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意料之外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他不仅动用邪佛之力,腹部的内藏空间亦迅速转动,将洪荒巨力一同释放,并转化成为柔力,全力一掌轰向背后。

因为,那寒意,给他万分威胁!

嘭-

一声沉闷的巨响中,袭击夏轻尘的人蹭蹭蹭往后狂退,并面露浓浓惊骇,缓吐一口气:“原来是真的!”

夏轻尘适才转身望去,映入眼帘的不是旁人,竟是当初在囚场上有过一掌接触的红奴!

同样是背后偷袭一场,可结果截然相反!

当初是夏轻尘嘴角溢血,本次则是他!

红奴擦了擦嘴角的血丝,脸色有些狰狞和阴沉:“祭司说你能一招灭杀破坏神奴,本来我还不信,没想到是真的!”

伤他的,其实是柔力。

夏轻尘的邪佛之力和内藏空间力量固然强大,但尚未强大到击伤小月位巅峰强者的状态,只不过是其擅长以柔克刚而已,对方不慎之下才被伤到。

若是有心提防,很难再伤害到他。

夏轻尘淡淡环视四周:“既然你出现在这里,乌向天应该不远吧?”

红奴可是乌向天的贴身护卫,而今中央乱成一片,他更该紧紧保护在乌向天左右,而不是出现在囚场。

啪啪-

自角落里传来鼓掌之音,一个神色桀骜的青年从阴影里走出,他脸上挂着说不出是阴沉还是赞赏的复杂表情。

“不愧是夏轻尘!”他走到夏轻尘面前:“身为敌境战神,深入楼南中央,冒名进入乌瞳祭司部落,参加楼南圣火祭祀,左右楼南格局,挑起楼南内战,玩弄楼南于股掌之中!”

“好好好!”乌向天连声道出三个好字,随即话语一变,凌厉怒喝:“可你把我楼南当场了什么,一群傻子吗?”

听着他竭斯底里的怒问,夏轻尘面带一丝惋惜:“楼南人里少有智者,可惜,你难以得志。”

不问而知,乌向天是看破夏轻尘的计划,更知道他跌入火山一定没有死,必定会回来带走胡一帆,所以他才等在这里。

楼南里,同样睿智者,只有奴天遗。

只不过奴天遗浑身都透着令人看不透的深邃,令人敬而远之。

乌向天则大智若愚,外表桀骜,实则心如明镜。

他手掌缓缓抬起,淡淡道:“作为对你的欣赏,那就给你一个杀我的机会。”

那位红奴强则强矣,就下他还未必够资格!

可是,乌向天并没有下令,反而是怒容敛去,恢复平静之色:“你所作所为,刚才的一掌已经扯平。”

夏轻尘默默静听,乌向天专程等候在此,不会仅仅是为了给他一掌,何况这一掌吃亏的还是对方的人。

果然,只见乌向天默默取出一片叶子包裹好,有若鲜活心脏的灵果:“这是答应你的菩提心,严格意义上来说,你的确完成了帮乌瞳祭司部落夺取武斗胜利的诺言,我无法违约。”

夏轻尘顿感意外,他对菩提心已经不抱希望,没想到乌向天居然依旧信守承诺。

“另外,胡一帆也能让你带走。”乌向天掂量了一下菩提心,神情间流露一丝犹豫:“但我希望你答应一件事。”

他还真的有所求!

“先说是什么事。”夏轻尘问道。

乌向天抱了抱拳:“我希望有朝一日你入侵楼南时,能够善待楼南子民!”

他神色里透着一丝无奈和恳求。

夏轻尘哑然失笑:“何以见得我一定能够入侵楼南?”

明面上而言,楼南的战力比凉境高得多,害怕入侵的应该是凉境,而非楼南。

乌向天目露忧虑:“奴天遗自命不凡,志在三境,他若成便罢,如败则是楼南灭顶之灾!”

“而他若败,必定是败在你手中!”乌向天若有深意道:“我从未见过有人能够算计到他,你,是唯一一个!”

夏轻尘淡然轻笑:“过誉了,不过,只是这个要求的话可以答应。”

且不说会不会有这一天,即便有,他亦从不是嗜杀之人,普通的蛮族人他可以放过。

乌向天松口气,将菩提心扔给他:“走吧,趁你还没有被人发现之前。”

他挑起楼南境如此动乱,损失被人知道他还活着,怕不是要把他抽筋剥骨以泄心头之恨。

“慢着!”红奴阻拦道:“小主人,夏轻尘现在不除,未来必成大患,你绝不能妇人之仁呀!”

乌向天讲究仁义,他可不会!

在他看来,所谓的仁义是凉境人才有的东西,乃是天下间最为虚伪之物,信奉它只会让自己变得软弱。

小主人年少时曾经在凉境生活过,竟也沾染了这种无意义的东西。

乌向天脸色沉了沉:“废话少说!让开!”

“小主人!”红奴着急得跺脚。

乌向天冷着脸,坚决道:“让开!!”

听出其怒意,红奴再是不甘心,都只能退下。

夏轻尘向乌向天抱了抱拳,扛着胡一帆扬长而去!

红奴扼腕叹息:“小主人,你是在害我们楼南啊!”

乌向天望着远处冲天的火光,淡淡道:“难道害我们楼南的,不是奴天遗吗?战争,从不会给任何普通人带来好处,古今莫不如是。”

……

河岸。

夏轻尘一边等待桑榆部队,一边查看胡一帆。

他眉头轻轻皱了一下,胡一帆手指尽断,并没有得到救治,导致流血过多,陷入昏迷状态,想问话而不可得。

想了想,夏轻尘取出一些药膏,敷在他十指的伤口上,并给其喂下一些药物,帮助他增强血气。

尽管如此,胡一帆要清醒过来非一两日之功,最少十天半月才可。

“还有半月。”夏轻尘呢喃,眼神里闪烁丝丝寒芒:“最好别让我知道,还有其余人参与其中!”

判狼盗的地盘他已经搜过,并无怜星的踪影,但她又还安然无恙的活着,其下落另有文章,有可能参与其中的不只有判狼盗。

哒哒,正在此时,密密麻麻的人马,混乱的向此涌来,正是疯狂劫掠一番的桑榆部队。

队伍里首当其冲的就是仇仇,它骑着一只比自己大十倍的狗妖,怀里左拥右抱的搂着两只外形娇柔可爱的母妖兽,左亲一口,右吻一下,咧嘴大笑,好不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