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道果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因为龙是至尊之兽,故而道果是以龙形出现,但与真龙又有区别,你们看它的龙角,比正常的身子都要大,几乎是与它的身子一样长,正常的神龙却非如此,龙角是正常的,所以这峥嵘龙角也是道果的特征之一,而它肚子那一块,孕育的就是天道之心。听说吸收了它,可以成为灵帝……”眼看着几个人的脸色越来越不善,星留弱了声音,“不过也可能是我记错了。因为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不敢保证。”

“你没记错。”战向阳说,“我也见过。”

星留转头眨巴眨巴眼睛,“你也去过圣山?”

战向阳抿唇。

他没去过,但水君去过,汉阳城水君府内就有这东西的画像,当年水君从圣山上拿回来的,还拿这东西的画像告诉过他,去了神魔战场之后就找这东西,只是那年他因战长醉的事对水君多有不顺眼,所以对他安排的事都多有叛逆。

自然也没去神魔战场。

因那几年水君交给他的事也有不少,刚才一时之间战向阳还真没想起来,如今星留说起,战向阳也记起来了。

这确实是神魔战场的道果。

容九微微变色,“那这么说来,无穷吸收了的东西,就是这个?”

道果长这般模样,难怪他后来会变成那个鬼样子。

就凭这血龙身上的气息,都不可能是正统的天道之心。

一看就沾满了邪气。

荒火拧眉看着地上的血龙,“不一样,这个力量还很弱,充其量只能算是一枚种子。”

种子?

天道之心的种子。

这荒谬的想法叫几人都愣住了。

可该死的他们居然觉得荒火说的很有道理!

一颗种子……

这发现更不得了!!

容九目光闪动,看向了荒火:“如果这是从甄建义的灵海里弄出来的,”容九说:“是不是代表着有人给他种下的。”

“如果是这样……”荒火跟轩辕晟同时看向了白凌跟容九,异口同声:“那两个夺魂阵,用的人怕是不同凡响。”能给甄建义种上天道种子的人。

这范畴已经脱离了鬼祖之类。

只怕是与神魔战场的来历有关的人了!

荒火眼底也闪过了一抹沉色,道:“看来我们要再去元阳山走一趟,找找看两座阵法。”

轩辕晟拦住了他,“你现在去了也找不到什么东西,山都塌了。”

荒火蹙眉,这倒是个麻烦。

山塌了啊。

元阳府也不见了。

两座阵法自然也是找不到了。

可现在看来,那两座夺魂阵对他们十分重要,如果能够找到这两座夺魂阵,他们就能根据法阵上的残留气息寻找到当年施法的人。

找到能够种出天道之心的神秘人。

即便距离夺魂阵过去已经二十多年,可那也是线索之一。而且这个线索极有可能解开神魔战场的来源,甚至破解鬼祖那一批人的力量根源。

为他们此行添加胜算。

这对他们来说太过重要。

只可恨该死的甄建义现在已经成了白痴,完全没用了。

轩辕晟也发现了,好不容易找到的一点线索又断了。

容九皱眉说:“要不这样,我与星留都见过那两座阵法,我们画出来给大家看看?也许能够给大家一点线索。”

荒火听到这里,也是一个方法,遂道:“好。”

轩辕晟很快找来了纸笔,容九与星留两个人凭借着记忆把阵法画出来。画完之后互相核对了一番,好在两个人的记忆都不错,不敢说过目不忘,但也基本都将阵法给拓印了下来,随后又对细节做了一些补充,就将两张图纸给了荒火跟轩辕晟研究。

就是战向阳也参与了进来。

容九听着他们在讨论,退到了一旁。

白凌从刚才起就一直站在一旁不动,从发现血龙之后就有些心不在焉,容九伸出手包住了他的手背,轻轻摩挲着。

白凌感觉到掌心递来的暖意,回握了回去。

容九轻声说:“我们出去走走吧。”

白凌不动。

容九知道他猜出自己的意图,便也直言道:“我不放心。”

白凌:“死不了。”

容九听着这赌气的口吻,心底觉得好笑,明明也很担心,可也不敢当着白凌的面笑出来,叹声道:“可他跑了怎么办。”

见白凌还要说:“这地方没几个人干得过他,跑就跑。”容九捂着肚子,“这不是我说的,是孩子。”

白凌:“……”贫。

“我们只是出去走走。”白凌强调只是走走。

容九笑道:“好。”

两个人出了院子,容九便带着白凌往后院去,白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被容九拉着往后院,然白衣的房门紧闭,容九吃了个闭门羹。

白凌凉凉地瞅着容九,眼神写着:“你看。”

容九摸了摸鼻子,不顾白凌的眼神警告,上前敲门。

房门敲响。

里头一片安静。

容九跟白凌站在门口,也是一片静默。

白凌道:“他不在。”

容九瞪他,明明人的气息在里面,怎么会不在。

白凌别过头,转身就要走了,可留下容九一个人又不放心,还是站在门口,对着容九一会皱眉,一会想出声劝说。

容九无视白凌的小动作,抬手敲门,低声说:“我知道你在里面,别装不在,刚才你走后,我们发现了一点线索,所以来告诉你。”

“是有关神魔战场,跟高阳德容他们有关的。”

容九提高了声音,清冷的声线在回廊回响着,不知是不是梼杌与高阳的战斗影响了天气,此时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

水声砸落,掀起了一地的冷风。

风雨之下,连雨水都溅到了廊上。

容九说完,屋里也没有一点动静。

白凌见容九神色落寞,轻叹了一声,抬步走进容九,轻声安慰道:“走吧,他不会开门的。”

像是迎着这一声,房门嘎吱打开。

白衣一脸冷漠地站在门内,目光冷漠地扫过容九,又看向了白凌,最后又收了回来,问道:“什么事。”

白凌:“……”

你有种就装到底。

容九清了清嗓子,避开了两个人的尴尬,单刀直入道:“我们发现了天道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