出现在了那群人的眼前。

众人瞳孔微缩,别说做出有效应对,及时闪避了,不少人甚至连惊叫声都来不及发出,那一道血色剑气,便悄无声息的从人群中一穿而过。

紧接着,伴随着一连串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是不少人被拦腰斩成了两截,血流喷涌而出的惨烈景象。

“啊啊啊……”

这些人倒在地上,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咽气,一个个面目狰狞的伸出手,想要向身旁的人求救。

只是他们这会儿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口鼻中满是鲜血。

这种情形一直持续了将近三分钟,这些被血色剑气拦腰斩成两截的人,双眼渐渐失去焦距,眼神逐渐失去往日的神采,变得灰暗起来。

他们的身体也随之变得僵硬起来。

看着脚下被鲜血染红,犹如修罗场一般的地面,在场不少人的脸上还残留着心有余悸和后怕的神色。

他们不敢想象,刚刚那道血色剑气攻击的范围要是再广一点,将他们也囊括在其中的话,那……

不少人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结果不言而喻,除了身首异处,不会再有别的下场。

那道血色剑气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他们只觉眼前红光一闪,身体都来不及做出任何预警反应。

幸存下来的人中,有几个胆小之人,双脚在不自觉的往后倒退着。

他们是一刻都不想在这个是非之地久留了。

原先他们踌躇满志,兴冲冲的想要过来浑水摸鱼,哪怕得不到萧天豪手中的那把疑似通灵法器的水晶短剑,至少还能全身而退。

只是现在,不说看不到夺取那把水晶短剑的任何希望,这要是再留下来,怕是连自己的小命都不保了。

在场有不少人心生退意,但仍有少部分人心有不甘。

那名骑手单枪匹马,只有一人一剑,哪怕那血色剑气的威力再强悍,他又能施展几次呢?

先后两道血色剑气,一道轻而易举的斩开了救护车的车顶,另一道则是让十数人身首异处。

这血色剑气的威力,绝对是毋庸置疑了。

但在场这些人中,不乏人精一般的人物。

他们总觉得事有蹊跷,眼前这名戴着头盔的骑手,像是在故意展示自己的能力。

给他们一种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感觉。

一念及此,当即有人朗声道:“大家先等等,听我把话说完,再决定要不要走。”

见不少人停下脚步,回身把疑惑的目光投过来,这人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智珠在握的神色,他伸出手指着那名戴着头盔的骑手,淡笑道:“诸位,其实我们都给这人给骗了。”

“这人先前的举动,很显然是在向我们示威,想要让我们知难而退。”

“如此一来,他便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夺取萧天豪手中的那把水晶短剑。”

“事实上,他心里应该非常忌惮我们人多势众,怕我们用人海战术硬生生拖垮他。”

“如果我所料不差,刚刚那两道血色剑气,就已经消耗他体内大半的真气了。”

“也就是说,他此刻完全就是强弩之末,在咬牙苦苦死撑罢了!”

说到这里,这人眼神玩味的看着不远处戴着头盔的骑手,揶揄道:“喂,你该不会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吧?”

“……”

戴着头盔的骑手没有吭声。

如此一来,更是坐实了这人的猜测,让他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郁了。

而那些个原先犹豫不决是去是留的身影,他们心头的火焰又重燃起来。

在场不少人的脸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丝笑意。

这可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只是,这些人脸上的笑意还未扩散开来,很快便僵住了。

概因他们看到了相当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

只见那名戴着头盔的骑手右手反手握住剑柄,剑尖斜指地面,剑刃处,有赤芒开始闪烁。

不少人神色慌乱,心中更是破口大骂起来,这哪是什么强弩之末,对方分明还留有余力,就算全歼他们都有可能。

“这……这怎么可能?”先前开口那人眼神茫然,喃喃自语着。

“最看不惯你这种只会怂恿别人往前冲,自己却躲在后面捡现成的阴险小人了。”带着头盔的骑手眼神冷冽的凝视着那人。

下一刻,他反手撩剑。

瞬息间,红光一闪,那人便被血色剑气斩成了两半,死的不能再死。

“哇啊……”

见状,在场众人纷纷做鸟散状,撒丫子狂奔逃命。

等到人都跑光了,戴着头盔的骑手身体一晃,脚下一个踉跄,幸好关键时刻将手中的长剑拄在了地上,这才没有摔倒。

“呼呼……”骑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头盔的挡风板上满是他哈出来的雾气,但他却没有把头盔摘下来的念头。

“此地不宜久留,未免夜长梦多,还是抓紧时间把萧天豪的那把水晶短剑搞到手再说。”

轻声呓语着,骑手伸手打开救护车的两扇后门后,很快便跳上了车。

为了提防有可能提前躲在车厢里的敌人,骑手右手提着剑,小心翼翼的缓步靠近车厢里的那张病床。

“这人便是萧天豪吗?”默默打量了躺在病床上的萧天豪两眼,旋即,骑手用长剑挑起了盖在萧天豪身上的被子,“还真是断了一只手和一只脚呢,看来不是圈套。”

紧接着,骑手轻笑一声,眼神淡漠的看着双眼紧闭,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萧天豪:“萧天豪,你这样苟存残喘的活着,实在是太累了,就让我做一回好人,送你上路吧!”

说完,骑手便把手中长剑的剑尖,对准了萧天豪的胸口,准备彻底了结他的性命。

就在这时,萧天豪的胸口,很是突兀的冒出了一截晶莹剔透,似真似幻的半透明剑身。

“叮……”

两把剑的剑尖一经相触,便发出了一声嘹亮的清鸣声。

戴着头盔的骑手眼中的兴奋之色才刚刚显露,转眼便被惊惧之色所彻底掩盖。

下一刻,似乎是从那一截水晶剑身上,传来了一股沛然无可抵御的巨力,骑手如遭重击,整个人就像一颗炮弹般,被当场弹飞出去十几米远,直到撞上山崖边的隔离带,这才止住了他的身形。

“额咳……咳咳……”骑手半天都没能爬起来,刚刚那一下,可是把他给摔惨了。

晃了晃脑袋,骑手挣扎着站起身来,只是这会儿他整个人有些晕晕乎乎的,脚步都有些踉跄。

不过,现在可没时间给他休息,当务之急,他必须先把之前脱手而出的长剑捡回来。

“在哪呢?”骑手神色急切的环顾四周,很快便发现了那把长剑的踪迹。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快步来到长剑近前。

只是,他刚弯腰伸出手握住剑柄,想要将长剑从地上捡起来的时候,一只穿着黑色靴子的大脚,重重的踩住了另一端的剑身。

目光一凝,骑手缓缓抬起头来。

入眼处,是一个身穿古朴鱼鳞甲,皮肤泛着金属光泽的怪人。

这个怪人披头散发、面目狰狞,嘴里更是长满了獠牙,形如恶鬼。

他一张嘴,哪怕隔着头盔,骑手都能闻到一股难闻的恶臭。

就像是发霉了的咸鱼干,又腥又臭。

“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人还是鬼?”骑手凝眉问道。

回答他的是怪人那一声如同野兽般嘶吼的叫声。

“嗷吼!”

也就在这时,骑手眼角的余光一瞥,就见不远处负手而立着一个眼神阴鹜,仿佛毒蛇般死死盯着他的老者。

“铜甲尸,干掉他!”

老者的声音不咸不淡,但说出来的话,却透着一股深深的杀意。

说完,老者看都不看那名骑手一眼,转身走上了救护车的车厢。

“铜甲尸吗?”骑手用好奇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眼前这个样貌丑陋的怪人,他头盔下的嘴角微微开始上扬,“不枉我自导自演了这么久,总算是把正主给盼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