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百三十八章 表演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听到这里,宁御风瞳孔骤然一缩,再看着唐羽,那种杀机再也控制不住。

这小子...虽然只是猜测,但是却将他做的事情猜的八九不离十了,这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分析能力?

“你不用说话,也不用不承认,看着你的表情,我就知道,我说的这些东西,其中肯定有着不少都是对的。虽然细节我不知道,但是宁天誉肯定是被你杀了,这毋庸置疑。”

唐羽一字一句的说道。

“好你个小畜生,你真是了不得了,居然什么都能够猜得到!”

宁御风狠狠地吸了口气,将身上的杀气压了下去,突然一笑,淡淡的说道:“你说的没有错,宁天誉本来就不是我亲生儿子。宁天誉乃是我寻遍千山万水,才找到的那神火部的遗脉。

开启神火部的宝藏,不仅仅要那个钥匙,更重要的是神火部的遗脉,没有这等血脉的人,是无法真正开启的。所以,我才将他培养成人,要不我收养他做什么?难道我闹着玩么?在这个世界上,唯有强者才可以生存,没有任何价值的人,是不值得利用的。”

“哎呀,你居然不要脸的承认了?”

唐羽眨眨眼睛,佩服的说道:“自己做出来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居然还这么坦然的说出来,你可真厉害啊。”

“哈哈,唐羽,有什么不能说的?强者,难道是与生俱来的吗?”

宁御风大笑道:“那都是踏过累累白骨,不知道杀过多少人,经历了地狱般的磨砺才出现的最强者。在这个世界,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使用什么手段都不过分。因为你不够强,那就极有可能死。

所以,我做这些也没有什么错,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强者,做事就要不择手段,唐羽,你恰恰会因为儿女私情优柔寡断,这就是你的最大弱点。”

“没办法,人和人的追求不一样。”

唐羽淡淡一笑:“我若是活着像你一样,就剩下了单独一个人,那么天下无敌又怎么样?有意思么?”

“哼,废话少说!”

宁御风冷冷的说道:“唐羽,我再说一遍,你将宁天涯的尸体给我交回来,我可以让你们这些人安全的离开这里,否则...你们今天所有人都要死!”

“啧啧,终于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了,说了这么多,还是要宁天涯的尸体。”

唐羽笑着说道:“你要吸收宁天涯的血脉,这可不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啊。还要给自己换血,啧啧...这种换血秘术,难道你也掌握了?”

“唐羽,不用在这里旁敲侧击。”

宁御风嘴里吐着寒气,身上那仿佛透明的火焰冉冉升起:“我培养了宁天涯这么多年,你想要在我手中将这剑神之体夺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本来我只是想要借此机会试验他的剑神之体是否大成了,但是却没想到会发生这些事情。

剑神之体,配合神火部的无形心炎,融合了这两者,即可前途无限,甚至达到道的存在,这是我数千年心血,你觉得今天你不留下那宁天涯的话,我会放你走吗?”

“我压根也没想走啊。”

唐羽咧嘴一笑:“你猜...我和你说这些废话的目的是什么?宁御风...你的反应好像有点儿迟钝啊。我可不是喜欢说那种一点儿用都没有话的人,尤其在这个时候。如果我不是为了让这个傻子看清现实,让你亲自将真相说出来话的话,我用得着这么费劲么?”

“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宁御风心中一咯噔,沉声说道。在这一刻,心中有了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很简单啊,因为我只是故意引诱你说出来这些话...让你的宝贝儿子听听啊。否则,他被蒙在鼓里,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唐羽笑嘻嘻的说道:“简而言之...你儿子宁天涯当然没死了啊。”

说着,唐羽将宁御风放下,数道生之法则的针朝着宁天涯身上扎了过去,但听宁天涯闷哼一声,竟然幽幽地醒了过来!

眼看着这一幕,宁御风等人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这宁天涯被唐羽击杀了,现在反倒是活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你下手倒是真的特别狠,你把我脑袋弄了几个窟窿,你知不知道很疼。”

宁天涯满脸哀怨的看着唐羽,抱怨道。

“这东西嘛,嘿嘿,咱们演戏总得演的逼真一些嘛?要不,怎么能够骗得过那个老狐狸?而且,我若是不这样做的话,想要将他在你脑袋之中弄得那东西给封印掉,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毕竟,那可是神识之火,虽然我也有,但是...他这个家伙可是掌控了神火部的宝藏啊。”

唐羽咧嘴一笑,说道:“之前...你还不信我,现在怎么样?他亲口说了,你应该是相信了吧?我就说么,那家伙不是个好东西。”

“演戏?”

听着这话,在场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懵逼,这特么一切都是唐羽的演戏?这么一瞬间,唐羽连陈冲他们都蒙骗过去了。就算是他们,也以为唐羽真的将这宁天涯给击杀了。

结果,竟然是这样?

唐羽之前已经知道了宁御风和宁天涯的关系,所以故意弄出来这一出,让宁天涯看清楚宁御风的脸孔?这玩的,未免也太阴险了吧?

“这小子...”

看着这一场景,小庄也是心头狂震,他万万没想到唐羽会玩出来这一出啊。如此一来,他都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

他就感觉,唐羽的思维根本和自己就不在同一水平线上。

“你...这...你不是使用符印来抽取宁天涯的血脉了么?为什么,我明明看到你在抽取他的血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宁御风狠狠地吸了口气,颤抖的说道。

“那个啊...”

唐羽咧嘴一笑:“我说,你傻叉么?抽取血脉这事儿,你觉得是符印能够做得到的?血脉之力,是寄宿在血液之中的力量,我连血液都没有抽出来,怎么可能抽走他的血脉之力?我那符印,只是掩盖了他体内的血脉之力,同时营造我在吸取力量的这一场景而已。当然,符印之中有我的医疗帝气,还能够滋润他的经脉和身体,仅此而已。

为了让你说出来真相,我可是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现在你看明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