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3.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背叛与反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苏扬自然是为了炼丹大赛做准备,毕竟当时答应了青琪。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修为短时内提升比较困难,既然如此不如炼制灵丹,还可以再提升一下精神力。

有生命之树的气息不断的补充,他可以保持一直不间断的炼丹。

技术越来越高,炼丹速度越来越快。

两个月过去了,苏扬可以一次性炼制五颗二品皇丹,成功率还高达百分之九十五。

“从今日起,我们只炼制三品皇丹。”玲珑变着声音喊道。

有些排队的妖兽听到后一愣,他们很多都是神皇中期及以下实力,根本就没有准备相应的三品皇丹所需的灵药。

“你们是不是没有灵药,麻烦让一让,我有。”中间队伍有一个灰色兔子,笑嘻嘻的挤到最前面。

有些妖兽对他怒目而视,可又没有任何的办法,谁让他们没有炼制三品皇丹的灵药呢。

随即他们发出命令,让族人去寻找相应的灵药。

虽然有些人目前用不到,可以为了以后做打算的。

这个炼丹师说不定哪天就历练结束了,过了这村就没这个店了。

“还没有查出是谁么?”司马奉先问道。

“没有。”

他们之前控制了一些妖兽去排队探查,可惜都没有看到炼丹师的尊荣,只能够听到声音是女的。

“这倒是奇了怪了,司马辰有消息么?”司马奉先问道。

“也没有。”

自从祖庙出来后,司马辰便消失了。

“看来他还是害怕我对他不利吧。”司马奉先冷哼道。

他的确想找机会杀掉司马辰,这样一来,只剩下他有祖血,便再也没有威胁了。

即便司马辰对他几乎没有威胁,毕竟这样更稳妥些,省的再生变故。

“走,出去看看!”司马奉先说道。

如今顶部妖兽们都在四处寻找灵药,或者在排队等待炼丹,无暇管他们。

他一直与黑燚有联系,但是找不到司马渊与司马辰两人,也没办法让他们出手。

司马奉先只带了一个人,人多太显眼。

此人是他的亲弟弟,司马寺,排行第四十。

两人刚飞出去一会,一行人挡住了他们。

“三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司马奉先冷冷问道。

看来司马勇一直在派人监视着他,还没有死心。

“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想问下如果大哥成为家主,以后打算怎么安排我们?”司马勇问道。

“咱们是兄弟,我自然会一视同仁,共享修行资源。”司马奉先说道。

对方明显来者不善,看来是要图穷匕见了。

“好一个共享修行资源!”

司马临带着一行人出现在后面,同时设置一个将其强大的禁制。

“看来你们两个联手了。”司马奉先冷冷说道,“不过我奉劝你们不要做蠢事,否则别怪我这个当大哥的无情。”

眼前这个局面必然不会巧合,司马勇与司马临联手想要弄死他,之后他们或许还会弄死司马辰。

这样一来,或者出去的人里面再无获取祖血者,他们便再次有了机会。

可以等到下次祖庙历练时,争取等到祖血。

为了少主之位,还真是丧心病狂。

“若是让你当上家主,我们的下场怕是都会很惨。”司马勇说道,“咱们之间早晚有一战,与其在外面让人看手足相残的笑话,不如在这里做个了断,死者就当被妖兽吃掉了,无碍我大司马家族声誉!”

看看当年司马战一当上家主后,是如何对付自家兄弟的,他们心中有数。

“说的好,说的太好了!”司马奉先竖起了大拇指,“老三呢,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就算我死了,你与司十三弟之间,早晚也会来一场生死大战,不如今日趁着你人多,将我们都杀了,岂不是更好?”

司马临听到后,稍稍皱了皱眉头。

“大哥,你不要挑拨离间了,就算我俩要战,也是等你死了之后才有意义。”司马勇说道。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就没必要继续伪装了。

“你们就这么有信心可以杀我?”司马奉先依旧不慌不忙,“你们太心急了些,既如此,我就先送你们一程!”

嗤!

就在此时,一把剑穿透了司马临的心脏!

司马临艰难的扭头看着持剑的人,满是不敢相信。

这是三十六弟司马勒,从小与他感情极好,一直都是他的追随者。

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关键时刻,他居然背叛了!

“对不起十三哥,我是大哥的人!”司马勒说道,手一用力。

长剑所蕴含的力道,全部爆发出来,将司马临躯体直接爆裂,元神也出现道道裂痕。

唰!

司马奉先隔空将元神捏在手里,眼中满是鄙夷。

“十三,你以为你有花家做靠山,就敢与我作对?”

“大……大哥,求你饶了我!”

司马临的元神极其恐慌,他万万没想到司马勒是大哥的人,这实在太可怕了。

现在没有力气去骂司马勒狼心狗肺了,先求饶再说,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若是元神再破碎了,他就真正的完蛋了。

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死亡有多么的可怕,他不想死。

“呵,饶了你?”司马奉先冷笑一声,“你刚才可想过饶了我?”

“大哥,我错了……只要你放过我,以后我便听从你的命令,不敢再有二心!”司马临说道。

“好,那让你的人,杀了老三他们!”司马奉先说道。

司马勇等人脸色大变,没有想到会这样。

同时他下意识的对身边的人产生了提防,司马奉先真是太卑鄙了,手段太印阴狠了。

既然大哥可以掌控司马勒,那么是不是也可以掌控他身边的人?

就在这一刻,他已经对除了司马溪儿外的人,产生了不信任感。

“若是我下令,你是不是就可以饶了我?”司马临问道。

“当然,我们是兄弟,我也不愿意杀你的。”司马奉先说道。

“那你发魂誓!”司马临说道。

他最怕万一让手下人去与司马勇等人对杀,结果到最后司马奉先还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