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章 乱七八糟的选举事情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后来的事实证明那位参议员并不是一句口头威胁,而是一句忠告。

尽管奥马尔那天的公开辩论很糟糕,但奥马尔并没有放弃,他一边继续在街上发传单搞宣传,一边也去游说选区内的企业家们,想办法为自己获取更多的支持,尤其是资金上的支持。

毕竟奥马尔还背着一大笔的助学贷款,要一直还到07年,因此哪怕只是几千美元,对奥马尔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奥马尔最终还是撑下来了,靠着自己不断的努力,募集到了三千美元的捐款,也得到了几个帮派老大的支持,这让奥马尔对自己更有信心了,然而正当奥马尔信心满满的准备和那位有背景的候选人好好较量一番的时候,又一个事情狠狠教育了他什么叫做现实。

为了避免错过报名日期那样的事情再发生,这一次奥马尔让妻子在市政府帮自己关注投票日期。

奥马尔可以说是吃一堑长一智了,可事情仍然没他想的那么简单。

玛丽安的确在市政府帮他盯着投票的地点和日期,可问题这个事情是选举委员会定的,他们只会在确定好以后上报市政府,然而上报时间却没有任何硬性规定,因此当玛丽安知道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

“玛丽安打电话告诉我的时候投票活动已经开始了,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没有公共交通,因此当我带着我的选民急急忙忙到那里的时候,投票已经结束了,我也理所当然的落选了。”

奥马尔说起这个事情就忍不住的咬牙切齿,可见他对自己输给这种肮脏的手段感到非常不忿,可不忿又能怎么样呢?就像那句话说的:主办协办球证旁证全都是他的人,你拿什么和他斗?

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明知道这里面有问题,可偏偏人家程序上你挑不出毛病,不管是通知时间,还是公开投票公平计票,都没有任何问题,是你和你的选民没能及时的了解情况!在这个情况下,你哪怕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那里去,只怕也得不到支持。

周铭笑笑:“果然啊,越是到了基层,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就越多,不过奥马尔你下一届不还是选上了吗?”

“如果可以,我情愿自己选不上!”奥马尔说。

奥马尔说的可不是气话,那天自己落选以后,那位参议员又来找奥马尔了,主要就是邀请奥马尔参加他的党派,他可以保证奥马尔下一届成功当选。

“所以奥马尔你加入了他的党派吗?”唐然问道。

奥马尔摇头表示自己严词拒绝了,他下一届是吸取了这一次的教训,再依靠自己那群学生的力量,最后成功当选的。

唐然对此啧啧称奇,但周铭却说:“这恐怕是他想看一看你的真实水平,所以这一次给你了一次公平的选举。”

奥马尔苦笑着点头:“我本以为那次是我自己的胜利,我高兴的叫着跳着欢呼雀跃着,直到那位参议员找上门来,我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是他给了我机会,我

才能赢得选举。”

周铭问他:“所以奥马尔你想重新再来一次,你想证明自己可以凭着自己的实力赢下选举是吗?”

奥马尔重重的点头:“我相信我这一次做好了准备!”

周铭也说:“我也相信你做好了准备,据我所知现在旧金山正好有这么一次机会,市议会有一位参议员辞职,市长将召开临时补选,你的时间可不多了。”

奥马尔似乎也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也这么直接,但他仍然表示自己一定会胜利。

……

于是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奥马尔在早茶以后就去做准备,包括设计自己的传单,以及分析自己的竞选策略。

周铭和唐然也回到唐家,把关于奥马尔参选的消息告诉唐景胜,毕竟在旧金山参选,就必须要得到唐家上下的鼎力支持。

唐景胜听了周铭和唐然的话,也听了他们转述的关于奥马尔故事,唐景胜重重叹了口气,表示奥马尔遇到的事情,也同样是唐家过去参选时遇到过的,甚至由于奥马尔得到参议员的看重,因此后两次参选很轻松的上了,而唐家在旧金山则遇到了更多更恶心和下作的事情。

“你能想象你的候选人走在街上被人当街泼粪吗?你能想象你宣布参选,报纸和新闻里就马上开始播出你的各种黑料,甚至是一些莫须有的黑料吗?”

唐景胜激愤之下一口气例举了很多例子:“就算你的竞选人能熬过这些,就算你成功参选,就算我们唐人街的同胞们给力,那他们还可以重新计票,只要选票里有一张有问题的,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出的问题,都会让这一次的选举全部作废,然后所有的流程可以再走一次。”

周铭可真是感慨,尽管自己以前就知道美国的选举并没有像某些自媒体介绍的那样伟光正,却也远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样子。

“不过也无所谓,反正周铭你的目的也就是搞事,那这些问题都不大。”唐景胜说。

唐景胜还是非常希望那位奥马尔能竞选成功的,虽说旧金山不是没有过华裔的议员,但至少能在议会里多一个人为华裔说话,唐人街就能多一分保障不是?

周铭这边没问题,不过奥马尔那边却出了问题,就在他的妻子那边。

因为奥马尔如果要来旧金山参选议员,那他必然要辞掉在芝加哥大学的工作,可绝大多数美国人都很害怕失业,因为他们都背着一大笔的贷款,包括奥马尔也是如此,车贷房贷都先不论,就是他的助学贷款,他就得一直还到07年。

要知道奥马尔91年就已经毕业了,由此美国的信贷陷阱可见一斑。

因此如果奥马尔辞掉了芝加哥大学的工作,那么他将失去收入,那么他的车贷房贷还有助学贷,甚至他信用卡的还款压力,都只能放在他的妻子一个人身上,更别说还要抚养一个孩子了。

当然要是周铭这边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奥马尔只要过来振臂一呼,就能轻松得到议员位置

,哪怕是这边邀请他的是某个研究机构,老板是一位犹太人,玛丽安都会同意。

可问题在于周铭这边什么都没有,没有一个完善的竞选团队,没有竞选策略,没有经验,这分明就只是在玩票,如果奥马尔放弃了芝加哥大学教授的体面工作来到旧金山,万一竞选失败,或者那位华人老板玩腻了竞选游戏,奥马尔就将一无所有了。

甚至玛丽安在电话里都说出了“如果你一意孤行,那么我们最终很可能会走向离婚”这样的话,玛丽安还提出一个退而求其次的建议,就是让奥马尔继续在芝加哥竞选,如果愿意资助的话。

周铭有些沉默,因为这的确是自己疏于考虑的地方,这也是自己和美国人习惯思维差异的地方。

华人讲究“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而美国这边则是“失业就是破产倒计时”。

“这是我考虑不周了,不过奥马尔,如果只是钱方面的问题,我随时可以给你签一百万美元的支票。”周铭说。

奥马尔接过周铭的话头往下说:“但这是不可能的,每个人竞选人接受单一资助的政治献金都有对应额度,所以我如果接受了周铭先生你太大额度的资助,我也就将失去竞选的资格。”

所以要不怎么说是选举是精英游戏呢?就这种规矩,不只有不愁温饱的职业政客和精英人士,才有那个闲工夫去到处拉选票,拉赞助吗?

而比起金钱方面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奥马尔的妻子玛丽安,因为美国的传统原因,对华人的不信任。

周铭仔细想了想,然后提出一个方案:“首先我可以成立一个研究基金,然后让奥马尔你在基金里任职,甚至我还可以给你签一份年限很长的工作合同,这样至少能保证你在还完你的助学贷款以前,不至于承担过大的还贷压力。”

周铭还说:“当然如果你的太太还不放心,我还可以想办法沟通芝加哥那边,让他们给你停薪留职,这样就算我这边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之外的状况,也能保证你可以再回芝加哥大学任教,你看怎么样?”

奥马尔震惊了,他愣愣看着周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不是不相信周铭能给他成立基金,也不是不相信周铭在芝加哥也有关系,这些在周铭做空明尼苏达小麦的时候都已经得到证明了的。

奥马尔最不敢相信的是:“周铭先生……您为什么要这么帮我,您为什么这么信任我?”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把周铭有点问住了,周铭知道自己敢于这么投资他是因为确定他未来能坐上总统宝座,可这个话说出来根本没人相信啊,就连奥马尔自己也不会相信。

不过周铭当然也有自己的答案:“就像我一个电话,奥马尔先生你能马上放下芝加哥那边的所有事情赶来旧金山一样,你这么信任我,我自然也要以最大的信任回馈给你。”

奥马尔被感动到了,只见他默默站起身来,向着周铭深深鞠了一躬,用力的说了声感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