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二章 百般抵赖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周本道心底狠狠一震,果然!

统帅是为了他而来!

作为黄字天团的执掌者,周本道却是羽家的人,根本不听统帅的调令。

本以为,有羽家当靠山,且当年的事情证据都被抹消掉,统帅奈何不得他。

可谁知他始终没有放弃,今日更是设计引他露出狐狸尾巴。

还好,他早有准备,完全可以嫁祸给夏轻尘。

反正一具尸体,是不会为自己辩解的。

“回禀李将军,实不相瞒,卑职也察觉到有内奸,所以提前赶回,擒杀了两位内奸。”周本道单膝跪下,神色渐渐恢复镇定。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统帅精于算计又如何?

他周本道混迹黄字天团多年,可不是吃素的。

想拿下他,没门!

“你干了什么?”李林业瞳孔一缩。

周本道不紧不慢道:“李将军,实不相瞒,我已经查明真凶内奸,就是受人委派前来的夏轻尘。”

“你把他杀了?”李林业握紧缰绳,出离的愤怒。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内奸到底是谁,周本道若行栽赃嫁祸之事,那就是天怒人怨了。

周本道越发镇定,道:“是!卑职发现他和中云境的一名女兵勾结,证据确凿,他们被揭发之后,抗拒抓捕,所以只能击杀,以免逃走,为祸我军。”

说着,他还露出一脸惋惜之色:“夏轻尘年纪轻轻,本该大有作为,可踏错一步,却坠入永远无法回头的深渊,我等需要以此时常警醒自己才是啊。”

李林业押金牙关,杀意冲天。

无耻之尤!

可正在此时,一声风轻云淡之音飘然而来:“多谢周大人夸奖,我会继续努力,做出大作为的。”

嗯?

周本道身躯一颤,瞳孔狂缩的回头一看,暗暗吃惊。

那群废物,居然没有杀了他们两个?

夏轻尘不过是千骁骑而已,实力有限,十个人还杀不死他?

其心直往下沉!

反观李林业怔了一阵后,大喜过望,道:“快过来!”

他对夏轻尘印象极为不错。

自从他明面上被削掉官职,所有人都离他远去,唯恐和其沾半分关系。

唯有夏轻尘,依旧将其视作一位将军对待。

周本道面色阴沉如水,神色不断变化。

望着夏轻尘渐渐走向李林业一边,眼神里闪过一丝狠辣。

他是断然不能容忍夏轻尘活着,他活着,就意味他周本道的罪名基本定下来。

那等叛国罪,可是要灭九族的!

如果现在杀了夏轻尘的话,他还有一线狡辩的可能,甚至自己都不用死。

“国之叛徒,天诛地灭!”周本道豁然起身,率先向夏轻尘出手。

大星位中期的实力,想要杀一个人何等容易?

何况,周围全都是他的精兵。

数千精兵立刻随其而动,向夏轻尘等人发动攻击。

“擅动者,杀无赦!”李林业暴怒,自马背上弹跳而起,怒喝道。

月境的威压,覆盖数里方圆,压得众多士兵心惊肉跳。

而且,数万强弩大军,立刻抬起强弩,瞄准他们。

但凡他们再有举动,那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中云境大军战力足够强横吧?

可结果呢?

强弩大军铺天盖地的箭矢下,数万人灰飞烟灭。

何况他们区区数千人?

士兵们不动,周本道可不会放弃,他眼神越发狰狞,此刻只有一个念头,杀死夏轻尘!

唯有夏轻尘死,他和其族人才有一线生存的希望。

近了!

十丈!

眼看就要在出手范围内,可李林业堂堂月境强者亲自出手,若任由一位大星位在其面前放肆,那他颜面何存?

“找死!”李林业身影如梭,脚踩众多精兵的头颅和肩膀,眨眼及至,并在关键时刻回旋一脚踢在周本道的肩胛。

咔擦——

月境强者随意一击,何等强悍?

周本道的肩胛骨当即粉碎,整个人亦如一道弹簧,倒飞而去,重重砸在地上。

“拿下!”李林业威武喝道。

数名强弩士兵立刻上前,以强弩瞄准他,令他不敢再反抗。

李林业随后望向周本道的心腹大军,冷目睥睨:“立刻缴械投降,否则视若叛国!”

数千精兵眼见周本道大势已去,自然不会跟他一起沉沦,纷纷放下武器,跪地投降。

“李大人,我是冤枉的!”周本道至今还在狡辩:“你看夏轻尘身旁的女子,那分明是中云境大军的人。”

夏轻尘闻言波澜不惊,淡淡道:“妙音,你告诉他,谁才是中云境收买的人?”

妙音如实指向周本道:“是他!”

“听到了?”夏轻尘望着周本道,淡漠道。

周本道呵呵冷笑:“夏轻尘啊夏轻尘,这不更加说明你勾结敌军吗?李大人,此子勾结外人,诋毁我方忠心耿耿的将领,用心歹毒,可谓是罪大恶极,还请速速将其就地正法。”

他只有一个态度,那就是百般抵赖,绝不承认。

李林业哈哈一笑,笑声里满是果然如此的意味:“周本道,那本将军请你见一个人。”

他拍了拍手掌,后方的强弩大军便押着一个精瘦无比的青年走过来。

他不是旁人,正是得到周本道传讯,并回去通风报信的青年。

“我一直在监视和你接触的中云境使者,这个使者已经全部都招了,你想告诉我,本将军也是在诋毁你?”李林业冷笑。

周本道眼珠变了变,咬牙道:“只靠他人的三言两语,如何能定我的嘴?这还有没有国法?有没有军规?有没有天理?”

他一连三问,气势逼人,好似受到莫大冤屈般。

李林业眼睛眯了眯,这个周本道!

的确,只有两个人证的话,是无法定罪的,否则随便来两个敌人指证,就把一位高级将领给灭九族,那岂不是完全乱套?

“证据我有。”怎料,妙音忽然道。

不过,她并没有拿出来,而是直勾勾望着夏轻尘。

意味不言而喻。

唯有夏轻尘肯答应放她一条生路,才会将证据拿出来。

“可以保你不死。”夏轻尘只如此道。

妙音如何听不出来,话中另有深意?

她或许不会死,但有可能遭受折磨,有可能被囚禁等等,只要不死,便不算违背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