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四十章 谁敢?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噗通!”

此话一出,那唐睿顿时双腿发软,差点儿就要跪倒在地。

只是他坚持住了,极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低着脑袋,根本就不敢再去看唐羽一眼,强行控制自己的恐惧,组织语言说道:“唐羽大人,我怎么可能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这是冤枉啊,您不能够听信外界的一些谣言,就认定我确实看出来了那种事情。

作为唐家的一份子,我一直严于律己,不仅要为唐家着想,更不能够丢掉唐家的尊严,而就是抱着这样有一心为唐家的心情,却一直遭受到别人的猜忌,我也感觉到十分受伤。”

说到这里,唐睿带着义正言辞,带着痛心,却还有着那种顶天立地的傲骨,让所有人都觉得对方受了天大的委屈。

“小羽,事情是不是弄错了?睿儿真的是一个好孩子,也是我们看着一步步成长起来,他到底好不好爷爷会不知道么?”

唐振华看着唐羽,询问道。

如果是别人说的这话,唐振华绝对就要发火了,但是这是唐羽说的,却让他不得不慎重考虑,却依旧保持怀疑态度。

“所以啊,这个唐睿还是很有本事的,能够将你们瞒的这么好,将自己的美好一面都展现在了你们的面前,私下做着那些肮脏的勾当,在你们眼里也只是那种完美的孩子。”

唐羽淡淡的说道:“唐睿,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么?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耍这种小聪明,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如果你刚才直接认错,我或许还会念在事情影响尚未出去的份儿上,我饶你一次,但是现在却没有必要了。”

听着唐羽这一番话,唐睿顿时面色煞白:“唐羽大人,我不服,别人诬陷我也就罢了,我行的端做得正,不和他们一般见识,但是居然连您都不相信我,这还让我如此待在唐家?这不是欺负人么?纵然您是唐家的神一般的人物,难道神就不会出错么?

您就是听信了外界不知谁说的片面之词就如此针对于我,我不服!”

“片面之词么?”

唐羽轻笑一声:“我真的很佩服你的勇气,你居然有本事在我面前耍这种心机,好啊,既然你要证据,我就给你证据,我就好好地扒扒你是多么的一无是处,你是多么的垃圾。黄川,出来吧,当着家族所有人的面,将唐睿交代给你的事情都说说。还有你看到的,听到的,都说说,也让大家开开眼界。”

随着唐羽的话音刚落,只见那战战兢兢的黄川则是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双腿不断地哆嗦着,抬头偷偷看了那唐睿一眼。

当看到黄川,唐睿顿时一激灵,惊恐异常。

他万万没想到,黄川居然在唐羽的手里了!自己不是将黄川派出去了么?难道说...难道说唐老八传来的讯息招惹的人就是这个唐羽?这位神一般的人物?这特么到底是什么狗屎运气,让自己赶上了这样残酷的事情?

“黄川么?你是主要保护唐睿的护卫吧?你说说,唐睿究竟干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了?”

唐振华面色微沉,沉声说道。

“这...这说来话长,有些多...”

黄川敬畏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唐羽,顿时有了胆气,无视唐睿警告的眼神,咬牙说道:“那唐睿根本就丝毫没有所谓的商业天赋,这些都是骗你们的。他做的事情倒是十分老道,让下面的人去控制那些地痞流氓,打着唐羽大人和唐家的旗号去收保护费。

虽然每一家收的不算太多,但是夏国的帝都以及周围几个省份城市他都收,而他们害怕唐家的力量,敢怒不敢言,每一天的收益都有着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这是唐睿赚取的钱的主要来源之一。”

“什么受保护费?这好大的胆子,咱们唐家,整个夏国最顶级的家族,家族之中竟然还有人去受保护费,去压榨百姓?”

唐睦满脸震惊,难以置信的说道:“这些都是唐睿做的?怎么可能?堂堂唐家子弟,享受无上的荣耀,居然还用得着像地痞流氓一样干出来这等不要脸的事情?而且还靠收保护费,每天都收几十万,上百万?这得收多少家的?”

“荒谬,胡说八道。黄川,你不要诬陷我!”

唐睿厉声喝道:“我身为唐家的公子,用得着做那样的事情么?唐羽大人,我敬重你,但是你没有必要使用这样的手段,来污蔑我。您要是看我不顺眼,不想让我当家主,那就直说,用这样的手段,您不觉得下作吗?”

“下作,你也知道什么叫做下作?”

唐羽淡淡的看着唐睿,就像看着小孩子一样:“以退为进,不错的方法,会让人产生同情。但是你找错了对手,用错了地方。在我面前,腻着只是小孩子的把戏而已。我对夏国国主没有兴趣,我对整个世界的主宰同样没有兴趣。

那么,你觉得我对着唐家的家主有什么兴趣么?如果我真的管理唐家,你从一开始也都没有任何机会河资格进入唐家的这个府邸,我看你一眼,就知道你是什么德行的人。我要杀你,我要对付你,只要一个念头就够了,不需要任何的理由,也没有任何人敢指责我。可惜,你没有自知之明,连说话都这么愚蠢。”

听着唐羽这一番话,唐睿顿时心头狂震,脸色巨变。他本来还在沾沾自喜自己说的话,但是对方这一句话,就让他看清了现实,心中拔凉拔凉的。是的,自己太愚蠢了。对方那等人物,和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格局的,要杀自己直接杀就好了,用得着这么拐弯抹角么?

至于别人指责?那真的是笑话,谁敢?谁敢?

“黄川,继续说吧。”

唐羽随手从储物戒里拿出来了一把椅子,坐在了上面,道:“唐睿,作为唐家人最基本的素养,那就是别人在说话的时候,你安静的听着就好了,不要插嘴。如果让我再听到你打断黄川的话,你就和你旁边的椅子一样了。”

说着,唐羽就那么轻描淡写的看了黄川身边空荡荡的椅子一眼,那椅子凭空就炸成了粉末,甚至连木屑都看不到,彻底的消失在饿了众人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