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9节-识时务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方才还在笑得东倒西歪的三江阁阁主就像被踩中尾巴的猫,突然原地蹦了起来,满脸惊恐地大叫道:“会飞的剑,飞剑,李白,你是剑仙?!”

无形剑气虽然罕见,但也不是没有。

但是飞剑这玩意儿,实在是太高大上了,仅存于传说之中。

“老朽正是剑仙李白!”

李白的声音突然变得苍老起来,日常习惯性忽悠。

姜太空钓鱼,这还没甩钩呢,对方就主动蹦上来了,赶紧喊666!

捧哏接哏好生流畅,就连石博学都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要不是确认两人此前压根儿就不认识,几乎以为他俩在联手唱双簧,这二人转太溜了。

“……莫闹!”

赵子午无力吐槽,这是冒充唐朝诗仙李白么?

你丫的不看看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么?

还有出生证明!

他敢打赌,真正的诗仙李白和这位冒牌货绝对不是同一个指纹。

华夏国籍金贵的很,不是什么莫名其妙来路的阿猫阿狗就能获得,没有完整来龙去脉的血源信息,户籍可没那么好上,真当国家机器是在开玩笑么?!

如今的户籍管理严密程度比起古代的路引、鱼鳞册要严格多了,不仅涉及到身份证号,人脸识别,指纹档案,社保档案,医疗记录和消费记录等大数据,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处于监管之中,哪儿有那么多漏洞可钻。

所以李白冒充李白,根本就是一个玩笑。

“呵呵,玩笑,玩笑!”

见没那么好糊弄,李白只好收起了神通(胡扯八道)。

半尺长的飞间在说话间,从众人头顶上空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的掠过,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最后李白一招手,重新落回了他的手中,依旧是那支半尺长的小剑。

他并非第一次展示飞剑,上一次见到飞剑的人,不是死了,就是伤了,活下来的更是讳莫如深,不敢擅言。

“这真的是飞剑?”

石博学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

不论是二十万美元,还是两亿美元换“灵山”,纯属扯淡,但是换作飞剑,恐怕就不好说了。

在他看来,这支仅存在于传说中的飞剑价值更在“灵山”之上。

大块的蛇纹石玉好找,顶尖的雕刻匠人也好找,再弄点儿法术巫术,或许也能够达到方才的那般效果,至于其他的,目前还没有发现,可是飞剑,恐怕到目前为止,也就眼前这么一支。

历史上即便存在过飞剑,但是数量过于稀少,不仅难以寻找,更多的可能性是因为保管不利或者战乱,被各种意外损毁遗失,如今已经彻底不知去向,否则也不会只闻其名,而不见其影。

至少在507所丝毫不逊色于九州玄学会秘库的库藏里面,货真价实的宝剑不少,但是飞剑……却一支都没有,毕竟飞不起来,谁知道是真是假。

“嗷!~”

赵子午突然蹦了起来,他的腰子遭到重创。

“不是幻觉!”

林小雅为了证实自己不是在作梦,狠狠掐了一下,只不过掐的不是自己,而是赵子午。

猝不及防下,小赵嗷唠一嗓子,叫的老惨了。

“当然是真的,如果你们有人擅长御剑之术,可以试试嘛!另外此剑锋利无匹,你们可要小心了。”

李白从储物纳戒里面取出一只比飞剑大上一圈的木盒,里面衬着锦缎,将飞剑纳入其中,飞剑讲究人剑合一,剑是剑,人却是鞘,祭炼于己身,以意御剑,自然无需额外定制剑鞘和剑柄。

这支飞剑是如假包换的真货,虽然库存数量不及灵符多,可是架不住他自己就能炼制,只要材料和灵气足够,可以源源不断的炼制出来,绝不会出现送一支就少一支的情况。

“好宝贝,好宝贝!”

赵子午的师兄本杰明·曹神情有些恍惚,眼馋的不行。

“李白,你是瞧不起我们吗?”

终于回过神来的三江阁阁主莫名其妙的生起了气。

一直到现在,对方才真正的放出飞剑,在此之前都是在逗自己玩吗?

好气哟!~

要不是打不过李白,老周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动上了手。

“老实说,三江阁根本不够资格。”

李白的大实话有时候格外扎心。

每个人都恰了一口大柠檬,不论是三江阁的人,还是行动组的人,无不相当吃味。

三江阁都不够你一个人打的,那么还要我们干什么?

“你真要拿飞剑换那块石头?”

石博学最后试探着李白。

讲真,他的心情复杂的很,也十分矛盾。

既希望这是个玩笑,从三江阁缴获的物资能够一个不漏的带回国,也希望不是个玩笑,507所为此能够得到一支传说中的飞剑。

“要不要,不要我就收回去了。”

李白抓着木盒,在手上晃了晃。

“要,要,必须要!说好了,你不许后悔!”

石博学不再犹豫,直接劈手夺过,刚一入手,他差点儿失手跌落。

看似有一尺长的木盒子,份量竟极重,险些拿捏不住,不得不双手用力才勉强捧住,这重量……

大概有小二百斤吧!

石组长心底惊骇不已,明明就是一支半尺长的小剑,密度怎的会有如此之大,打开盒子,试着捏起飞剑,却发现这支小剑竟牢牢的“粘”在盒中,沉陷于锦锻中,竟是捏都捏不起来。

出人意料的是,木盒子也非是凡品,并没有因为这么重的份量而被压坏。

“组长,‘灵山’是在册的,我们回去该怎么向领导交待?!”

林小雅查了查手机上的九州玄学会秘库遗失物品清单,很快查到了“灵山”这个名字,显然不好糊弄过关。

李白随手之举,哪怕没有人举报,这首尾处理起来依旧麻烦不小。

九州玄学会的秘库虽然有些东西来历和介绍已经不可考,仅剩下一个名字,但是依然记在纸制和电子档案里面,加拿大行动组私自交易,想要应付过去,恐怕责任不小。

经这一句话的提醒,捧着盒子的石博学有些迟疑地说道:“呃!李白,能不能先把‘灵山’还回来,我向上面打报告,促成正式的交易如何?”

他想着把私下交易变成公开正式交易,只要有领导批准,李白还不是想拿什么就拿什么,区区一座“灵山”又算得了什么?

这就是程序正义的好处,虽然麻烦,可是于公于私都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吃进去的肉,岂有再吐出来的道理,就怕夜长梦多,这样不是更好吗?嗯,有办法了!”

李白伸手一招,那支半尺长的飞剑又从盒子里飞出来,有些措手不及的石组长何止是手上一轻,差点儿用力过猛将木盒子扔到天花板上去。

默颂口诀,指尖凝聚起灵气,寸芒之锋在剑脊接近剑茎的部位信手划过,又将飞剑扔了回来。

石博学这一次终于有了防备,双手一齐发力,硬生生将这小二百斤的力量给接了个正着,终于没有再出糗。

“这是?”

他看到剑脊上平空多了两个字。

灵山!

≡w≡???喵喵喵……

一眨眼的功夫,老母鸡变鸭,“灵山”石变成了“灵山”剑,顺便把剑的来历甩给了九州玄学会,就算有人想要找第二支飞剑,恐怕只能去九州玄学会的秘库里面去找,至于李白本人,完全变成了不知情不相干人事,自然没有了那些或许会惹麻烦上身的担心。

这一石二鸟的操作实在是太骚了。

“你们看,这不就解决问题了?”

李白两手一摊,搞定!

一支飞剑换到洪璃小妖女想要的“灵山”,这笔买卖不亏。

需索无度的清瑶妖女相比,平日里乖巧老实的小红鲤从来不向他要这个要那个,难得有想要的东西,他无论如何也得替她弄到手。

拿的到就拿,拿不到就换,换不到就抢,有本事来打官司告我啊?

大不了清瑶妖女瞪谁谁失忆,再编个段子,把锅甩到印度人头上。

“圣徒会”的那位印度圣徒薅羊毛薅到三江阁的头上,捡了大便宜带走了人类基因锁的相关技术,再加上一个“灵山”,完全也是可以的嘛!

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一口锅是背,两口锅也是背。

李白手上的底牌太多,所以在许多时候,他都显得有些惫懒,明明可以轻松搞定,干嘛要努力!

“666!”

赵子午的师兄本杰明·曹竖起大拇指,这一手偷桃换李,实在是太帅了。

石博学嘴角抽了抽,心想反正也不亏,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姑且就先这样!”

在九州玄学会秘库物资清单里面,大部分东西都有详细的介绍和来历出处,偏偏“灵山”这件东西正属于只剩下名字的那一批里面,只要挂个“灵山”的名字,可以是蛇纹石玉雕刻,也可以是飞剑,更何况后者同样有资格收藏于秘库之中。

“还有谁有意见吗?”

李白看向其他人,心里没点儿逼数的小朋友请举手,妖女姐姐会给你们来上一发。

“没没!”

林小雅是个聪明的小妹子,察觉到了信息量很大,连忙直摇头。

本杰明·曹老实地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三江阁阁主周华更是怂得连个屁都不敢放,他怕挨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