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千四百二十九章 吃亏大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大胆yin贼,居然敢偷窥本姑娘洗澡,找死!”

一声娇喝,唐羽顿时一激灵,急忙收回目光。

然而,刹那间,只见眼前一道水柱冲天而起,化作一道数十米高的水龙,傲立天空,死死的盯着唐羽。

片刻,一道巨大的水流射线直接朝着唐羽砸了过来!

“神王!”

唐羽瞳孔一缩。

自己随便进来的这落凤谷,还没走两步,就遇到了一位神王?

这到底是什么神仙地方?

“轰!”

一声巨响,唐羽飞身躲避,放在站立的地方则是炸裂出来一道大坑,能量朝着四面八方飞散而出。

“喂,我啥也没看到啊。”

唐羽急忙道:“误会,这就是误会啊。”

虽然唐羽不怕对方,但是若是将这里的高手引来的话,那么自己可就糟了。

“误会?可笑!”

女子怒喝:“你那猥琐的目光已经刺伤了我的后背,你居然还说什么误会?”

“怎么可能?”

唐羽莫名其妙:“你后背受伤和我有什么关系?咋的,我眼睛是刀子啊?

“油嘴滑舌,找打!”

女子心下一怒,娇喝连连,身上能量爆发,那水中再一次升腾而起三道水龙之影,直勾勾的盯着唐羽,杀气凛然。

看着从湖水之中站立在水龙脑袋之上的女子,唐羽忍不住瞪大眼睛:“卧槽,你这衣服...你这不穿衣服的?”

是的, 眼前的女子虽然上面披上了一层白纱,但是问题是,这东西根本就是半透明的,自己该看的东西一样都没少!

娘哎,这小女生,还真挺正点的!

“你这色痞!”

女子看着自己身上,顿时心下一慌。

她忘记自己的衣服沾上了水,现在变成了半透明的了,急忙施展能量将衣服烘干,终于将自己全身上下包裹了起来。

只是,此刻,她心下更怒!

现在,这个男人是完全的看清了自己的一切!

一时间,女子身上的怒火升腾而起,额头之上,一道冰焰印记顿时爆发了出来,刹那间,整个空间骤然结冰,这芦苇塘也是瞬间变成了冰河。

如此三条水龙,这一刻竟然化作冰龙,吐着凛冽的寒气。

“yin贼,你敢偷窥于我,我要你死!”

女子怒喝一声,三条冰龙嘴里瞬间吐出无数的巨大冰锥,一时间,化作数以百计的箭矢,朝着唐羽贯穿而去,速度极快!

所到之处,空间凝结成了一道冰痕,散发着寒气,如同飞机后拉出来的线。

“过分了啊。”

见对方直接动用杀招,唐羽沉喝一声:“我又不是有意的,你至于吗?如果你再这么闹腾,我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好一个对我不客气,我倒看看你要怎么对我不客气!”

女子脾气极其火爆,恐怖的冰系能量爆发,势必要将唐羽诛杀于此。

“轮回神炎,燃!”

唐羽这一刻也不躲避,伸手一抓,身后瞬间凝聚一根长长的火焰绳索,冲天而起。

黑白火焰相互交织,看似有所分层,实际上却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如此火焰,燃烧在半空中,没有丝毫的温度,仿佛不存在热度。

但,这轮回神炎凝聚出来的绳索则是飞天而起,穿过道道的冰锥,直接来到了女子的三条冰龙面前,火焰之力竟然瞬间爆发,刹那间,整个空间温度直接上升了一大截。

嗖嗖!

数道破空声,轮回神炎凝聚的绳索直接缠绕在这三条冰龙之上,三条冰龙咆哮一声,不断挣扎,但是这剧烈的热度如同熔炼炉一般,直接将这冰龙烫化,大量水蒸气冲天而起。

片刻,冰龙竟然开始坍塌!

“什么?”

站在冰龙头顶的女子面色惊骇,身形不断的摇晃着,有些控制不住。

那短短的秀发之下惊恐的眸子展现着她现在的慌乱!

眼前这个男人,竟然直接一道火焰之力就将自己的三道顶尖冰龙给破掉了?怎么可能?

这个家伙,怎么会这么强大?

明明对方的气势只是半步神王啊!

“下去吧!”

唐羽眼睛一眯,控制绳索,直接捆绑住这女子的一条腿,伸手一抓,直接将其给拉了下去,重重的摔在了下面已经化成湖泊的芦苇塘内!

“噗!”

女孩吐了口水,从这湖泊里站了起来,愤怒之极:“混蛋,混蛋,你这个偷窥狂,我饶不了你!”

“咕咚!”

然而,此刻唐羽却狠狠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乖乖,又来一次?

这衣服湿了之后,还别说,看起来真的好看!

小身材,不错,不错!

虽然唐羽阅女无数,但是这种看起来极其纯真,透着一种别样风味的,还真没见过。

女孩听着唐羽没回答,猛地再看向自己,顿时娇呼一声,气的炸毛,急忙环抱着自己:“*,*,你死定了,我要你死啊!”

一声惊天的娇呼,唐羽心下暗暗叫糟。

突然,只见数道气息则是瞬间出现在了自己的感知范围之内,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奔了过来。

唐羽脸色一变。

果然,这里的战斗这么响,其他地方的高手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里,来高手了!

唐羽不敢大意,急速狂奔而出,目标正是这女子!

不知敌人的情况下,自己必须要找到保命的措施。

当然,这个女子就是最好的护身符了。

“啊!”

女子看着唐羽过来,忍不住惊呼,惊恐异常。

唐羽才不管这些事情,二话不说,直接将这女子扑进了芦苇塘内,沉在了水底。

女子刚要叫喊,唐羽却也不顾,为了活命,直接将其嘴巴堵了上。

“唔!”

水下,女子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唐羽,一时间竟然懵了。

是的,她惊恐的发现,对方堵住自己嘴的东西,竟然也是——嘴?

这岂不是说?

亵渎!

这是对自己赤果果的亵渎!

“别喊,我真不是什么坏人。”

唐羽脑袋一疼,解释着:“我是偶然从外界来到这里的,无意冒犯。但是,这事儿吧,也就是这么发生了,我也没办法。”

唐羽很难受。

为了保险,自己来这里将自己的吻都送出去了,自己吃亏大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