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四十二章 唐羽发火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此话一出,石破天惊。

唐睿难以置信的看着黄川手中的录音笔,脸上在这一刻毫无血色。

随着黄川将那录音笔打开,里面传来那熟悉的声音,还有着唐睿的那些交代之中,唐睿顿时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了地面之上,双目无光,已经充满了绝望,这证据确凿,任自己再怎么说,也无济于事了!

当录音听完,整个唐家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目光死死地盯着那唐睿,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这小子,实在是太不是人了!他们怎么也就想不通,对方竟然会干出来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实在是唐家的耻辱。

尤其对方说的那话,在场所有人都恨不得想要抽他。尤其是唐可,俏脸绯红,写满了羞愤!

“啪!”

就在这时,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只见那唐睿直接被一个巨大的耳光打在了脸上,直接倒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之上,将墙壁砸出来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看着这一幕,唐家所有人顿时心头狂震,艰难的转过头,只感觉到一道恐怖的气势压制在了所有人的身上,让他们有一种站不住,快要跪下来的感觉。

当转过头,众人便看到了唐羽那怒不可遏的面孔,还有着眼神之中那浓郁的杀机。是的,此时的唐羽怒了,是真的怒了!

“该死的小畜生,唐家收养你,是你的福气,你居然还有着这么恶毒的想法,做着有损唐家威名的事情,还想染指我妹妹?特么的,你这个畜生不如的垃圾,养条狗,还知道感恩图报,而你呢?你知道什么叫做感恩吗?啊?”

唐羽身上煞气迸现,根本就不去压制,伸手又是一抓,手上顿时大量的吸力爆发出来,将那唐睿直接给吸了过来,仿佛小鸡仔一般抓在了手心之中,另一只手又是一耳光扇了过去:“特么的,垃圾,哑巴了?刚才你嘴巴在那里给我叭叭的,那个能说,现在你再给我说一个,你再给我解释一个我看看,你特么倒是说啊!”

眼看着此时暴怒的唐羽,所有人连一句话都不敢说了,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很多人第一次真正的这么近距离的看到唐羽,在这唐羽的威势之下,他们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改怎么说话,就连嘴巴都是僵硬的!

恐怖,这个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对方发起火来,那仿佛就像是天神降临一般,那种恐怖根本就无法形容,任何人在对方的面前,都只能够仰望,根本就没有任何说话的资格。

“唐...唐羽大人,我错了,我真的是错了,我...我不该打您妹妹的主意的,我是畜生,我不是人。求求您,您就放过我吧,我发誓,我会改,我以后什么都会改,只求您能够放过我一条生路啊。”

唐睿面色惊恐,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小聪明,更不去解释什么了,这个时候,证据确凿,还能够解释什么?

别的他不敢去想,他就想活着,只要能够活着,那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享受了这么长时间的好日子,被人敬仰,他还远远没有活够,他还不想死。

“啪!”

唐羽又是一耳光抽了过去:“你还有脸在我面前求饶?你刚才不是说自己多么的冤枉,多么的无辜么?你特么再给我无辜一个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垃圾,扶不起的狗屎,我们唐家要你这样的废物有什么用?难道留着让别人诟病?

怎么?你就是打可儿的主意错了?你特么其他的都没有错?谁特么给你这个勇气,谁特么给你这个权利,让你去仗着唐家的名头去干这事儿的?我当年说没有说过,给没有给唐家立下规矩?商业比拼考核,必须要靠自己的能力,谁特么让你用唐家的名头了?用唐家的名头弄来的东西,那是你的能力?就算是唐家的一条狗,出去汪汪叫几声,别人也得仰头看他,也得给他好吃的,你算个什么东西?”

几巴掌下去,唐睿已经完全北塘与打蒙了,嘴里不断地吐着鲜血,一嘴的牙齿已经完全被打飞了出去,就连说话都呜呜不清晰。

“我...我是垃圾,我真的错了,求求您放过我啊。”

唐睿痛哭流涕,朝着唐振华看去,哀求道:“爷爷,爷爷,您最宠爱我,您替我说说话啊,只要放过我,以后我一定改,我一定改掉自己身上的这些毛病,重新做人,再也不出去招惹是非了。虽然...虽然我做了不少的错事,但是却也没有酿成大错,毕竟,我也是您的孙子啊,您就饶过我吧!”

“这...小羽...”

看着唐睿这番模样,唐振华和唐振北也是于心不忍。尤其是唐振北,他更是心中纠结的要死。本来自己是好心,但是没想到是办了坏事,天能知道这唐睿能够干出来这么缺德的事情啊!

“啪!”

唐振华刚要和唐羽说什么,唐羽却又是一巴掌朝着唐睿抽了过去:“行啊,你居然还会搬我爷爷来压我了,怎么着?你是不是觉得我爷爷帮你说话,你今天就能够没有事儿了,是不是?我告诉你,哪怕今天是天王老子来了,你做错了事情,你也得给我付出代价,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

我生平恨得事情有很多。老爷子认你为干孙子,培养你,你不知感激,反倒是搞我们唐家的人,这是没有感恩之心,这是对唐家不忠;老爷子年纪这么大,你还干出来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让老爷子担心,这是不孝。我们所有人从一开始就是百姓,我们也不高人一等,而你连老百姓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你都要剥削,这是不仁;黄川忠心为你做事,甚至隐瞒着唐家,而你却过河拆桥,这是不义。就你这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连一点儿感恩之心都没有的白眼狼、狗东西,我留你有何用?难道等以后再去祸害别人吗?做错了事情就要承担,其他事情你做了,我尚且可以饶你一命,但是你敢打可儿的主意?那就得死!”

“不,不,爷爷,救我,我还不想死,我不想死。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饶过我,求您,饶过我吧!我改,我以后一定改!”

看着唐羽身上那浓郁的杀机,唐睿惊恐到了极致,急忙喊道。

“垃圾,聒噪!”

然而唐羽根本就不给他任何的机会,手中气劲猛地爆发,直接将那唐睿的脖子拧断,死的不能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