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三十五章 我看看你是不是这么耿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么说的话,唐睿确实是做了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更做出来了有辱唐家尊严的事情,是不是?而他做的那些事情,你都知道,作为一个高手,更作为唐家人,明知道那是错的,你还帮着他,还给他隐瞒,是不是这个样子?”

唐羽声音冰冷,一字一句的说道。只是那声音之中携带着大量的寒气,让人不寒而栗。

“是...是...”

黄川一激灵,根本丝毫的隐瞒的意思都没有,在这等恐怖的气势之下,他连说话和思考都变得异常的困难,还怎么可能隐瞒的了?

“啪!”

听着这一番话,唐羽猛地一耳光就朝着那黄川的脸上扇了过去,冷酷的说道:“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居然还大言不惭的在我面前说是?明知道那唐睿做的一切是错的,难道你就不知道阻止他?就眼睁睁的他一错再错?他是小孩子,难道你也是小孩子,四五六都不懂?”

“我...我...唐...唐睿少...唐睿他是唐家的老爷子的干孙子,在唐家地位极高,我就是一个保镖,这和我说什么关系?上面吩咐什么,我自然也就做什么,这...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黄川只感觉到自己一张老脸红肿一片,看着唐羽,支支吾吾的说道,心中满是委屈和惊恐。

是的,这特么都是唐睿做的,关自己什么事情?

“你还敢还嘴?”

唐羽反手又是一耳光抽了过去:“既然上面吩咐你做什么,你连对错都不分,就去做,那上面让你去死,你特么怎么不死?要是他们让你自杀,你自杀一个给我看看啊,我看看你是不是这么耿直。”

“我...”

此话一出,黄川脸色煞白,心中堵的厉害,一句都说不出来。这样的话语,让自己如何反驳?根本就反驳不了!

只是那脸庞火辣辣的的疼痛,让他憋屈到了极点。他自己在这个世界之中好歹也是牛逼的人物,但是在对方的手里,对方压根就没将自己当人看!

“你什么你?你还有理了?”

唐羽目光盯着黄川,冷冷的说道:“作为唐家人,你效忠的,不是唐家的那些所谓的弟子,而是唐家的最高领导者,是要为唐家整个家族着想。而一个只会执行命令的人,那就只是傀儡,只是垃圾而已,唐家要你何用?难道让你当摆设?留着看?

至于效忠唐家,你就是这么效忠的?你这也配得上叫做效忠?作为唐家的人,有人做错了事情,你需要怎么做?难道是助纣为虐,难道是看着他一步步的堕落,你置之不理?你要做的,是通报上面的人,而不是替对方隐瞒,你连这点儿小事儿都做不好,我要你何用?而现在你还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说着不管你的事儿,你真是好大的勇气,你真的是好大的魄力啊!”

“我...我怎么做关你什么事情?我们唐家的事情,你一个外人来插什么手?”

被唐羽连续的耳光抽打,黄川更是怒不可遏,终于彻底的爆发了出来,歇斯底里的吼道。

“外人?哈哈哈,你居然说我是外人?”

唐羽大笑一声,猖狂笑道:“我第一次知道,我在唐家,居然算得上是外人了。怎么,是谁将我给驱逐出了唐家?是你?还是我爷爷?还是我父亲?下三滥的狗东西,你不知好歹也就罢了,还在这里嚼舌根子,谁给你这个脸了!

而身为唐家人,你连唐家有谁,连唐家的成员你都不认得,只知道那个所谓的唐睿,救你这样的渣渣,留着你真的是有辱我们唐家的门楣!”

说着,唐羽又是一巴掌,直接将那黄川给扇飞了到了五十米开外,一张老脸肿的像馒头一般,根本就分辨不出来人形了。

只是听着这一番话,那黄川心头狂震,越看这唐羽越眼熟,心中顿时有着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突然间,黄川想到了什么,顿时眼珠子瞪得老大,浑身不断地哆嗦着,冷汗淋漓,看着唐羽,惊恐的说道:“你...你...你是...你是唐羽...唐羽大人?!”

此话一出,包子铺的老板也是瞳孔一缩,满是骇然的盯着唐羽,越看越眼熟。是的,他也觉得这就是唐羽了!

是的,唐羽一般不出现公众的面前,而之前唐羽唯一一次出现在公众的面前,那就是针对夏国政界的那些人,那是现场直播的。

但是毕竟是龙云偷偷播出去的,摄像头比较隐蔽,所以众人大体上只能够看到唐羽的大概样子,却不是十分清晰。

所以,唐羽长得什么样子,一直就是一个诺大的谜团。

而现在,面前这位和之前的那道影子确实很像,但是只是这头发还有身上的那种气势却有些变化,让他们一时间根本就没有看出来。

但是,若这真的是传说中的那等人物的话,那一切的问题都将解决了,绝对是那唐睿的末日,对方再怎么蹦跶也蹦跶不出来这一位的手心。

要知道,唐家为什么这么厉害,那只是因为唐羽大人一个人的原因!

“哦,你终于是认出来我了啊。”

唐羽淡漠的看着黄川,说道:“听你的话,事情的大概我也知道了,看起来不是空穴来风啊。那唐睿,还真的就是那副臭德行,也就不存在冤枉他的事情了。唐睿现在在哪里,带我过去,我很想见识一下,是谁给他的胆子,无视我的规定,干出来这样的事情。”

“咕咚。”

听着这话,深深地咽了口唾沫,双腿都在颤抖,刚要站起来,那发软的双腿直接就倒了下去,惊恐到了极致。

特么的,自己做了什么?自己这到底做了什么?自己居然对他们唐家的这位牛逼的人物出手?在这个世界的主宰级别的存在面前叫嚣?自己哪里来的勇气?

难怪,难怪自己的攻击没有一丝一毫的作用,就对方那等仿佛神明一般的实力,吹口气就能够灭杀自己,自己居然还对对方出手了?特么的...自己现在能够活着,能够喘气,他都觉得这是一种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