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五百二十五章 看出来的几点东西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耳朵聋了吗?”

柳如烟淡漠的看着那两个人,仿佛是看着死人:“擅自闯入银河系,杀无赦。那么...你们两个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今天你们就要死在这里。”

听到这话,感受着柳如烟身上散发出来最本质的杀机,两位高手心下一寒,对视一眼,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对方的实力绝对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这种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如果在这里待下去,他们会死的,而且死的很惨。

他们不愿意死,更不能死。

所以,在这个时候必须逃走,将消息传送回去。

“逃命?”

柳如烟嘴角露出了一抹讽刺笑容:“在我面前逃命,看起来你们是真的疯了。你们的上司没有告诉你们,遇到我之后,第一件事情,就要完全隔绝外界的气息吗?否则,会死人的啊。”

话说到这里,柳如烟微微摇了摇头,伸手一握,眼前刚逃离一公里开外的两位道尊级看高手的身体瞬间爆炸了开来,皮开肉绽!

柳如烟微微踏步,身形就已经来到了远处,伸手一抓,将两个被炸的重伤的高手给抓在了手掌心之中,扔在了自己脚底下,将对方的丹田直接封印。

“嘶!好强!”

看到柳如烟轻而易举的就将这两位高手给重创,打成了死狗,雷音道尊忍不住惊呼一声,心中骇然,目光再看柳如烟充满了敬畏。

他知道柳如烟的实力很强,毕竟对方的实力是在三千道尊的前十排名,这可不是闹着玩得。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会强横到这种程度,面对道尊级的存在,一个念头,对方就会被重创,乃至死亡!

“很好,看起来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损坏这附近的东西。”

柳如烟淡淡的开口,对着自己脖子上的项链,笑着说道:“小羽,这一边已经解决了,我抓了那两个家伙,你要亲自过来处理么?这两个人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倒是说出来了不少的秘密,而且很劲爆。”

这项链,是梦涵制作的项链传讯器,随身携带方便,同时还能够相互传讯。在宇宙之中传讯的任务,可不是通凡界的手机能够完成的。

“给我两分钟,我就过来,人先别杀,我来处理。”

唐羽回了一句,便直接切断联系。

看到这里,雷音道尊狠狠地咽了口唾沫,他也不是傻子,忍不住开口道:“我离开了之后,你就一直跟着我?”

“你来到这里,自然会引来不少的敌人。”

柳如烟缓缓开口,道:“而银河系太大,想要找到这种隐藏的敌人,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所以,跟在你身后,是最简单的办法。毕竟,他们是你引来的,自然也要杀你,那么我只要跟着你,自然就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

银河系好歹是我们的地盘,未经许可,肆意闯入我们的地盘,自然要受到相应的惩罚,否则,我们的威严何在?况且,在这里,垃圾是不允许进入的。”

听到柳如烟的解释,雷音道尊苦笑。

果然,对方怎么可能故意来救自己?人家真的有那个必要吗?

如果真的要救他的话,之前就应该答应了,而用不着这个时候出现吧?

仅仅两分钟的时间,柳如烟身边的空间出现道道的波动,最后化作一个巨大的旋涡。而唐羽,缓缓的走那旋涡之中走了出来:“看起来这种定位还不错,可以让我直接过来,否则要耗费不少的时间。

如烟,有什么劲爆的消息,好好的说说吧。”

柳如烟没有犹豫,将之前那两位天道神地的高手说的那些话,一字不落的说给了唐羽听,避免自己转述的时候,加入自己的理解,误导了唐羽的判断。

“哦?是这样么?虽然我有些猜测,但是也有些出乎我的预料啊。”

唐羽摸着下巴,思忖笑道:“虚空道尊是天道神地的人,这一点我还真的没有在他的身上看出来。但是,他的诸多行为,确实十分诡异。我一直以为,他是单纯的想要成为那些道尊级高手的老大,掌控六百余位道尊,将这力量纳为己有。

不过,却没想到,他的背后居然是天道神地和尸界在撑腰。只是,他的身上没有尸气,倒是让我忽略了。而按照你所言,其实之前对方表现出来的那些,其实只是在表演而已,让我相信,这件事情和尸界无关。不得不承认,确实有脑子。”

“你能够从中看到一些什么吗?”

柳如烟好奇的问道。

“自然。”

唐羽微微点头,笑道:“我能够看出来的东西,有着这么几点。第一,我们幽冥仙境周围有着他们安插的奸细;第二,他们做了这么多,说到底是利用我来帮助他们将这些道尊汇聚到一起,然后进行集中对付;第三,如果我放弃这些道尊,那么他们也不会管我,但是若是我没有放弃的话,他们准备了手段在等着我,这种手段是什么我不确定,但是应该是可以将我重创甚至击杀的手段。

而能够将我重创的手段...应该是尸界派遣出来顶级高手吧?否则,我可不觉得什么东西会将我击杀。当然,还有一点,他们那一边是提前准备的,那么却只有天道神地的那百余位道尊级高手来对付六百余位道尊,这一点我很在意。”

说到这里,唐羽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而此时此刻,被柳如烟重创的那两位天道神地的道尊心中却泛起了滔天巨浪,骇然不已。

面前这个男人,究竟是何等存在?特么...对方怎么像是亲眼看到了所有事情一样?

对方仅仅依靠着他们说的那些话,居然还理解出来了格外的意思?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大脑,才能够在短短的时间里,将问题想得这么透着?

如果不是他们知道的话,他们甚至都以为面前这个家伙,就是他们这一边的计划制定者。唯有计划制定者,才能够做到这一点,才能够将一切都了然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