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6章 绝无可能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见孙丹樱如此反应,燕皇诧异道:“这赵运福是谁?”

“赵文韬的父亲。”孙丹樱淡然道。

“我这就让人赶他们走。”说着,燕皇就要叫人。

“不了,我见见他们。”

“他们来的意图很明显。”

“我知道。但是,他们毕竟是从前照拂过我母亲的人,哪怕是看在我母亲的情面上,我都该见他们一面的。”

燕皇点点头,却也知道这些有着情感牵绊的事情甚是难办,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讲人情,驴唇不对马嘴,但过往的情意却又不能轻易舍弃,否则,便会被人说忘恩负义。

不知不觉间,那做错了事情的人倒是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这又是什么道理?

说话间,孙丹樱已经吩咐门房的人请赵运福夫妇二人进来,她也迈步朝着外院走去。

怕孙丹樱的情绪有波动,燕皇也忙跟了上去。

孙丹樱刚到外院,门房的人就领着赵运福夫妇二人进来了。

多年未见,原本正值壮年的赵运福已经老态尽显,腰有些佝偻,和他的妻子互相搀扶着走进来,颤颤巍巍的。

可怜他们一大把年纪,却要为了儿子的事情奔波劳累。

孙丹樱忙上前去扶他们,赵运福吓坏了,身子往后躲了躲,然后屈膝跪了下去:“草民赵运福,见过王妃娘娘。”

那老妇人也跟着下跪,姿态无比虔诚。

孙丹樱眼眶微热,要扶两个人起来。

赵运福神色凄切:“草民教子无方,无颜见王妃娘娘,就让草民跪着说话吧。”

孙丹樱托住他的胳膊,神色复杂道:“赵伯,您快起来。”

赵运福见孙丹樱神色真诚,也不敢再坚持,慢慢直起了身子,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他的妻子也顺势起身,挨着赵运福坐下。

和从前一样,这女人存在感极低,有赵运福在的地方,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此番她在赵运福身旁坐着,神色悲戚,一句话也不说。

孙丹樱在距离赵运福最近的椅子上坐下,问道:“赵伯,这些年您身子还好么?”

“好,好。”说话间,赵运福看到了燕皇,忙着起来行礼,被孙丹樱拦住了。

当下,赵运福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王妃娘娘,你母亲若是还在世,看到你嫁了这么好一个姑爷,一定十分欢喜。”

母亲一直是孙丹樱的软肋,只是在这京城之中,除了她根本没什么人记得她的母亲了。此番听到赵运福提起,她突然觉得眼眶发热,揉了揉眼睛生生忍住泪意,附和道:“或许吧。”

“不是或许,是一定。当年,你母亲最挂心的就是你的婚事,若她九泉之下有知,必定会为你感到欢喜。”

孙丹樱一时无言。

赵运福接着说道:“王妃娘娘,草民不会说话,也不懂得什么弯弯绕,便直接说了。草民这次来,是想求一个恩赦。您看看,能不能免了文韬的罪责?”

果然,他们说到了正题上。

孙丹樱神色微顿,道:“谁告诉你们可以来找我的?”

“是……”说着,赵运福突然停住,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口,“王妃娘娘,你也知道,我们老两口只有文韬这一个儿子。他若是没了,就等于要了我们的命啊!”

“是肖丞相让你来的。”孙丹樱笃定道。

赵运福有些惊讶,见无法隐瞒,他便点了点头,说道:“是。我这也是没法子了。”

“赵伯,这件事情我帮不了你,赵文韬之所以会被刑部处罚,主要是因为他私印书籍,这是重罪,并非是我一句话就可以抵消的。”

赵运福嘴唇翕动,他似乎想了很久才蹦出一句话:“可是,您是王妃娘娘,您身边这位从前又是皇帝,赦免文韬对你们来说不难的,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嘛。”

见赵运福步步紧逼,燕皇不愿孙丹樱为难,抢先一步说道:“老人家,你这话就不对了。赵文韬所犯的刑罚是刑部决定的,既然已经过了公,就不再是私人出面可以解决的事情。本王从前是皇帝不假,可纵然是皇帝也有自己的不得已。所以赦免赵文韬,绝无可能。”

燕皇的话掷地有声,算是给这件事一个明确的结果。

赵运福低头不看燕皇,只直直地看向孙丹樱:“王妃娘娘,草民本不愿提起从前,此刻却也不得不提起了。您可还记得,您小的时候,您那父亲不大顶用,都是您母亲出来做事,可她做事便顾不上您。您累了困了,都是我家内人哄您睡觉。您饿了渴了,都是文韬去厨房给你偷拿食物,他那时候也不大,有一次更是为了给您端一碗汤烫伤了手,这些,您可都还记得吗?”

孙丹樱直直地看向赵运福:“赵伯,若以您的意思,他从前善待过我,现在我就该对他俯首听命,就算是他想要我的性命,我也得乖乖奉上,是吗?”

赵运福没料到孙丹樱说出这样的话,他的眼睛接连眨了又眨,显出几分无措,忙说道:“王妃娘娘,这怎么能是一回事呢?文韬他不会要您的命的。”

孙丹樱按了按额头,不想再掰扯这件事。

于公于私,她都不可能原谅赵文韬。

当日,赵文韬是真的下了心思毁了她的,这一点,她看得出来。

燕皇不愿孙丹樱为难下去,直接下了逐客令:“刚刚本王已经说过,这件事已经没有更改的可能。你们回去吧。来人,送客!”

赵运福夫妇二人迅速站了起来,不成想,一直没有开口的赵运福的妻子突然大声道:“樱丫头,我家文韬是新科状元,你就愿意看他去死吗?他要是死了,我怎么办?他爹怎么办?他那刚五岁的孩儿怎么办?”

这妇人神色凶狠,一连问了数个问题,不带喘气儿的。

孙丹樱听出了一丝不对,问道:“什么孩儿?”

“当然是我家文韬的孩儿,叫宝儿。宝儿还小,怎么能早早地没了父亲?”

这下,孙丹樱被气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