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四十九章 玩够了吗?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说到做到?”

听着这话,唐羽突然一笑,身上压制下去的真气仿佛洪水一般,瞬间爆发了出来:“我特么就是信一坨屎,也不会信你帝傲天一句话!”

“游龙身法,瞬移!”

一声低喝,唐羽整个人的身形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狡诈的小鬼,就知道你会这样。”

帝傲天眼睛一眯,并没有动手,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嘴角挂着一抹浓郁的嘲弄。他之前一直在警惕,早就预防唐羽这一手了,而这一切的一切,也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只是唐羽真气凝聚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就算是他也是大吃一惊。将自己的真气完全回归丹田,但是却能够瞬间就爆发出来,难道他的真气不走经脉吗?这等速度,实在是太恐怖了!

而与此同时,唐羽却正出现在了那月魂和萧魅的面前,目光之中充满了星星点点的寒冷。

“哈哈,唐羽,你果然使诈吗?但是这可是没有用的。有本事,你将你女人给击杀了啊?但是,你若敢妄动一下,你女人可就没命了!”

看到唐羽的瞬间,月魂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惊讶,而是大笑一声,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掐着萧魅的脖子,放在了自己身体的最前方,完全的抵挡住了唐羽视线,而自己则是藏在了萧魅的身后,满是兴奋和狰狞!

他们设计了太久太久了,就是为了等这一刻。

而唐羽的使诈,唐羽的突然动手,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他们的算计之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失算!

就在这时,唐羽身后突然一道飓风飞过,一道冷漠的声音传到唐羽的耳朵之中,瞬间也就来到了唐羽的面前:“瞬移能力么?早就防着你了,现在这能力用了,看你如何躲我这一剑。断之奥义,斩!”

看着这一幕,那月魂也是咧嘴一笑,直接手掌一松,将前方的萧魅朝着唐羽的面前一推,整个人飞身退去:“唐羽,你不是要这个女的吗?给你,好好地接着吧!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带着你的女人,挡下帝傲天大人的一击,哈哈哈!”

被月魂猛地一推,那萧魅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就要冲进唐羽的怀里。而萧魅的目光之中,带着淡淡的凄婉之意,楚楚可怜的看着唐羽。

此刻,退出去的月魂,嘴角露出一抹残酷的笑容,仿佛计谋得逞一般,眼底深处更是透露着浓浓的快意。

是的,如此场面,无论唐羽怎么做,就算是不死,那也是重伤!而在这里重伤,那就和死没有任何的分别了。

而唐羽一直想要守护住的女人,这就是对方的软肋,而对方也只会因为这个而死!

想起一会儿唐羽的绝望的表情,月魂就感到浑身一阵的舒爽。就连失去胳膊,也没有那么不可接受了。

只要唐羽死掉,那之前的一切的耻辱也都可以得到最基本的洗刷!

此情此景,千钧一发。

就连唐羽身上的唐豆也是感觉到了一阵的惊悚。想要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根本没法说!

如果想要活下来,唐羽只能够自己逃,放弃萧魅,否则唐羽要保护萧魅的话,肯定会受到萧魅被扔过来的冲击力,而导致自己停顿一下,而就是这个停顿,那就会让唐羽无法躲掉帝傲天这一击,最好的都是重伤的结局!到时候,真的就完了。

但是...若是唐羽不保护,她也丝毫不怀疑,帝傲天的这一剑,萧魅必死。

所以,这是一个死结啊。因为,唐羽的性格就在那里放着,她知道,帝傲天更知道,也就给唐羽设下了这个十死无生的圈套!

眼看着面前的情形,唐羽目光之中爆发出来一抹狠厉之色,嘴角更是流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手中如意剑朝着面前的萧魅一挥,直接将萧魅拦腰截断,整个人朝前冲去,直接避开了帝傲天的必杀一击!

“轰!”

一声巨响,帝傲天一剑砸在了地面之上,迸发出来剧烈的爆炸声,将地面直接斩下一道十余米长的巨大沟壑,那地面之上的巅峰灵器材料铺设的材料全部损坏!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看着这一幕,不管是帝傲天、月魂、暗中观察这一幕的诸葛神谕,甚至就是唐豆都懵了!

杀人了?他们看到了什么?唐羽竟然一剑将萧魅给杀了?这怎么可能?这还是唐羽吗?

此刻,唐豆再看唐羽的眼神已经彻底变了。唐羽明明是那种对待自己女人可以不要自己命的人,怎么可能干出来这等残暴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一剑挥下,空中萧魅的躯体也是直接变成了两截,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之上,鲜血飞溅,一双美目死死地盯着唐羽,也是充满了惊恐和难以置信。她未曾想到,唐羽竟然会对她下杀手!

“呼!”

微微的吸了口气,唐羽从储物戒里拿出来了一张纸巾,擦了擦迸溅到脸上的鲜血,面无表情,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转头,一双冷漠的眼睛淡淡的看着帝傲天。

感受到唐羽唐羽的这仿佛猛兽一般的目光,饶是帝傲天也是吓了一跳,心跳在这一刻竟然骤然加速,有了一种本能的畏惧!

一剑就将自己的女人斩为两半,这样的疯子,比起自己更加的狠辣,谁看谁不忌惮?!

“帝傲天,玩够了么?”

唐羽看着帝傲天,嘴角微微一弯,缓缓地说道:“不愧是东域王,你这计谋不错啊,差点儿就让我上当了。如果我没有一点点好的心理素质,如果不是我提前发现了一些破绽才有所准备的话,现在的我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吧?为了杀我,你帝傲天倒是舍得一个手下,真是够狠啊!”

此言一出,帝傲天心头一震,整个人疯狂的倒吸凉气,震惊的看着唐羽,满脸难以置信的说道:“唐羽...你...你竟然发现这是我设计出来的局?!这...这怎么可能?”

“是啊,这萧魅是假的,她是你的人吧?不过,这易容术还真的是强大啊,就连我,都差点儿被你们蒙蔽了过去。”

唐羽脸上挂着风轻云淡的笑容,目光之中却露出一抹煞气:“为了杀我,演出这么一段苦肉计,真是特么的难为你们了啊!居然敢拿我的女人开玩笑,你们好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