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二百零九章 梦游出大事儿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听到这话,陈冲也是微微沉默:“我这就去看看琛儿,希望她能够撑住。不过,老大,这也不是你的过错,不需要太过埋怨自己。

在那种情况下,需要有人站出来。我想,他们做的也没有错,他们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更何况,他们现在陨落,也不代表他们彻底死亡。毕竟,你掌控了生死轮回道,当你达到道尊之时,便可以将他们进行生死轮回,他们只要成长起来,只要再一次恢复记忆,他们还是原来的他们,不是吗?”

唐羽坐在椅子上,看着天花板,并没有接话,也不知道唐羽在想些什么。

看到这一幕,陈冲也是微微一叹,朝着外面走去。

有些时候,死人看似很悲伤,但是活着的人,带着死去人的遗愿,带着死去的人的希望,活的更加的艰难。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羽起身,拖着自己疲惫的身躯,来到了颜墨竹的房间。

此时颜墨竹坐在床前,目光怔怔的看着窗外。

桌子上花瓶之中的花朵已经枯萎,窗外的微风拂面而来,将那叶子吹落在了桌面之上。

轻轻的推开门,唐羽走到了颜墨竹的身边,小声的说道:“如果难过的话,那就哭出来吧,我可以借给你一个肩膀。”

“难过么?”

颜墨竹目光看着窗外,喃喃的说道:“我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样的感觉。记得当初的时候,我很厌烦我的父亲,他总是约束着我,而且我哥哥的陨落,他生生将我哥哥的一切都压在了我的身上,让我活成了我哥哥该活的样子。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还有些恨他。这么多年,我真的已经疲惫了,我只是我,我不想活成谁的样子。而后来,遇到了你,他对我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再也没有胁迫过我做任何的事情,而且我也成功的恢复了现在的女儿身的装束。我本来才对他有些改观,他居然就这么死了。难道,他是想要用死亡来换取我对他印象的改观么?”

“作为一位道尊,没有那么容易死掉的。”

唐羽沉默了片刻,认真的说道:“待我成就道尊,我会尽一切的力量,将他们的灵魂进行转世,从而让他们获得新生。虽然这个时间可能要很久,但是你要相信,你父亲总有一天会回来,会在这里看着你,会和你说着话,会亲口在你面前,征求你的原谅。”

“那需要多久?万年么?还是十万年?亦或者百万年?”

颜墨竹将脑袋轻轻的靠在了坐在旁边的唐羽的身上,道:“若是可以选择的话,我真的希望回到小时候,那个时候无忧无虑,什么也不用想,真的很好。毕竟那个时候,父亲还是很疼我的....”

当说到这里,颜墨竹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呜呜’的哭泣了起来,随着时间得到推移,声音越来越大,哭的是撕心裂肺。

“你说,这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他活着的时候,我都不想和他说一句话,但是他死了,死了之后我却会难过,我也不想哭,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颜墨竹痛哭道。

“因为亲情。哪怕再怎么样,他也是你的父亲,而父亲对于子女的爱是深沉的,是不会表达出来,却时刻都在。”

唐羽搂着颜墨竹颤抖的娇躯,道:“哭吧,哭完了,或许你就会好一些了。”

唐羽能够做的,就只有这么多。裂天道尊陨落,那么自己就必须要照顾好裂天道尊的唯一女儿。

不知道过了多久,颜墨竹昏睡了过去。

唐羽轻轻的将其抱在了床上,自己则是盘坐在了地面之上进行打坐,恢复着自己身体之中的能量。

只是唐羽也太累了,最终却已经昏睡了过去...

时间飞逝,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礼拜的时间。

而唐羽,再一次醒来,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精神抖擞!

静静的感受着自己的实力,唐羽心头一震。星玄境巅峰,而且已经完全稳定了。只要自己拥有下一次的机会,便可以冲击问道境。

达到问道境之后,距离道尊可就剩下一步之遥了。

“终于醒了么?”

就在这时,一道好听的声音传到了唐羽的耳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墨竹么?我睡了多久了?”

唐羽定睛一看,面前正是颜墨竹的俏脸。

“你可是已经睡了七天七夜了,真没想到你比我还能睡,我也不过是睡了一天而已。”

颜墨竹一脸无奈的看着唐羽,仿佛已经从那悲伤的情绪之中走了出来,道:“没有办法,我也不能让你在地上睡呀,我只能将你弄到了床上。怎么样,我的床舒服吗?”

“咳咳!”

看到面前的颜墨竹,唐羽顿时一激灵,整个人都清醒了起来。

是的,此时他现在正在颜墨竹的床上。唐羽记得,这就是颜墨竹的房间。

而现在,对方就这么半趴在了自己的身上,这是几个意思?尤其对方香肩半露在被子的外面,这小妞...好像没穿衣服啊!

唐羽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自己,震惊的发现,自己的衣服竟然也已经统统消失不见了,这真是见了鬼了。

“卧槽!”

唐羽心下一咯噔:“我说,小妞,我的衣服呢?你把我衣服弄哪里去了?我怎么没穿衣服?”

“讨厌,明知故问,你还说!”

颜墨竹俏脸绯红,羞不可耐,眨眨眼睛:“你难道忘记了么?你可是脱了衣服,偷偷的爬上了我的床,真不知道,你晚上还有梦游的习惯啊。你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就脱了,你脱人家的干什么?

而且...而且你还趁着自己梦游,还对人家做出来了那样的事情...”

“什么?开什么玩笑?你说我梦游了?而且...而且还把你那啥了?”

唐羽脑袋‘嗡’的一声炸响,仿佛听到了最恐怖的事情,眼睛瞪得老大:“这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干出来那样的事情?”

“你...你怎么还不承认啊。”

颜墨竹美目之中氤氲着雾气:“你做都做了,难道就不能干脆的承认了吗?你这是想要不负责任么?你看看床上,你自己看!还有这屋子的周围,你都看看。”

唐羽此时也感觉到莫名其妙,猛地朝着床上一看,顿时倒吸凉气。

我的乖乖啊,特么这怎么有一摊猩红的血迹啊?难道说?难道说...转头,唐羽看着这屋子的周围,心头狂跳,差点儿惊叫出声!

特么的,这房间的周围竟然设置上了阵法,还有隔音阵。而且,唐羽确定,这阵法就是自己弄的。因为自己阵法,别人根本不会,也模仿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