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蛊惑人心的楚毅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白起等人察觉到自身的因果线较之先前几乎是倍增的同时,楚毅同样也在查看着自身的因果线。

一个人只要存在于世,无论生死必然有因果加身,这一点是必然的,纵然是强如大天尊、始皇帝这等人物,站在了世间巅峰还不是一样有因果加身。

楚毅同样身上有着众多的因果,但是相较于白起等人来,很明显,楚毅来自于天外,在这一方世界当中的因果自然是极少的,除了极少数的因果线之外,楚毅身上便没有太多的因果。

也就是说楚毅身上的因果之少绝对是一众天尊级别的大能当中最少的那一位。

“咦!楚将军你身上因果尽然如此之少?”

不知道什么时候,东岳大帝的身影出现在时光长河之上,虽然说先前双方也曾生死搏杀但是这会儿在这里,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始皇帝、大天尊以及酆都北阴大帝的身上,至于说这些天尊之间的仇怨以及敌对自然是暂时放了下来。

东岳大帝首先注意到了楚毅身上的因果线之少不禁发出了惊叹之声,不用说东岳大帝这一声惊叹传来自然是引来了其他人的目光。

这些天尊级别的强者一个个的目光落在了楚毅的身上,大有将楚毅看穿的架势,就是楚毅面对着数十尊天尊强者探寻的目光却也有些感叹。

别人不清楚他身上的因果线为何如此之少,但是楚毅心中却是再清楚不过,必然是因为他来自于天外,同这一方世界的因果才会那么少,之所以身上会有不少的因果线,却是他来到这一方世界当中结下的因果。

其中有三条因果线最为醒目,一者勾连酆都北阴大帝,想来是当初酆都北阴大帝点化于他所结下的因果,一者勾连大天尊,正是当初大天尊与时光长河之上出手欲斩杀于他所结下的因果,至于说这第三者不用说便是同始皇帝之间的君臣因果了。

除此之外也就只有同白起的师徒因果可以同这几道因果相媲美。

当然楚毅身上的因果虽然很少,可是却也不容小觑,毕竟与其结下因果的解释这世间的强者。

就算是如此,诸如木公、金母、紫薇大帝、青龙神君这些天尊大能看着楚毅的时候,眼中依然是忍不住流露出几分羡慕之色。

只听得木公轻叹道:“以将军身上所牵连的因果来看,若说在场诸位谁最有希望于未来超脱而去的话,那么除了将军之外,其余之人还真的比不上。”

能得木公这般感叹,不用说,木公所说说自然是事实,楚毅身上因果极少,只要将来道行继续提升,那么想要超脱而去自然是最轻松的,至少比之白起这些因果重重的大能要好挣脱的多一些。

心中一动,楚毅的目光不禁投向了正同始皇帝交手的大天尊,如果说楚毅先前还有些不大明白为什么在时光长河之上大天尊会突然对他痛下杀手的话,那么这会儿楚毅心中隐约有些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如果说他没有猜错的话,那么大天尊之所以对他下手,十之八九是因为大天尊发现了他身上的因果线极少的缘故。

大天尊一心想要超脱而去成为世间第一人,当他发现楚毅身上因果线却是那么少的时候,大天尊首先的反应肯定是要将楚毅这么一位潜在的威胁给干掉。

时光长河因为大天尊与始皇帝交手的缘故剧烈的动荡,时而被两人交手给截断,浩荡的大势席卷八方,也就是楚毅他们这些天尊强者才能够抵挡得住这等洪流的冲击,不然的话,就算是天柱级别的存在如果说出现在这时光长河之上,瞬间都要被浩荡的时光洪流给泯灭。

酆都北阴大帝这会儿不再隐藏自身,抬脚便踏出了时光长河,同样酆都北阴大帝身上的因果线也是极少的,不用说这无数年来,酆都北阴大帝肯定于暗中将自身的因果线一点点的了解,到了如今自然是可以如同大天尊一般行最后一搏。

强如酆都北阴大帝这会儿一出手便显露出了其至尊级别的实力,或许这会儿酆都北阴大帝的力量比之始皇帝、大天尊稍微差了那么一些,但是对于天尊级别的存在一样有着碾压的力量。

白起一击之下于时光长河之上掀起了无边的浪花,加之时光长河反噬之下,酆都北阴大帝不单单是要镇压时光长河的反噬,同样也要防备白起这一击所带来的威胁。

但是酆都北阴大帝终究是同大天尊、始皇帝站在同一个层次的存在,其实力绝对不容小觑,就见酆都北阴大帝淡淡的瞥了白起一眼,长袖冲着白起一挥,顿时向着酆都北阴大帝拍打而来的浪头竟然当场翻转转而向着白起拍打而来。

只是一下,白起便被那浪头拍打的在时光长河当中一个踉跄,差点被对方给震倒在时光长河当中。

酆都北阴大帝冷冷的看了白起等人一眼,满是不屑的道:“尔等非是本尊对手,还不给我退下!”

李斯、范睢、白起等人这会儿一个个的皱起了眉头,白起的实力在他们当中虽然不敢说稳居第一,可是谁也不敢说自身能够强过白起,可是强如白起竟然连对方一击都挡不住,这自然是让李斯等人心生迟疑。

就在这会儿,楚毅正盯着酆都北阴大帝看,突然之间一个发现让楚毅嘴角露出几分笑意。

就在一众人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的时候,楚毅冲着酆都北阴大帝轻笑道:“酆都大帝想要超脱而去只怕是痴人说梦吧,大天尊有天界做为支撑,于最后一刻将天界让出行那最后一跃,可是你却是对幽冥之地失去掌控无数年,没有一界之力加持,你又将如何超脱。”

楚毅明显察觉到酆都北阴大帝于时光长河当中所显化而出的身影有那么一丝不过凝实,如果说始皇帝还有大天尊的道果所化身影宛若真人一般的话,那么酆都北阴大帝的道果所化身形给楚毅的感觉却是有一种外强中干之感。

“嗯?”

听楚毅这么一说,时光长河之上诸如金母、木公这些古老的大能都下意识的向着酆都北阴大帝看了过去。

一看之下,如紫薇大帝更是冷笑一声道:“酆都大帝,楚毅将军所言甚是,你比之大天尊终究是差了许多,单单是底蕴不足这一点便注定你无法超脱。”

就像是被人给戳中了心窝一般,酆都大帝顿时面色微微一变,他何尝不清楚自己当年被大天尊所算计,在超脱之路上已经落后大天尊太多。

当年的争斗,酆都大帝同大天尊所争的便是超脱之争,只可惜他棋差一招被大天尊所算计,甚至不得不舍弃了幽冥之地,自此之后,在超脱之路上行,大天尊便远远的将其甩在了身后。

这些年来酆都大帝躲在暗中,默默的看着大天尊将众生视作棋子一般,一直为其超脱布局。

而酆都大帝从来就没有放弃过超脱,所以他才会在不久之前现身,将酆都鬼神印交给了大秦,试图将自身因果转嫁于大秦始皇帝。

虽然说他成功的转嫁了一部分因果,可是正如楚毅所言,酆都大帝在底蕴上面去武士差了一筹,真的想要超脱而去,同样是无比困难。

这会儿楚毅满脸笑意的看着酆都大帝,冲着四周一众人道:“诸位,不若我等联手,瓜分了酆都大帝的道果如何?”

楚毅这话一出口,不少人为之一愣,脸上带着几分愕然之色,不过很快一些大能眼中忍不住流露出意动之色。

他们之中任何一人都不是酆都大帝的对手,可是在这里可是汇聚了三界几乎所有的大能,只要他们肯联手的话,震杀酆都大帝未必没有可能。

当然正常情况下来说,不会有谁会想着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同一位至尊人物拼命的。

但是现在楚毅一句话却是让所有人生出了贪婪之念,那可是一位至尊的道果啊,哪怕是只能够瓜分其中一部分,想来对于他们自身道行的提升也是有着无比巨大的助益吧。

白起闻言不禁赞赏的看了楚毅一眼,击掌赞叹道:“妙,,妙啊,若是能够瓜分酆都大帝的一部分道果的话,白某超脱之路将会走的更远,他日未必没有希望超脱而去啊。”

白起的话其实就是在场诸位大能的心里话,只不过大家并没有如同白起一般将心中所想说出来罢了。

当然时光长河当中,行将挣脱而出的酆都大帝这会却是神色为之大变,满是警惕的扫过在场那一道道身影,冷哼一声道:“尔敢!”

说话之间,酆都大帝当即探手向着楚毅还有白起二人分别拍了过去。

再也不能够坐视楚毅还有白起二人在那里蛊惑人心了,酆都大帝很清楚人心贪婪,就算是世间九成九的宝物摆在这些大能面前,可能这些大能连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

但是那可是一位至尊的道果啊,酆都大帝都能够感受到这些大能看向他的时候,那目光当中所隐藏着的炙热。

不用说这些人肯定是心动了,所差的无非就是没有带头之人罢了,只要有人带头的话,酆都大帝不用想都能够知道这些人绝对不会放过瓜分他道果的机会的。

所以说酆都大帝不等楚毅、白起二人继续蛊惑人心,当即便突下杀手,准备先行斩了二人立威,至少将这些人的贪心镇压下去,不然的话,等下倒霉的可能就是他了。

“哈哈哈!”

眼看着酆都大帝神色凝重,杀机凛然的向着他还有楚毅出手,白起非但是没有害怕,反而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酆都大帝,你怕了!”

楚毅指着酆都大帝,神色平静的道。

所有的大能看着酆都大帝眼中皆是闪烁着异样的神采,正如楚毅所说,酆都大帝之所以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正是因为酆都大帝怕了。

捋着胡须的李斯手中突然飞出一张法网,只听得李斯道:“诸位,再不动手,等下怕是就瓜分不到道果了啊!”

正所谓墙倒众人推,酆都大帝这一堵墙还没倒呢,可是其结局在楚毅蛊惑人心的时候便已经注定了。

哪怕是强如酆都大帝,一尊两尊乃至三尊五尊的天尊强者他都可以不放在眼中,但是如果说是数十尊天尊一起出手的话,就算是正在交手的始皇帝还有大天尊都要凝神应对,更何况比之大天尊、始皇帝还要差那么一些的酆都大帝。

似乎是没想到李斯等人会毫不犹豫的出手,酆都大帝的脸色当即变得无比难看,不过其拍向楚毅还有白起的大手却是更为迅捷的落下,哪怕是无法改变,他也要先镇压了楚毅还有白起二人。非如此不解其心头之恨。

原本他是有几分希望超脱而去的,但是随着楚毅的蛊惑,就算是酆都大帝也知道,他想要超脱出去几乎是不可能了,甚至能否逃过这一次超脱大劫还要看运气呢。

超脱即是劫数,劫数降临,无人可逃,无人可避,当年他面对大天尊的时候可以选择退避,但是如今迈出而来超脱的脚步,酆都大帝退路已断,无论前面是悬崖峭壁又或者是刀山火海,他也只能够埋头向前走,哪怕是为之付出粉身碎骨,魂飞魄散的代价。

白起、楚毅、李斯、范睢、王翦、吕不韦、项羽等数尊大秦一方的天尊强者齐齐出手,顿时子啊时光长河之上掀起一道极其可怕的洪流,这一道洪流席卷而来伴随着时光长河大势狠狠地撞向屹立于时光长河之上的酆都大帝。

一声闷哼传来,白起的身影当场被酆都大帝给打爆,溃散的道果再度浮现出来的时候却是光芒黯淡了许多,明显是被伤及了道基,可是显出身形来的白起却是放声大笑了起来。

同时酆都大帝的攻击也落在了楚毅的身上,楚毅这会儿却是心无杂念,心神勾动气运祭坛,滚滚的气运仿佛洪流一般涌入气运祭坛之中,刹那之间,楚毅道果由虚转实,道果猛然膨胀成为一尊可以媲美酆都大帝的巨人,抬手便拍在了酆都大帝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