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9章 三宝篇4 娶她女儿可没那么…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二宝说了个日子,正是天胤面壁的第二天。

她去找他,本来想爬爬山的,谁知道就被一只毒蛇咬伤了。

普通的毒蛇连她的皮肤都咬不破。

结果就是那么巧,碰到一只上古变异毒蛇,毒性极强,要不是她是颜芷枫的女儿,恐怕被咬以后,直接一命呜呼了。

而且这毒蛇咬的伤口端是诡异,用了许多药,都不见愈合,这么多天过去,也就好转了一点点。

至于那条毒蛇嘛,被娘亲抓去研究了。

毒性那么强的蛇,从未见过。

二宝说得云淡风轻,天胤却能想象得出当时有多凶险。

他垂着眼眸,自责道:“都怪我。”

“和你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你让毒蛇咬我。”二宝诧异瞟他一眼。

“若不是为了去见我,你也不会被毒蛇咬到。”

这么说倒也是。

二宝不想看他自责的样子,美眸流转,计上心来:“没错,都怪你,所以你要怎么补偿我?”

“你想要什么补偿?”天胤抬眼,认真看着她。

对上他清俊漂亮的五官,二宝心漏跳一拍。

乖乖,几日不见,三宝这是吃了塑颜丹吗?

对方还看着她呢,二宝定了定神,清了清嗓子:“我暂时还没想好,你先欠着吧。”

“好。”天胤一副好脾气的样子。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二宝担心有人来,发现天胤偷跑出来,催着他走。

天胤虽然不舍,也明白自己现在还是戴罪之身,只能恋恋不舍地道别。

他给二宝掩了被子后离开。

替她关好门,天胤转身,便看到了对面屋檐下的颜芷枫。

天胤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娘……”

颜芷枫笑容浅淡:“天胤,陪我走走吧。”

天胤心里很慌乱,垂着脑袋应是。

他默默回头扫了二宝的房间一眼,跟在颜芷枫后面离开。

两人走到没人的园子里,颜芷枫一直没开口,天胤惴惴不安,终是他年纪小,沉不住气:“娘,我错了。”

“你哪里错了?”

“我不该偷偷离开思过崖。”天胤沮丧道。

“只是如此吗?”颜芷枫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他。

转眼十几年过去,这个孩子已经长成了少年,清俊的面容与百里像了五分,气质也有几分相似。

若不是引魂灯不会骗人,他看着更像是百里的孩子。

天胤听到颜芷枫意味深长的话,愣了愣,随即想到什么,脸色猛然变白:“我……我……”

娘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他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曲起,悄然握成了拳。

颜芷枫将他的神情举止看在眼里,心下微微一叹。

不过心性上还是个孩子。

“你喜欢璇儿?”她点破了他的心思。

天胤脸变得更苍白,身体明显晃了一下:“没……”

刚出口,发觉自己的回答本身就有问题,他马上改口,强撑着道:“二宝聪明漂亮,谁不喜欢?”

他说的喜欢,是对亲人的喜欢。

可颜芷枫说的喜欢,则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他懂。

可他不知娘怎么会发现的?

天胤心慌乱极了。

看着他可怜的小模样,颜芷枫都不忍心继续揭他的底儿。

但是,如果她不点破的话,恐怕这傻小子会藏在心底一辈子吧?

尽管她对自己的发现很惊讶,然他既然有这个心思,她也不会骂他。

他是百里,也不是百里。

当年她无法回馈百里的感情,如今又岂忍心打压天胤的情感?

她让他抬起头来。

天胤缓缓地仰起脸,带着少年稚嫩的面庞在阳光下苍白得仿佛透明的一样。

对上颜芷枫睿智的眼神,天胤觉得自己的心思无所遁形。

他肮脏的想法,肯定被娘亲发现了。

一时间,天胤厌恶极了自己。

他不该抱有那种幻想。

是娘收养了他,如果没有爹娘,他早已死在死亡山脉中。

他怎么能抱有那种想法呢?

娘会怎么看他?

是不是很失望?

会不会把他赶出逍遥宫?

颜芷枫一看就知道天胤在想什么,她曲指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

额头上传来的痛意令天胤愣住,他呆呆望着她。

却发现她脸上没有厌恶,愤怒,后悔,有的是一个盈盈的笑。

她不是该怒骂他吗?

为何……

“想什么呢?”颜芷枫摸了摸下巴,“虽然你不是我亲生儿子,不过如果能变成我的女婿,想想也不错。”

天胤再次呆住。

“你……”

“你五岁那年,偷听我和乐乐说话,我还以为你会来问我,没想到你一直忍到现在都没说。”

以她的修为,有人在外面偷听,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小天胤偷听了一点就跑了,所以颜芷枫也就没有什么表示,她等着小家伙自己来找她,不过他没来,反而是表现得愈发乖巧。

他既然不想揭穿,她自然也就当没有发生过。

天胤脸色苍白:“原来,您一直都知道。”

“好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就算你不是我亲生的,也是我养大的。”颜芷枫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紧接着她话锋一转:“不过二宝还不知道你的心思吧?她可是一直把你当成弟弟。”

她眼中闪过一丝戏谑的光芒。

天胤抿了抿唇:“您,您不反对吗?”

“我刚不是说了,当女婿也不错,我养了个那么好的小子,便宜了别家的姑娘,我才亏啊。”颜芷枫调侃他。

天胤面颊微红,他苦恼了那么久,没想过他的养母会这样想。

“我不反对,但也不会帮你,能不能追到二宝,那就看你的本事了!”颜芷枫重重在他肩膀拍了一下,“你三个月的面壁还没结束,这次就当我没看见。”

颜芷枫不反对,对天胤来讲无疑是从天而降的惊喜。

他感激地点了点头:“谢谢您。”

他向颜芷枫鞠了一躬,转身快步离开。

方才还死气沉沉的少年,此刻连背影都好像飞扬了。

颜芷枫弯了弯眉眼,咕哝了一句:“臭小子,现在娘都不叫了。”

她回头,扫一眼紧闭的房间。

想象了下调皮捣蛋的小女儿此刻在屋里可能做什么。

莞尔一笑。

想娶她的女儿,可没那么容易。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