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弟子是自家的好。

何况这个弟子还真好。

但其实也不是毫无缺点。

比如这小子就太狂。

狂到扬言有一天在道棋上把九师斩于手中。

狂到和木师就藏经阁中某本书某个论点争论的时候,直言你未必是错的,但我一定是对的!

小小小儿,笑死个人。

但这般的缺点,两位地仙前辈非常大度地不予计较。

唯有安师高明点。

不争,故莫能与之争。

小儿再狂,也狂不到老夫身上。

他在你们那里确实是狂,但在老夫这里,你们也看见了,他是有多恭敬有礼,亦步亦趋!

由此可见,你们二人,还未摸着为人师者的门槛!

要多向老夫学习呷!

当然,这是三个大佬之间的小玩笑。

随着时间的推移,三位大佬对叶小叶的满意度,那是越来越高,每次看着水镜中的显示,他们的欣赏都快要溢出含光殿了。

叶小叶对此自然是一无所知。

他只是修炼,修炼,再修炼。

白云述自在,草木示清新。朝夕无人语,大道来相亲。

青弧同样的来到宗内,仿佛提醒了他一件事情,那就是每天晚上诵读一遍清净经。

这是在凌霄下院养成的“习惯”,进入宗内后反倒被他给抛弃了,不应该。

于是重新拾起来。

不过以前都是躺在床上诵读,读后正好睡觉,而现在他则是在小院中,绕着内侧的四面围墙方边,又或者院子中间的小石台圆边,一边散步一边诵读。

读完之后,正好去静修室修炼。

此时的诵读,依然是带着“神通”之力的。

只是不再有哪个小伙伴在身边。

也没有广清来查房。

所以大抵是只有院子里的小草,在每一个夜晚,静静地听他诵读了。

含光殿中,通过造化一元镜的显示,三位大佬自然是知道叶小叶的这个行为的,却只是相对一笑,想起自己当年,某个时段,基本也是如此。

未在近前,他们并未感受到那种无形的力量。

只是莫名觉得,叶小叶诵读得还不错?

颇有节奏感的样子。

或者说,颇合清净之道。

于是经常地,一到晚上,没啥事也没啥干扰的时候,九妙子就会调出水镜,把显示锁定在叶小叶的小院中,三位地仙境的大佬一起看着听着开窍境的小娃娃诵读祖师留下的入门妙谛。

如此这般,居然也养成了习惯?

偶尔哪天不看,倒像是少了一点什么似的。

某天晚上,九妙子调出水镜,却没看到叶小叶在院子里散步。

下雨了!

“你这弟子也真是的,区区一点小雨,就能改变自己的修行内容,向道之心如此之废驰,如何得了!”

九妙子摇着头,对安守道说道。

安守道并未反驳,大概觉得他说得还挺有道理的?

木心原也没有站出来主持公道。

一直白瓢的三位大佬,在这一刻赤果果地展现出了人间丑恶。

第二天还下雨。

晚上,叶小叶依然没有出来散步,当然也就没有散步过程中的诵读。

第三天,还下。

其实只是断断续续的小雨,很多时候甚至都只是雨丝儿在天上飘,飘半天也就是帮人湿个脸,像是做个天然SPA。

大概是进入了阴雨连绵的季节。

到了傍晚时分,雨偏偏还稍微大了些,出来走个盏茶时间,就能把衣服打湿的那种。

以某小子的那种懒惰懈怠,今晚多半还是不会出来。

九妙子这可忍不了了。

他的大手一挥,下一刻,啧,凌霄宗领域整个范围内的雨都停了。

“那几个老儿,发什么神经呢?”

宗内,不知道有多少老怪物向含光殿的方向投去一瞥,然后疑惑地四处感应一番。

但当然,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现。

天色渐渐向晚。

到了某个时间,九妙子把水镜再次调出,锁定某个小院。

某个小家伙,终于又在小院里的青石板上闲走了,他有时把两手交叉着顶在头顶,有时两臂在身体两边横成一字形,有时高抬腿,有时左右两边晃肩膀。

总之就是各种小动作不断。

而这般地走了半晌之后,终于,熟悉的诵读声再次开始了。

看着这一幕,九妙子满足地叹息了一声。

整个人都舒服了!

大殿中其他两人倒没有这般明显的作态,不过安守道中止了他的冥想静坐,木心原停下了他的功法推演,两人俱都把目光放在水镜上。

良久之后,小院中,诵读停止,那个小小身影也进入了静修室。

九妙子这才撤掉显示。

另外两人也若无其事地,就仿佛刚才只是出了个神一般,而现在继续各行其事。

万丈红尘,无一尘能飘进恍如自成一界的凌霄宗。

世事纷扰,也无一事能进入凌霄宗山头,打扰诸峰弟子的修行。

叶小叶和宗内其他诸多低中阶的弟子一般,就这般安安静静地修行着。

藏经阁古师兄送他的那盒香,一晚点一支,被他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用完了。

其实,没啥用。

正如第一世地球上的某句话,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所谓的宁神香,只是烧了个寂寞。

倒是用完香后,留下的木盒,被叶小叶放在了床头,每晚躺在床上闻着那幽幽的清香,还挺不错的。

如果整个枕头或者床,又或木质的地板,全都是用这种木质来打造,那就更好了。

不过估计还是和地球上一样。

在他有这个心思的时候没这个条件。

等到有条件之后,八成以上,是已经不需要了。

整一个杯具。

其实就现在的地板以及打坐的坐垫也都是灵木,只不过品质一般,远不能和那木盒相比。

而事实上,他的这行为,让三位大佬看得啼笑皆非。

“古老儿如果知道宁神香被一不识货的小儿这般糟蹋,不知道会不会哭泣?”

九妙子笑着说道。

这就纯属埋汰人了,古震岳再怎么说也是一位地仙大佬,宁神香这般东西,真未必会被其放在眼里。

尽管,这东西,地仙也不能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但主要原因在于宗内人多供少,而不是这东西本身有多珍贵。

当然,是相对于地仙境层次的人物来说的。

“古老儿哭不哭不好说,但你说小叶子不识货,这可就纯属老眼昏花不识人了。”

木心原笑着说道,然后转对安守道说道:“老安,要不要把灵心木给你这小弟子整一点?我看他挺喜欢的样子。”

宁神香的木盒材质,就是灵心木。

而所谓灵心木,其实就是宗内处于三星九月渡仙阵的三星中之“碎星”笼罩范围内的一种灵木的木心。

灵心木有好多种,有的木心还可以用来吃的,也有的可以榨汁喝。

更有的可以用来制香、炼药等等。

盛装宁神香的木盒材质,只是其中的一种。

“没必要。”

安守道摇了摇头,“他现在这般层次,还不适宜享用这般奢侈之物。一切,按宗内规矩来。”

“无趣。”

九妙子也是摇了摇头。

“老安,我是发现了,自从小叶子成了你弟子之后,你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既无趣又乏味。若按宗主所说,我看你这辈子,天仙八成是无望了。”

“那就不用你关心了。”

安守道呵呵一声,“我天仙无望无所谓,我这弟子天仙有望就成。”

“啧啧,老木,你看某人这嘴脸。”

九妙子连连摇头。

三位大佬其实也是无啥事,闲得蛋疼,不然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的闲情雅致放在一个小家伙的身上。

至于叶小叶,除了修炼之外,同样无啥事。

当下阶段,除太苍月、纪飞妍,古师兄,安师九师木师这三位前辈,再无其他任何交游。

那种第八峰内的多人集会,他再没参加过一次。

书也没啥好看的,藏经阁的那些书,确实也基本都是“泥土石块”,但是拿过来翻翻,勉勉强强也能打发一点时间,也算顺带着了解一下凌霄宗以及这个世界的修行文化吧。

怪不得藏经阁颇为冷清,都没啥人去的。

要是整些《我做道祖那些年》《我有一个小世界》《我用天劫来洗澡》《九炼成天仙》《九转铸仙途》等等之类的书,还不得人头攒动?

当然,这就纯粹是恶趣味地瞎想一下了。

正儿八经的事,还是修炼。

只不过一天只能修炼一次,虽然时间已经比一开始有所延长,但延长得相当有限。

从夜晚开始的修炼,终究是不能支撑到天亮。

那么漫长的白天的时间,干啥?

叶小叶很快发展出了另一个爱好,睡觉!

睡下午觉。

中饭之后活动,活动之后就开始睡觉,从中午睡到下午,横跨五六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然后晚饭,晚饭后就可以考虑晚间修炼的事了。

这样就可以混过一天了。

简直不要太机智!

枕光枕雨清净眠,身固无事心亦然。醒来天地都如老,只余造化在蹁跹。

这一日,睡到黄昏醒来,叶小叶走出房间,神情有点呆地站在小院中。

西边的斜日,正把大量的云朵染成绵延着整个天边的金霞。

灿烂眩目至极。

叶小叶呆呆地看着,直到太阳落山了,西边的天际也慢慢地步向昏晦和黑暗,他还是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一下,只是呆呆地看。

至于厨房里备好的饭食,他更是连窥都没窥过一眼。

“小娃娃这是咋了,觉睡得太多,睡糊涂了?”

九妙子瞥了眼水镜,笑说道。

不过刚说完这话,他的目光就是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