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三章 你哪里高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严凌会长,我们妖族第一名过来,难道你们就派出来这等货色来和我们切磋?你们人族未免太看不起我们妖族了吧?”

狐半仙微微吸了口气,沉声说道:“如果比试结束,我们赢了,赢得也不光彩,而且如果你们车轮战的话,未免太过下作了吧?”

“怎么叫做看不起?”

严凌义正言辞的说道:“正因为我们人族十分重视和你们妖族的切磋比试,所以才让他出马的。毕竟,你们妖族出动年轻人,我们要是出动一些老家伙比试的话,实在是有些欺负人了。

不过你放心,虽然他排名不算高,但他已经是我们人族年轻一辈炼丹能力的最强者,如果他输了,就代表我们技不如人,我们自然就认输。”

“好,严凌会长果然好气魄!”

狐半仙面色微微阴鹜,冷笑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通过比试见真章了。”

“自然,我也是这么想的。”

严凌眼睛一眯,淡淡笑道。

此话一出,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十足,狐半仙则是转身离开,回到了他们妖族的队伍之中。

看着对方离开,严凌目光也是一阵凝重,给唐羽传音道:“他们果然是不怀好意啊,刚过来就冷嘲热讽,很显然没有把我们看在眼里。不过,我们这么不给他们面子,真的好么?”

“难道人家都已经欺负上门了,咱们还得恭维着他们?”

唐羽嗤笑一声,传音道:“有些人就是贱的,一脸欠揍的模样。狐半仙?这等叛徒加垃圾的人物,何必给他好脸色?如果他不背叛了之前的妖王,现在怎么会站在这里?有些时候尊严比命更重要,这等人就不值得咱们正眼去瞧。

行了,严老,该开始了。这一次我又我的打算,你就不用操心了。这妖族的人不是想跳么?那我就让他们跳个够,一会儿看他们能不能在我面前蹦跶的起来!”

“好!”

严凌郑重的点了点头,直接上了最高台,气沉丹田,笑着说道:“这一次妖族和我们人族将联合举办一场丹、器、阵三道的比试,一来促进我们人妖两族的感情,而来切磋一下两族的技艺,共同进步,为我们人妖两族以后的和平发展创造良好的基础。

话不多说了,下面直接开始炼丹一道年轻一辈的比试。这一次,两族将一同排名,通过评判席的两族顶尖炼丹师共同评判,决出前五名。但凡人族能够达到前五名之中的年轻一辈炼丹师,这一次大比结束之后,都有机会成为神炼圣地的弟子,甚至享受天丹师的指点!同样的,不管是器道还是阵道,都是这样的,只要你们足够优秀,神炼圣地的大门时刻为你们开启。”

“嘶!”

此话一出,在场人族各位年轻炼丹师顿时沸腾了!

他们来参加这一次的人妖大比,不仅仅为了人族的尊严,更主要的是神炼圣地这给出来的好处让他们根本无法拒绝啊。

如果能够进入神炼圣地,那对他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难得的机遇,这辈子注定就高人一等了,而他们的炼丹、炼器亦或是阵法上的造诣在顶级高手的指点下,绝对会突飞猛进的。

只是在人群中,一位如诗如画的女子四处的搜寻着期待中的身影,当看到评判席上的唐羽的时候,顿时喜不自禁,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喜悦。

果然,对方没有骗自己,在神炼圣地,自己真的看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人!

似乎感受到什么,唐羽微微抬起头,惊讶的看着远处蓝白相间衣服的女子,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轻轻地点了点头。

唐羽没想到,苏若凝竟然也来参加这人妖大比了。

看着唐羽的示意,苏若凝心头一喜,俏脸微微红润,心中不断地给自己打气着。

就在这时,严凌笑笑,双手向下压低声音,接着说道:“至于比试的规则很简单。为了公平起见,所有的炼丹炉都是我们同意配备的,也都是一样的。我们不会介意大家使用什么样的方法,什么样的技巧,药材大家可以随意挑选,只要在规定的时间里能够炼制出来高等级高品质的丹药就足以了。

比赛时长,八个小时,现在开始!”

随着严凌一声喝下,所有人尽皆动手,一道道明亮的火焰顿时在炼丹炉中升起。

“你好,我是古青云,听说你是我的对手,很高兴认识你。”

这时,坐在唐羽身边的青衫男子微微一笑,对着唐羽淡淡的说道。

“你很高兴认识我?”

听着这话,唐羽顿时来了兴致:“请问你哪里高兴?”

“额...”

从来没有人这么回答自己的话,被唐羽这么一问,瞪着眼睛,顿时有些语塞。哪里高兴?妈的,我哪里知道我哪里高兴,我就是和你客套一下而已!

“你们妖族的人真虚伪。”

看着对方的样子,唐羽一脸鄙视的说道:“你明明不高兴,你还说什么高兴,你这种行为是不对的。你怎么可以说谎话?你知不知道,你这样骗我会让我的幼小心灵十分受伤的?做人,哦,不作妖就应该诚实。”

“你们人族不都是这么说的么?”古青云嘴角一阵抽搐的说道。

“是啊,我们说很高兴认识你,那确实是高兴啊,嘴上高兴。”

唐羽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们妖族的大军师可是说了,你们妖族心思可是纯净的,你这很显然是受到污染的。不好意思,我不和心思不纯净、还会骗人的妖族说话,这样的人肯定是妖族的渣渣,我为你们妖族感到羞耻,居然让这样的人才参赛。”

“我...我...”

此卷一出,古青云都快要吐血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我不就是和你客套一下么?怎么就出现了我心思不纯洁了?我怎么就羞耻了?

不过之前狐半仙确实说过这话,一时间他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而不远处的狐半仙听着这话,差点儿一头栽到在地。卧了个槽,这小子他娘的就是搞事情啊!这人族,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等滑头的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