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1章 如何取舍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那为何不见人?”宫初月四处看着,硝烟有些浓烈,有些地方白茫茫中又透着黑乎乎的一片,根本看不见夜晟到底在哪里。

“继续走走看。”夜子墨一把拽住了宫初月的手,想要拉着她在这一片狼藉之地艰难的行走。

但是,下一秒。

宫初月这个女人竟然不知好歹的挣脱了他的手!

“你干嘛!”夜子墨头都快大了,不牵着她,那怎么走啊!

“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别拉拉扯扯的。”宫初月皱着眉头,说着便径自朝前走去。

这若是被夜晟看到她和夜子墨拉拉扯扯的,指不定待会大家都别要出去了,一起死在这里算了。

他们进来可是帮夜晟的,可不是来火上浇油的。

但是夜子墨却是不能理解,他的修为可是比宫初月那个女人要高多了,有他带着,他们的速度还能够快上很多。

这女人到底在闹什么别扭!

让他救夜晟,他不是来救了么?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宫初月回头看了一眼站立在原地愣着的夜子墨,无奈的摇了摇头,便迈开了步伐,抓紧时间赶路了,谁能保证夜晟的麻醉何时失效呢?

这种原本确定的事情,用在夜晟的身上,就成了不确定因素了。

夜晟的体质与旁人可是不同的。

“喂!你倒是等等本尊!”被宫初月甩下,夜子墨的脸皮子有些燥热,觉得很是丢脸,干脆也顾不上自己的身份了,跑着便追了上去。

“夜晟!”远远的宫初月听到了打斗的动静,当即便有些激动了起来。

“喂!你别喊,先围观一下情况再说!”夜子墨刚刚追赶拿上来,就被宫初月喊的这一嗓子给吓了一大跳。

这个时候要是惊扰到夜晟的两股神识的话,万一夜晟将他们给强行震出去怎么办?

到时候,不仅仅夜晟要受伤,他们才是最倒霉的好不好,那可是要身体神识双重受伤的!

“你不是说他的另外一股神识是为了保护我而生的么?在这里看到我,他的两股神识应该都会非常的开心才对。”宫初月不解,夜子墨这人怎么神经兮兮的。

“额……这个……跟你还是解释不清楚的拉,神识和人是两码事,哎……跟你个女人就是说不清楚的,让你别说话,你就别说话就是了。”夜子墨解释了一半,又重重的叹息了一声,随后便又绝口不提了,在他的眼里和女人说话是真的非常的累。

女人的思维和男人就是不在同一条线上的,往往他在说东,女人却是理解成了向西,所以日积月累的,遇到解释不清楚的事情,夜子墨总是以一句和女人说不清楚结束。

宫初月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被夜子墨给忽悠了,虽然脸色不大好看,却也是忍着没有在说话了。

只不过在心中,宫初月却是已经将夜子墨给杀了千百回了!

远处,夜晟的两股神识,一黑一红,在不断的纠缠打斗着。

不用看,单纯听着声音就知道有多么的惨烈了。

两股神识的身上,都有宫初月送的宝贝,这两人就像是在比试宝贝一般,对方拿什么出来,他就拿什么出来。

最后还用上了五彩宝剑……

那五彩宝剑的威力刷刷的,一眨眼的时间,周围又是焦土一片。

那五彩宝剑的剑气,甚至袭向了宫初月!

要不是有夜子墨在,拉着他躲避了过去,只怕宫初月这个女人是要被这剑气给劈成重伤的。

“让他们继续这么打下去,打到何年马月?这与我进入这里的初衷可是不符的!你要蹲着,那你继续蹲着吧,我是要出去了。”宫初月躲避了一会之后,实在是忍不住了。

在夜晟的两股神识又纠缠到了一起去的时候,便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稍稍解释了几句,便对着夜晟大喊了起来:“夜晟!”

远处的,一黑一百的两到身形同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两人也在同一时间转了过来,一起看到了宫初月。

出乎宫初月预料的人,两人竟然同时朝着她飞掠了过来!

这一幕将宫初月给吓了一跳,距离太远,宫初月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这两人对她到底有没有敌意!

然而,下一秒,她便落入了一个黑色的怀抱之内!

那红色的身影,随即赶来,一把拽住了她搂着夜晟的手臂,将她整个人往外拽去。

“该死的女人!是谁允许你投入别人的怀中的!”红衣夜晟黑着脸,死死的瞪着宫初月,似乎要将她以眼神给杀死一般。

“我……”宫初月错愕了,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红衣夜晟不断的拽着她,但是黑衣夜晟却是死死不肯松手。

她就被两人这么紧紧的拽着,手臂被拽的生疼。

“疼……”宫初月最初怕夜晟自责,便生生忍着,但是最后她的骨骼传来了咔咔的声音,再继续拖拽下去的话,只怕她的手就要断了。

也就是在此时,两人竟然同时松开了她,幸好她及时稳住了身形,要不然非得惨兮兮的摔个狗啃屎不可!

“你怎么会在这里?”黑衣夜晟收了手中握着的五彩宝剑,一脸关切的看着宫初月。

另外一个红衣夜晟,还不等宫初月张口说话,立马跟着问了起来:“说的就是,你进来做什么?”

“你们俩这么打着,我是真的很担心。”宫初月看看黑衣夜晟,又看看红衣夜晟。

一时间左右为难,两个都是夜晟,两个人又同时都对他这么的关心,但是她是来压制红衣夜晟,帮助黑衣夜晟的。

这话要她怎么忍心说的出口?

她不想要夜晟因为保护她,而丧失了自我。

夜晟对她的爱,应该是要建立在对等的基础上的。

“不用担心,很快就你能解决了。”红衣夜晟眼底染上了一层雾气,他知道他的反应让宫初月担忧了。

但是,他有控制不住自己,他就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宫初月受伤。

但是黑衣夜晟平日里又太过的压抑,总是强行压制着他,这便让他很是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