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8.第970章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相同的场景,在医院内的许多病房内相续上演,很多患者和患者家属得知陈天麟被抹黑的消息,感到非常的愤怒,纷纷表示明天要去医院行政大楼为陈天麟讨公道。

“艳梅姐!出大事了!出大事了!”晚上八点多钟,一名护士拿着空瓶子走进护士站内,一脸激动地对跟她一起值班的护士喊道。

坐在护士站内看书的护士,听到同事的喊话,本能的放下手中的书籍,好奇地问道:“柳青!看你这一惊一乍地,到底出什么大事了?”

“艳梅姐!你知道今天咱们医院内跟陈主任有关的流言,是谁散布的吗?我告诉你,是肺癌专区的叶副主任。”柳青听到同事的询问,想到她刚才帮患者换药时,从患者家属那里听到的消息,连忙将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同事。

艳梅听到柳青告诉她的消息,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有些不敢相信地对柳青问道:“柳青!叶副主任没事干什么要在背后抹黑咱们主任?这个消息你是从谁那里听说的?”

柳青刚刚从患者家属那里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同样也对这个消息抱着怀疑的态度,直到她从患者家属那里了解到整件是的来龙去脉以后,这才完全相信患者家属直接传递的小道消息。

面对艳梅的询问,柳青马上接话回答道:“艳梅姐!情况是这样的,前天早上陈主任到肺癌专区查房的时候,亲自点名安排叶副主任帮一周后帮一位患者做手术,结果没想到那个患者的家属,竟然当着叶副主任的面前,表示要陈主任帮其亲属做手术,把叶副主任搞的非常难堪。”

“事后陈主任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的安排有些不妥,在查房结束以后,就想请叶副主任到他的办公室坐坐,结果叶副主任压根就不给陈主任面子,当众回绝了陈主任,今天凌晨的时候,肺癌专区的一位患者家属,因为烟瘾犯了,就跑到楼梯间内抽烟,结果刚好看到叶副主任安排人散布谣言的一幕。”

艳梅听到柳青介绍的情况,脸上再次浮现出惊讶的表情来,自言自语地说道:“我一直都认为,叶副主任是一位非常和蔼的前辈,没想到他的心胸竟然会那么狭窄,为了一点工作上的小误会,就在医院内部散布如此恶毒的谣言。”

对于医院内部的人际关系,柳青要远比艳梅敏感,她听到艳梅的话,马上接话问道:“艳梅姐!也只有你会认为叶副主任很和蔼!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你真的以为叶副主任是因为小误会,才会在咱们医院抹黑陈主任吗?”

“在咱们的老主任没有退休之前,叶副主任是最有希望成为肿瘤科主任的人选,结果陈主任的到来,一下子就取代了老主任的位置,成为咱们可是的主任,而最有希望成为主任的叶副主任,却因为陈主任的到来,直接失去晋升的机会。”

“有句话说的好,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陈主任不但年轻,而且刚刚到咱们医院工作没多久,就夺得本来属于叶副主任的位置,叶副主任表面上没说什么,心底肯定会感到不满,以其说叶副主任是因为前天早上的误会,才在背后抹黑陈主任,还不如说前天的小误会,是叶副主任爆发的导火索。”

艳梅刚刚得知叶副主任是背后抹黑陈天麟的真凶时,她的心底就非常纳闷,叶副主任的心胸怎么会那么狭窄,竟然因为一场小小的误会,在医院内部抹黑陈天麟?直到现在听到柳青的分析,她总算是明白叶副主任这样做的真正原因。

这时艳梅无比惊讶的看着站在面前的柳青,开口夸赞道:“柳青!没想到你这丫头,表面看上去大大咧咧,实际上却是无比的心细,竟然能够把其中的原因,分析的如此透彻。”

面对艳梅的夸赞,柳青并未感到洋洋得意,而是一脸谦虚地回答道:“艳梅姐!我工作的时候,一直都非常心细好不好?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

“另外有件事情你恐怕还不知道,不知道是谁在患者当中传言说,陈主任因为那些抹黑他的流言蜚语,打算关闭帮扶基金会,在患者和患者家属之间,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现在那些患者家属私底下串联,准备明天早上到行政大楼请愿。”

“柳青!你说什么!患者家属准备明天早上到行政大楼请愿,难怪你刚才会说要出大事!”艳梅得知患者家属准备去行政大楼请愿的消息,惊愕的张大嘴巴,这刻她总算是明白,柳青提到的出大事是怎么回事,接话说道。

柳青听到艳梅的感慨,想到她心底的想法,开口对艳梅问道:“艳梅姐!你看我要不要给陈主任打个电话,把患者家属打算请愿的消息告诉他。”

艳梅听到柳青的询问,没好气地看了柳青一眼,开口说道:“柳青!我刚才还在夸赞你精明,这会你怎么又犯糊涂了你?你给陈主任打电话,把患者家属要请愿的事情告诉陈主任,你让陈主任是出面阻拦那些患者家属呢?还是对这件事情避而不见?”

柳青听到艳梅的询问,这才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打这个电话,连忙开口回答道:“艳梅姐!还是你考虑周到,这件事情陈主任本来就是受害者,以陈主任的性格,一旦他知道患者家属的决定,肯定会赶到医院来阻止患者家属请愿。”

艳梅之所以会阻止柳青给陈天麟打电话,并不是因为她希望看到患者家属闹事,而是她不希望陈天麟的介入,再被叶副主任当做抹黑陈天麟的证据,甚至诬蔑陈天麟怂恿患者家属到行政大楼去闹事。

艳梅听到柳青的回答,这才开口说道:“陈主任今年只有二十四岁,这个年纪就成为咱们医院肿瘤科的一把手,再加上陈主任从外国患者那里收取的高额治疗费用,医院内部肯定会有许多人嫉妒他。”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些对陈主任不利的流言蜚语,才会那么快在咱们院里传开,现在患者家属准备为陈主任请愿,正是还陈主任清白的好机会,所以我才会不建议你把消息告诉陈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