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七十六章 习惯了(五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只是最中间的唐羽,随着那一阵阵长矛穿透灵魂的剧痛在自己的身上蔓延,他面不改色,甚至无动于衷。那种感觉,就仿佛攻击的不是他一般。

“原来如此,生死轮回。”

唐羽虽然面色苍白,头上不断地流着冷汗,脸上却流露出淡淡的笑容,心境一片的平和,嘴角微微上扬,自语道:“当初为了领悟生死意境,在那轮回圣地之中,我承受了模拟轮回之中八千年的折磨。在那里,每天我都要被不断地殴打,一天天的过去,生不如死。

但是,最后我还是坚持了下来,让自己的灵魂强度和韧性比起之前强横了数倍。如此攻击和当初的相比,根本就是如出一辙。纵然威力更强,但是我也不是当年的我了。这也就算是模拟出来了灵魂攻击,但我的意志岂是浪得虚名?这样可怜的攻击如何能够让我承受不住?”

说着,唐羽完全无视那些长矛对于自己的灵魂的攻击,竟然在阵法之中盘坐了下来,尽情的去接受那灵魂长矛的洗礼。

生死轮回,那是生命的开始再到生命的消失,这是一个过程,只有承受住这个过程,那才能够真正的得到一个轮回。

那种灵魂的痛楚完全影响不了唐羽,却也让唐羽不断地去领悟生死轮回的真谛,仿佛让自己再一次坠落那模拟轮回之中。

当初在轮回圣地八千年的模拟轮回,奈何唐羽当时并没有真正的领悟轮回意境,得到的有限的很。但是现在却不同,他领悟了生死轮回奥义,更是生死轮回道的雏形,可谓是今非昔比。

“生命轮回之轮是让自己的身体达到一个轮回,轮回之门,是让人的灵魂进行轮回。”

唐羽自言自语:“通过轮回奥义,这被攻击损伤的灵魂其实也可以像人体的细胞一般,将死亡的细胞代谢,通过分裂新生的细胞去取代死亡的细胞,这就变成了一个轮回。

那将自己的灵魂意识好好地守住,不被损伤,就算其他灵魂受到再多的创伤,那也只是疼痛,却无法伤及我的根本。至于那种所谓非人的疼痛...我已经习惯了。”

骤然间,唐羽突然睁开眼睛,那双目之中生死阴阳眼的黑白之芒瞬间贯穿整个天地。缓缓地站起,唐羽那并不厚实的背影在这一刻却显得如此的高大。

甚至...在天空之中那无数攻击灵魂的毁灭性长矛的攻击下,都不能够让唐羽再皱一次眉头!

“这...这位大人...难道是怪物吗?”

看着这一幕,纸鸢面色骇然,满脸敬畏的看着唐羽,不断地倒吸凉气,再看唐羽,就像看着神明。

在这等攻击下,如果是他们,一道攻击,就足以让他们半残,但是对方呢?无动于衷,是的,那就是真正的无动于衷!

那灵魂长矛的攻击贯穿灵魂是多么的痛苦,他们不敢想象,但是...最起码你也得有点儿疼痛的表情吧?但是...对方就好像是傀儡一般,完全没有疼痛的感觉,在如此攻击下,就仿佛是吃饭喝水一般,平常至极。

一个正常的人,达到了这种无视疼痛的程度,那是多么的恐怖啊。

就在这一刻,天空之中再一次凝聚出来数百根的长矛,只是这一次的长矛有着近半都是完全如同实质,根本就不是那种攻击魂力的。最主要的是,那上面竟然携带着浓郁的死亡之力!

“这...大人,小心,这是攻击肉身的,不是攻击魂力的!”

见此攻击,道风吟急忙喊道,惊惧到了极点。

攻击灵魂,可以靠意志力,但是攻击肉体,那该怎么办?要是被攻击到身体的要害,那真的就直接死掉了!

而且,这长矛的攻击仿佛穿越了空间,每一道攻击他们甚至都看不清,这到底该怎么躲?

不用道风吟提醒,唐羽也看到了空中的那实质性的攻击,双目之中充斥着淡漠,竟然完全闭上了眼睛,根本就不看周围有多少攻击。

片刻的时间,那数以百计的长矛瞬间发动,一时间,犹如万箭齐发,直接给予唐羽灵魂和肉体的双重攻击,速度之快,根本避无可避!

“噗噗噗!”

一声声仿佛刀子入肉的声音,唐羽身上不断地被那长矛贯穿,一道道血洞从唐羽身上显现出来,鲜血不断地飚射。

仅仅片刻的时间,唐羽浑身浴血,除了脑袋,身体其他部位都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大人!”

道风吟和纸鸢一声惊呼,惊恐到了极点。这么多最恐怖的攻击完全爆发在了一起,全部都攻击到了唐羽的身上,这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扛不住啊。

如果唐羽真的死在这里了,那真的就是糟糕透了!

早知如此,他们说什么也绝对不能够让唐羽踏入这阵法最中央半步啊。

“身体和灵魂的双重攻击么?”

就在这时,唐羽突然一笑,轻轻的说道:“还真的有点儿疼啊。不过,已经习惯了,那就无所谓了。生死的力量,看起来这里真的是藏着了不得的宝贝啊。”

“好强!”

当看到唐羽竟然还有心思说出来这样的话语,道风吟和纸鸢已经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有的就是纯粹的敬畏!

是的,他们仔细观察后,终于震惊的发现,唐羽身上那些长矛扎出来的血洞,竟然不致命。

可以说,对方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将所有的攻击都躲开了,虽然没有完全躲掉,但是都让攻击偏移了正常的轨道,竟然没有一根刺到他的心脏要害部位,简直亮瞎了他们的眼睛!

只是,他们看到唐羽身上那数以百计的血洞,他们就感觉到头皮发麻,唐羽当事人怎么一点儿表情都没有?难道对方真的不疼吗?

唐羽没有管身上的血洞,只是随便朝着嘴里塞了一颗丹药,缓缓地朝着那整个阵法的最中央的位置走了去,目光盯着中间那颗巨大的圆珠子,嘴里淡淡的念叨着:“我知道,这不是阵法本身的攻击,而是你弄出来的。只是,我不清楚你是个什么东西,而你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恐惧么?你在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