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 跳出 3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同一时间,无数宇宙中的真灵海微微沸腾起来。

无穷真灵们的碎片,虽然都混杂在海水中,没有独立意识,但在这一刻,它们仿佛都感应到了林盛定下的伟大法则。

生灵原本被死死卡住的超凡之路,终于再度被林盛硬生生打开一个缝隙。

做完这一切。

林盛这才看向巨茧内的圣灵宫众人。

众人此时都浸泡在真灵海水中,身上真灵同样也在被这片新生的真灵河流同化适应着。

他们原本的躯体中,不符合于外界宇宙规则的地方,此时在这里都开始慢慢被真灵河水浸泡,完善,修正。

物质影响真灵,真灵同样也能影响物质,两者交汇却都融洽无比。

做完这一切,林盛又换了两个方位,再度造出两个巨茧,三个巨茧呈犄角之势,完美的将九大聚合物和所有宇宙覆盖笼罩。

无数白色的真灵河道宛如蛛网般,将这片原本枯寂的虚空布置得热闹非凡。

做完这一切。

林盛才稍稍感觉有些疲惫。

就算是他身为三次破灵者的位格,再加上有残存的原初之光支持,在做出这等改变一切的大动作后,也会感觉劳累。

原初之光无穷无尽,自然没事,但林盛自身的真灵却是有些支撑不足。

稍稍休息了下,感觉恢复了全部精神,林盛缓缓欣赏起自己的三大造物杰作。顿觉心中重重的舒了口气。

“接下来,我该干嘛?”欣赏完一切,他忽然感觉有些茫然无趣。

九大聚合物由无数宇宙组成。

而这些小宇宙的一切,过去现在未来,看一眼他便如观掌纹。

外界虚空中,大小对他而言,就像是仅仅能让其翻身挪动身体的小帐篷。

稍微动弹一下,还得小心别把帐篷撑破了,以免引发人为的新一轮大寂灭。

“不如...出去看看?”林盛忽然心头冒出这个念头。

这念头一升起,便犹如野火般,越烧越大。

虚空到处布满大生灭法则,可这里的更外面,又是哪里?

他心念传讯,让圣灵宫诸位分别分布三大巨茧,管理一切。维护秩序。

自己则缓缓朝着九大聚合物的更上方,那无尽的漆黑虚空飞去。

渐渐的,他越飞越高,下方的九大聚合物和交错纵横的白色巨茧丝线,渐渐化为一个小点。

很快,林盛便抵达了这片虚空的边界。

那是一层无比坚韧的透明薄膜,和一般宇宙外壁一样的结构的一层薄膜。

只是不知道怎么的,林盛虽然感觉自己能够穿过这片薄膜。但一旦穿过它,有可能会陷入极其危险的境地。

他动作停顿下来。伸手轻轻按在这层薄膜上。

稍稍犹豫了下。他便坚定下来。

在这片虚空中,他已经到达极限了。

但虚空之外,或许还会有更新的更多的可能。

当下他再不犹豫。体内的原初之光顿时剧烈燃烧,释放无量光芒。

林盛自身的庞大真灵也开始慢慢发力。

他一直封存着的本体,也终于渐渐苏醒过来。从虚空中慢慢浮现而出。

渐渐的,林盛意志体的身后,浮现出一道比其九大聚合物还要庞大许多的白色巨人躯体。

巨人头戴王冠,浑身白色狰狞铠甲,面部被全封闭的头盔彻底遮住。

显出本体,林盛小心翼翼的抬起右臂,伸出一根手指。

他生怕动作太大,一下毁掉自己刚刚才造出的三大巨茧造物。

此时的巨茧,在巨人面前,就如同三颗豌豆大小的小珠子,毫不起眼。

在这个新生的虚空,得到了原初之光的融合,此时的林盛本体,已经庞大到了一个翻身,就可能带来大寂灭的程度。

他只是轻轻伸出一根手指,在虚空的边界微微一戳。

噗。

顿时一个堪比河系的小洞边出现在林盛意志体的面前。

他微微一笑,收起本体,往前一步跨出。整个人眨眼便从虚空的边界飞出不见。

很快虚空的破洞又迅速愈合,恢复,慢慢回到原状。

林盛一步跨出,便感觉自己一下进入了一条五光十色的彩色通道。

他周围无数画面,无数声音,无数讯息,飞快闪动,飞速流逝着。

这条通道成圆筒形,无数闪耀的画面构成了通道的内壁。

林盛随意一眼望去,所有画面中,都只有一个主角。那就是他自己。

曾经刚刚穿越的他,闯入梦境黑羽城的他,渐渐成长的他,还有不断突破,对抗黑潮的他.....

无数的他,每一个他都仿佛带着重影。在他看去时,都一瞬间便传递出无数信息。

这些信息,蕴含着的,赫然是不同关键时期的他,因为做出不同选择,所带来的不同结果。

“原本在你进来之前,你的未来会有无数可能。

失败?身死?归于平凡,又或是其他更多的可能。”

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传入林盛耳中。

他抬起头,望向通道深处。

那里赫然站着一个人,一个和他一模一样装束的白色铠甲人。

对方和他简直就如同照镜子一样,诸多地方都一模一样。甚至连细节都完全一致。

“但是,在你踏入这里的一刹那,所有的可能,所有的不同,都归于了一点。”

那人的声音缓缓在通道中不断回荡。

很快,林盛便发现,周围通道中所有的画面都开始不断减少,不再闪烁跳动流逝。

不过数息,通道内壁的画面便全部都统一变成了一个。

那就是他巨人本体显化,离开虚空边界的那一瞬。

“所有的结果都必将归于一处么?”林盛似乎若有所悟。

“你是不是现在以为,你从一开始就注定成就至高?”对方微笑起来。

“不,我明白了。”林盛眯起眼眸,“应该是从我踏入这的那一瞬间起,我才必然能达到至高。”

“厉害!”对方轻轻鼓掌。“那么你知道我是谁了?”

林盛沉默了下。

无数的信息,无数的知识,无数的猜测,在他脑海中闪过碰撞。

他忽然抬起头。

“我猜到你的身份了,如果你真是来自那个层次,那么我不应该能看到你,听到你的声音。”

“这当然不是我本体。只是一个代替品。”对方笑了起来。“看来我们的感应超出了你我的预料。”

他对着林盛缓缓伸出手。

“要来么?通道之外的风景。”

林盛微微停顿。

“好啊。如果连我自己也不相信的话,那还能相信谁?”

他微笑起来,伸出手,一把握住对方伸来的手。

两人戴着铠甲的手,在触碰的一刹那。

无穷的光,从周围通道内壁上同时放射而出。

所有的光纷纷汇聚到林盛两人身上。

整个通道骤然扭曲起来,飞速缩小,缩小,再缩小。

转眼间通道便化为一个纯白色小点。然后坠落,坠落。

噗!

纯白色小点一下穿过一层无形的水波薄膜。冲入一片白雪覆盖,巍峨壮丽的雪山山脉上空。

小点化为流星,在蔚蓝的天空中画出一条清丽火红轨迹。

雪山远处,一个漆黑的山洞口,正端坐着一名山羊胡须的老人。

他盘坐在地,遥遥望向流星方向,若有所思。

他的右手正随意把玩着一串五光十色的透明念珠。那念珠上,每一颗珠子,都闪烁着无以计数的宇宙生灭,和无以计量的宇宙命运分支画面。

或许,这里的一切,又会是一个新的开始,当然也有可能是个无趣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