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追兵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端木少煌那个人竟然过来了?”

厉勇顿时一惊,道:“怎么可能?他要是出手的话,我们这些人根本就没有一个能够挡得住他的,他怎么没有出手?”

小天微微思忖,说道:“少主,你说他腾出手才会来动我们,那么其中的意思就是他现在腾不出手,有人缠住他了?”

“不错。”

唐羽赞许的看了小天一眼,笑道:“自然有人缠住他了,否则我早就离开了。十大高手之一的存在,现在可不是我们能够对抗的。”

唐羽心中微微一叹,不知道君无梦现在怎么样了。

那家伙一直可是暗中保护自己的,不过他只是十大高手排名第七,而端木少煌排第二,没准真的打不过啊。当然,这不能够怪他不够义气,自己率先逃了,毕竟,就算自己在那也没用啊。

不多时,一道人影飞快的奔了过来,正是君无梦。

此时君无梦面色苍白,呼吸急促,后背上被斩出一道数十厘米长的口子,不断地流淌着鲜血,那一袭白衣已经变成了血衣。

“你怎么这么惨?没打过?”

看着对方,唐羽惊讶的说道。

“怎么可能打得过?”

君无梦狠狠地吐了口气,朝着自己的嘴里灌了一口酒,破口大骂道:“毕竟那家伙排名第二啊,这名次可不是乱排的,论实力,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他?那家伙也不知道抽什么风,竟然来真格的,我也就能够坚持这么长时间了。

要是再这么下去,虽然那家伙也不好受,我恐怕也得被他弄死。”

说到这里,君无梦一阵心悸。

他本来最擅长的就是隐身偷袭和威慑,正面战斗还是差了几分。

“行了,已经够了。”

唐羽笑着说道:“多亏你把那家伙牵制住,我们才能够将整个圣炎城闹个天翻地覆。我就说么,你这隐身能力虽然很强,但是对付同阶高手的话,还是差了点儿。人家已经严阵以待,你动手就会暴露你的位置,遭到对方的反扑。当然,拖延时间还是不错的。

来吧,吃颗天丹压压惊。”

听着这话,君无梦翻了翻白眼,接过唐羽的丹药,直接扔进了嘴里,整个人终于舒服了一些,沉声说道:“咱们还是快走吧,别在这里停留了,那家伙就是个疯子,现在恐怕已经跟着我追过来了,没准用不了多久就能够来到这里。

端木少煌那家伙,本来是个不错的人,可是怎么跟了东域王那个混蛋了。现在倒好,跟着对方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真是给我们十大高手丢人。还说什么东域王是自己妹妹的救命恩人,他不能够忘恩负义。依我看,那没准就是东域王故意算计的端木少煌那个傻子。”

“不用走了,那家伙已经来了。你逃命的时候不把鲜血给止住,让人给跟踪了。”

唐羽眼睛一眯,淡淡的说道:“不过你说的这些东西我倒是很感兴趣,未必不是咱们今天安然离开这里的契机。既然是性情中人,那就好办了。”

“来了?”

此话一出,君无梦一愣,转过头,看着那目光平静的端木少煌,气的牙根都痒痒!

“果然,跟着你,就能够追到这些人,也不枉我故意留你一命,没有杀你。”

端木少煌看了眼君无梦,淡淡的说道。

“你放屁!”

君无梦简直快要气炸了:“小王八蛋,你还想杀我?你以为杀得掉么?老子想要逃,就像你能够发现的了似的。也就你这个傻叉,一根筋,被东域王利用了,还以为自己做的事儿都是对的。”

“君无梦,别以为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我就不杀你了。”

端木少煌冷冷的说道:“我做的事,用不着你来给我评论。况且,这一次,我的目标不是你,而是唐羽。唐羽,我都来到了这里,你还想逃么?”

“逃?我为什么要逃?”

唐羽耸了耸肩,盯着端木少煌,笑道:“我就想问你,我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小云天境,对不起人族的事情了,我还要逃命?”

听着这话,端木少煌微微一堵,沉声说道:“你破坏我们的拍卖会,杀了那么多人,将圣炎城闹得一团糟,难道不应该为你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么?”

“负责?”

唐羽咧嘴一笑,说道:“端木少煌,你活了这么大岁数,还这么天真,真是有些可笑了。小云天境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每一天死亡的人数不计其数,那么你怎么不找出来杀他们的凶手,让他们负责?”

“和我没有关系的事情,我为何要管?”

端木少煌不咸不淡的说道。

“好啊,那说一个和你有关的。”

唐羽轻笑一声,说道:“听说你有个妹妹?那么有人把你妹妹抓了,要杀你妹妹,还把你妹妹当成货物,出售给别人,最后落得个被人奸污,惨死当场,你会怎么做?”

此话一出,端木少煌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煞气:“你最好不要在话语中牵扯到我妹妹,否则别怪我不饶你。”

“说到你妹妹,你生气了?”

唐羽目光也是渐渐变冷:“那东域王让人抓了我女人,被摄魂术控制,变成了拍卖品,你说我生不生气?而且你也看到了,我女人现在还在昏迷,被东域王动了手脚,你觉得我该不该报复?

如果那些人动了你妹妹,把你妹妹这样,你确定不会做出来和我一样的事情?为了自己的女人,为了自己的亲人,就算屠戮天下又何妨?”

端木少煌默然,没有说话。

唐羽冷笑,接着说道:“既然你这么爱你妹妹,想要保护她,那就说明你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那么,你自己看看,圣炎商会拍卖的那些女子,难道她们就没有家人了么?难道她们就该成为货物一样拍卖?

平时当成人偶被人操控,好不容易习得一身本事,最后被买走之后,全部都便宜了那群男人,被抽干精气神而死,难道他们就该死?对此,难道你都视若无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