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三十二章 说谎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听着唐羽的话,陈冲等人也是心头猛地一震。

是的,若是那大元帅已经联合了其他的势力的话,按道理说实力应该是绝对碾压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并非这样。

而来攻击他们的这些存在,也无非只是一些仙尊之下的高手而已。看似很强,但是对于他们的威胁却真的不高。

而虽然也有仙尊级高手过来,但是唯一的以为仙尊也无非是仙尊一重的存在而已,实力有限的很。而且,对方竟然没有正面出手,反而选择偷袭,这么一来,倒是真的能够看得出来,牛鬼那一边的情况看似危机,但是却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如此一想,陈冲却是心下一安。他就怕牛鬼出事,但是现在看起来,还并不算太严重。

“天真,真是天真的可笑!”

听着唐羽的话,那仙尊级高手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还真以为就只有我们这些高手来阻挡你们吗?我们只是一部分而已,而这里设置了数个关卡,你们这才仅仅过了第一个而已,你们得意什么?”

“什么?数个关卡?”

陈冲瞳孔一缩,直接来到了唐羽的身边,盯着那仙尊级的高手冷冷的说道;“你将这数个关卡都在哪里,里面的高手都有多少,分别都是什么实力的快快说出来,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若是我说出来的话,你还会放过我吗?”

仙尊级高手嘴角露出一抹轻蔑。

“你!”

陈冲一怒,就要拔剑。他的小暴脾气可是有些控制不住。现在情况本来就紧急,他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不用对他动手了,没有意义。而且,和他生气,是最愚蠢的行为。”

唐羽拦住陈冲,淡淡的说道:“这家伙,刚才无非是在说谎话而已,不要将他的话当真,否则就上当了。”

“什么?说谎?”

陈冲一愣,惊愕的看着唐羽。

而此时,那仙尊级高手眼底深处显然闪现出一抹愕然,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唐羽:“你说我说谎?你有什么证据说我说谎?”

“有些时候,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是很好的证据。”

唐羽不急不缓的说道;“既然要对付我们,按道理说,越隐秘就是越好的。只要你不说出来前面还有埋伏,那么我们应该会微微放松警惕,如此一来,后面的高手得手的几率也就能更大一些了。

但是你肆无忌惮的将这样的事情说出来了,无疑就只是想要让我们注意到这一点,提起我们的兴趣,给你留下来活下去的筹码。”

此话一出,那仙尊级高手顿时心头狂震,呼吸急促,满脸的难以置信。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我的另一种猜测,应该是你想要误导我们,让我们这一路上提心吊胆,让我们不舒服。”

唐羽根本就不管对方的想法,只是自顾自接着说道:“不过,很可惜,你这话语之中漏洞百出。若是有高手的话,那么为什么不和你们一起出来,反倒是弄很多的关卡?弄很多的关卡的想法,只能够是知道你们这里必败。与其这样,是让你们来拖延时间吗?若只是拖延时间的话,你们应该是游击战,而不会和我们死磕,把自己弄得半死,困住我们不应该是最佳的选择吗?

团战无敌的阵容,偏要分开作战,一个个去送死,但凡是领导者,都做不出来这等傻叉的事情吧?所以,这不是谎言,又是什么?当然,不排除你有意的在骗我,但是以你这个智商的话,应该骗不到我的。”

“噗通!”

此话一出,那仙尊级高手嘴角双腿不断的抽搐,再一次倒在了地面之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这一刻,他终于感知到了面前这一位男子是多么的恐怖。自己这些小心思,在人家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草!原来如此,妈的,这傻叉居然还敢骗我?”

听着这话,陈冲顿时恍然大悟,二话不说,一脚朝着那仙尊级高手的身上踹了过去,将对方给踹出去了数百米开外:“还真是有脑子啊,差点儿就被这货给骗了。若是一路上警惕异常,放慢速度前进的话,这要耽搁多少的时间?”

想到这里,陈冲心中就一肚子火。

都说妖族的存在比较耿直,现在看起来,特么的这哪里耿直了?一个个也是奸诈的不得了。

眼看着仙尊级高手也是被击败,剩下的神灵星的诸位妖族高手也是直接丧失了战斗的信心,面色恐惧,疯狂的后退,开始逃窜出去。

他们是来抵挡陈冲的,可不是来送命的。

“这群垃圾,居然还想跑?”

陈冲看着这一幕,眼底深处也是露出了浓郁的杀机。

“算了。”

唐羽摇了摇头:“没有必要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他们无非也只是听从命令行事而已,根本就不算什么。要发火的对象,也应该是指使他们的家伙。”

“说的也是,留他们一条狗命。”

陈冲点了点头:“既然这样的话,那前面真的就没有埋伏了吗?”

“有,一定有。”

唐羽一字一句的说道:“若是没有,那才出鬼了。而且,那家伙之前的话语,虽然有谎话,但是却也有真的。不得不承认,幕后的主使很厉害,算计也很强。故意利用我的智慧,让我自己陷入自己的算计之中。”

“这...这是什么意思?”

厉勇微微迷惘,道:“少主,这话和你之前说的有矛盾啊。”

“前面或许没有了妖族的高手的堵截,但是却不代表没有其他的存在对我们出手。”

唐羽淡淡的说道:“我说了,他们的算计很厉害。故意使用这样的招式,让我觉得前面再无堵截,如此一来的话,我们警惕必然降低,到时候对我们出手,也事半功倍。”

“这么算计的话,前提是必须知道那个家伙会被抓。”

罗曼一字一句的说道:“而且,还知道你一定能够分析出来那个家伙在说谎,这样才能够让你上当。当然,以你的智慧,肯定会发现。但是,如此一来的话,只能够证明一件事,指使者绝对很了解你!那么,这到底是谁?”

“不知道,但是我们往前走走不就知道了吗?”

唐羽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我也想要看看,这些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