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我很讨厌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说的确实有些道理。”洛千帆缓缓地说了一句。

“合作是为了共赢。”白轩沉声道:“我不允许裴智上我的盘子里分食!”

“可是对于你来说,裴智这么做,对你也有很大的好处。”洛千帆咧嘴一笑,戏谑地说道:“如果他不抓走梅姨,朱雀堂就轮不到你说话。别告诉我你对梅姨忠心耿耿,否则你现在不应该是找我合作,而是去想办法救她。”

“洛先生,有些话不能乱说!”戚媚儿闻言,急忙辩解道:“我们三兄妹对梅姨一直都很忠心。”

“你敢说你们没有一点野心吗?”洛千帆直勾勾地盯着戚媚儿,问道。

白轩的脸色很平静,听着洛千帆的话,不可置否地笑了笑。旋即,意味深长地问道:“洛先生,无论是谁,都不甘心一直寄人篱下吧?”

洛千帆淡然一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没有回应。

“内斗,无非就是白门的一次大洗牌。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白轩冷声说道。

白轩没有把话挑明,不过洛千帆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很好奇,你想跟青龙堂一起对付裴智,为什么不直接去找欧老,反倒要找我这个没什么权利的副堂主。”洛千帆品着茶,语气中多了几分无奈。

“有区别吗?”白轩死死地盯着洛千帆,薄唇微张:“在我的眼里,青龙堂堂主的位置,早晚是你的。”

“噗嗤。”洛千帆忍不住笑出了声,并没有回应他。

“裴智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他很快就会动手的。”白轩微微一笑,道:“洛先生,我们能不能合作,一起度过难关呢?”

“我会向欧老传达你的意思,裴智那边有什么情况,记得告诉我。”说完,洛千帆放下茶杯,缓缓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去……

看着洛千帆的背影,白轩的嘴角上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哥,洛千帆这算是答应合作了吗?”戚媚儿轻声问道。

“算,又不算。”白轩口吻复杂地说道。

“什么意思?”戚媚儿疑惑地问道。

“我看不透他。”白轩微微摇头,眯着眼说道:“他是一把双刃剑,用的好,可以帮助我们。用不好,会伤到我们。”

戚媚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白轩继续说道:“我们目前首要的计划,就是完全掌控朱雀堂。”

“您放心,朱雀堂内,没有人比您更适合当新的堂主。”戚媚儿笑吟吟地说道。

“还是谨慎一些吧……”白轩缓缓起身,走到窗户边,看着窗外,心中思绪万千。

兴安私人会所,位于燕京二环比较偏僻的位置。这里是玄武堂的地盘,郭云飞经常在这里接待一些重要的客人。

这里也是玄武堂的老巢,只要堂内有大事发生,郭云飞以及他的心腹,就会在这里开会。

当然,这里的保安措施也很好。门口的保安队长是玄武堂的孙松,是郭云飞最信任的手下之一。

清晨,一辆辆黑色商务车缓缓地停在门口,车上下来一群穿着麒麟堂制服的大汉,足足有七八十人。

穿着貂皮大衣的龙娃从车上下来。他带着墨镜,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

保安队长孙松跑到会所门口,看到这一幕,舔了舔嘴角,眯着眼说道:“麒麟堂这群孙子到底抽什么风啊!居然这么快就来了。”

“保安队的,都愣着干什么呢!”门口的孙松大喊一声:“人家都打到家门口了,还不赶紧出来迎客!”

话音刚落,一楼的大厅内,忽然跑出来二十多名穿着保安制服的男子。

随后,孙松带着二十多名保安走出会所,看着不远处的龙娃,脸上露出一抹冷意。

“兄弟,什么意思?”孙松扫了一眼周围麒麟堂的弟子,看着龙娃问道。

“从现在开始,由我接管玄武堂。”龙娃含着糖,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哟,好大的口气。”孙松的双臂环抱于胸前,兴致勃勃地看着龙娃,问道:“谁给你的权利让你接管玄武堂的?”

“白门代理门主,裴智。”龙娃不冷不热地说道。

“不好意思,我们玄武堂只听命于郭老一个人的。我们的堂主也只可能是郭老。”孙松笑眯眯地说道:“您还是请回吧!”

“我不喜欢说废话,裴老让我接管玄武堂,这就是命令。”龙娃摘下墨镜,放在自己的口袋里。旋即,沉声道:“反抗的,视为背叛白门,该杀!”

“笑话,背叛白门?裴智能代表白门吗?”孙松看着嚣张的龙娃,怒声道:“虽然郭老被你们抓了,但是我们玄武堂的兄弟,没有吃素的。有我们在,这里就没有你说话的份!”

“别给脸不要脸。”龙娃摸了摸鼻子,说道:“现在玄武堂群龙无首,如果你们愿意投靠我,那么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龙娃没有让麒麟堂的人直接动手,他今天到这里,不是来打架的。他要让这群玄武堂的人,心服口服地跟着他。

“不好意思,我们只忠诚于郭老。”孙松硬着头皮说道。

龙娃大步走到他的面前,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一米。

“我很讨厌你。”龙娃冷笑一声,轻轻地吐出五个字。

“巧了,我也是。”能够当保安队长的孙松自然不是普通人,面对龙娃,依旧面不改色地。

当初郭云飞就是看中了他的忠心,才会让他当保安队长的。

这里是玄武堂最重要的地方,绝不能让龙娃进去。

这是孙松此时唯一的想法。

龙娃理了理孙松的衣领,虎目圆瞪,挑衅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孙松轻轻拨开龙娃的手,面色如常地回应道:“记好了,爷爷的名字叫孙松。”

“孙松?”龙娃漆黑的眸子里闪动着寒光,道:“我听说过你,是郭云飞最器重的心腹。”

孙松戏谑地说道:“知道的不少嘛!”

“我知道的东西很多,孙松,二十八岁,老家在沙城,家里有一个老父亲,和妻子以及七岁的女儿。曾经打过黑拳,最荣耀的战绩是连胜二十四场……”龙娃滔滔不绝地介绍着孙松的资料。

后者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他没想到,龙娃居然连他的家人都调查出来了。像他这种在道上混的,最害怕自己的家人暴露出来,因此孙松从来没和别人提起过家里的事情。

龙娃为了接管玄武堂,把郭云飞那些心腹的资料查了个遍。

“王八蛋,你查我。”孙松深吸一口气,拳头握的“咔咔”作响。

“我了解你的一切,你却不了解我。”龙娃笑着说道:“听说你很能打啊!”

“一般,至少像你这种货色,我可以轻松干掉。”孙松口吻冰冷地说道。

“好大的口气!既然你对自己的实力这么有信心,那么跟我过两招。”龙娃的嘴角上翘,语气中的挑衅不言而喻。

“你这是在找死。”孙松上前一步,再次缩短了二人的距离。

“我不认为你可以打倒我。”龙娃自信满满地说道:“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如果我想进去,那么你根本拦不住我。”

“你查过我的资料,居然还敢挑战我。我实在想不明白,你是没有脑子,还是有恃无恐。”孙松用最平淡的口吻,说出最嚣张的话。

“你的那些经历却是令人赞叹,可是在我的眼里,还远远不够。我五岁进入麒麟堂,每天都忍受着魔鬼般的训练,为了帮青爷除掉绊脚石,杀人无数。”龙娃拍了拍孙松的见状,劝道:“年轻人,老子杀人的时候你还玩儿泥巴呢!”

龙娃和凤娃,都是从小呆在麒麟堂里的。他们无父无母,在孤儿院里长大。如果不是青爷收留他们,他们可能早就饿死了。

不过青爷为了训练他们,让他们经历了魔鬼般的训练。龙娃在十五岁的时候,已经亲手杀死了青爷的仇人。

十五岁杀人,简直是骇人听闻!不过他早已经麻木了……

“咻!”孙松忽然出拳,向龙娃的脸部轰去。这一拳运用了他全部的力量,夹杂无比强大的杀气!

“砰!”龙娃一惊,很快做出了反应,双臂架在头部,硬生生地抗住了这一拳。

这一拳霸道的力量,出乎龙娃的意料,他忍不住暗自心惊:好大的力量,没想到居然低估了这个小子。

孙松的脸部肌肉忍不住抽搐几下,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保持着镇定,但是他的心里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自己的这一拳用足了力量,可是龙娃却一动都没动。

“有点意思。”龙娃的脸上露出阴狠的表情,旋即一脚踹在孙松的腹部。

“砰!”孙松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旋即身子止不住地向后退了几步。

龙娃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身子猛地向前袭去,一拳抡向孙松的面部。

孙松的脸色大变,只能硬着头皮,同样一拳迎了上去。

“砰!”拳拳相对,一个强大的杀气从二人只见爆发出来。

孙松的手臂微微一颤,随后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