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章121 羊驼功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女人只要有人哄,八十岁都能像小女孩一样撒娇,各种社交媒体上多的是老爷爷老奶奶秀恩爱的。U1S1,老爷爷老奶奶秀恩爱,能够给人相当美好的感觉,让人对婚姻和爱情生出向往和期待来,恢复一些信心,也会想一想:说不定我也可以期待一下这样的白头到老?

那种摆拍的所谓年轻男女之间的宠溺,甜美,只会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的尴尬……拍的自然点就还好了。

“刘长安去打人,你也不管管?”柳月望对安暖说道,柳月望自问对刘长安的影响力几近于零。

“我看管也管不住,长安是相当有主见的人。”凌教授这一点看得准,别看很多时候刘长安对安暖百依百顺,甚至为了安暖顺心而忤逆柳教授时一点也不含糊。

安暖看着自己男朋友高挑的背影,心中有点美,这个男人总是这么潇洒从容,安暖觉得就算隔着一千米,自己都能够感觉到他的独特,他的卓尔不群。

“你们的思想太老套了,为什么总觉得要管住自己的男人。”安暖的想法和她们不一样,“男朋友……很多人都注意不到朋友两个字,他首先是和自己极其投契的朋友。既然是朋友,那是互相理解,互相支持,而不是一方管着另一方,那是朋友吗?那是老妈和儿子。”

柳月望和凌教授对望了一眼,这话说的有点意思啊……现在说起男女朋友,真会留意到“朋友”这两个字的少之又少,没人教安暖,她却能够自己有所体会,难怪刘长安那么喜欢她。

都说撒娇女人最好命,但真的只会撒娇就够了吗?

“我和刘长安在高中的时候就是好朋友,从好朋友变成男女朋友,也没有谁刻意的追求谁,从暧昧以上恋爱未满,变成真正的恋人,都是顺其自然的……也不需要去试探对方,更不需要纠结在一起以后合适不合适的问题。”安暖大大方方地回忆自己的甜蜜往事,“就是因为首先是朋友,能够好好相处的朋友。”

朋友当然不存在谁管着谁的问题了,所以一直以来安暖就没有要管着刘长安的习惯和想法。

像高中的时候一个典型,苗莹莹和林心怀。

苗莹莹就想管着林心怀,管不住就分手了……安暖知道苗莹莹现在在追高德威,苗莹莹要还是想管着高德威,那也没有什么希望的。

安暖尤其警惕白茴的一点便是,白茴没有像苗莹莹那样,白茴肯定不会试图去管刘长安,她会像朋友一样和刘长安相处。

刘长安就吃这一套!

“真是羡慕现在的孩子,她们的思想可能没有我们那个年代那么现实,但是却更加开明,大方,自信。”凌教授由衷地赞叹道。

她毕竟不是亲妈,柳月望才会时刻想打击打击安暖,免得安暖太飘,凌教授喜欢和年轻人打交道的一点就是,自己的思维和习惯往往会束缚她的思想,让自己落后于时代……这一点是无法避免的,只有多和年轻人打交道,学习他们现在的思维,才不至于成为一个难以交流,落伍的老古董。

要知道即便是高瞻远瞩,眼光不会局限于当下时代的伟人,也会说“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到底是你们的”,随着时代而生,随着时代而成长的年轻人,有其先进性和进步的地方,身上总有年长者值得学习的东西。

“希望说到做到吧,现在是说的挺好听的。”柳月望嘴硬地说道,不想让安暖太过于自信,免得她过于相信她自己的判断,听不进不同意见。

安暖略有深意地点了点头,说这个也是希望有些人能够明白,当初的“网友”,尤其是聊得来,相处不错,挺投机的“网友”是多么危险的一个信号。

柳月望心中没这事儿,只是安暖想太多了,当然是不懂安暖的深意,招呼着凌教授一起往入口走去。

三个女人都挺惹眼,凌教授还好一点,毕竟只有一米六十八,高跟鞋也只有十厘米,柳月望和安暖身材尤其高挑,有个主播蠢蠢欲动地想要凑过来。

柳月望无意间看了他一眼,对上柳月望那纯粹生理优势造成的居高临下的眼神,那主播便若无其事地转身了。

自卑这种情绪还是广泛存在的,尤其是面对柳月望和安暖这种外貌和气质太过于精致和出众的女子。

一个略微有些啤酒肚的中年男子,在入口旁边等着,看到柳月望便迎了上来,把几张车展门票交给了柳月望。

“钱主任,麻烦你了。”柳月望拿出钱包,“多少钱,我拿给你。”

“你这是干啥子。”中年男子佯作生气地拒绝了,“我在这里等你好一会儿了,是为了要卖票的吗?进去吧,进去吧,别客气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好久没见你家如珠了,她最近怎么样?”柳月望笑着说道。

“她啊,还那样,嚷嚷着要向你学习,我给她整了张健身卡,她也不去。”中年男子摇头叹息。

“健身房还是别去了。”凌教授露出些揶揄的笑意,“钱主任,你难道不知道女人去健身房,出轨的概率剧增吗?”

“哈哈……”钱主任笑了起来,“凌教授你这倒是给了我灵感,我非得劝她去健身房不可,我可烦她了,正好离婚……不过太难了,她那体重,高铁出轨都轮不到她出轨。”

三个熟人聊了一会,钱主任离开了,安暖挽着柳月望的手进了车展,老一辈的人做事就是这样,总是喜欢找人打打招呼,或者行行方便……其实不是贪便宜,就是习惯了而已,思维模式和行为习惯都是如此。

……

……

刘长安也走路到了漫展入口,这里摆放着许多嘉宾的大幅海报,有些嘉宾是凑在一起整一张海报,有些嘉宾是单独的海报,也分大小。

白茴的尤其醒目,海报上用大号字体重点标注了她表演节目的时间和舞台位置。

刘长安看了两眼,正准备给竹君棠打电话,却看见了秦志强和班上的一个女生结伴前来漫展。

秦志强并没有发现刘长安,和那个女生有说有笑。

看来弃了三蹦子(一个手游)以后,秦志强已经脱离了宅男的范畴,向现充进发,居然还约到了不错的小姐姐一起逛漫展。

就要开学了,大部分同学都回校了,刘长安想到了颜青橙,颜青橙给竹君棠补课的时间应该再多一些,竹君棠还是太闲太轻松了,如果让竹君棠忙的满脑子都是学习,大概就没那么喜欢找刘长安的事了。

刘长安没有进去,给竹君棠打了个电话,把她喊了出来。

他站在一个角落,是在海报后面的位置,等待着竹君棠。

过了一会儿,竹君棠一个人出来了,她显然没有意识到刘长安找她是要干嘛,并没有带上她的面包人……或者是知道面对刘长安,带上再多的面包人也没有意义。

苏眉喜欢带机器人,竹君棠喜欢带面包人,不愧是母女……然后苏眉现在在南极,不知道竹君棠是否愿意去北极和爱基斯摩人生活在一起,刘长安会很高兴为她送行。

竹君棠今天穿着米白色的小裙子,在偏阴的户外光线下显得十分优雅,两个长长的马尾随着她转头扭身摇晃着,双腿紧紧地并拢站在台阶上,白色的蕾丝脚面方跟鞋让她的站姿显得尤其高挑,她有些警惕地东张西望以后,发现了刘长安。

作为一个仙女,当然有着敏锐的危机预警,就算是作为仙羊,那也是如此,毕竟羊是食草动物,没有很强的战斗力,就要有敏锐的危机感,危险降临时才有机会咩咩跑了。

竹君棠今天接到刘长安的电话,就产生了一些危机感,但正因为如此,她才要跑出来,想看看刘长安要怎么对付他。

她毕竟是仙女,是站在女人这种生物顶层序列的存在,刘长安一个电话就吓的她不敢见他,那她还算什么仙女?

竹君棠发现刘长安以后,拿起手机,通过手机上的长焦摄像头观察了一下刘长安的表情以后,便翘起手掌一扇一扇地跑了过来。

不远处一个女孩子看到竹君棠这么跑,感觉无比可爱,也翘着手掌扇了扇,却觉得自己这样很傻,于是放弃了。

“咩!”竹君棠来到刘长安身前,和他打招呼,然后拉着自己的裙子,“你来这里干什么,是白茴约你来的吗?”

“旁边是车展,我陪安暖和她妈妈来看车的。”刘长安语气平和地指着旁边的展馆说道。

白茴并没有约刘长安,甚至没有告诉过刘长安她会参加这个漫展……大概是因为白茴是大忙人,活动挺多的,刘长安不可能每次都来捧场,又或者是不想送票给刘长安白嫖,而刘长安又不像会买票参加。

刘长安略一分析,觉得就是这么回事。

“车展有什么好看的?”竹君棠觉得刘长安真闲,居然做这么无聊的事情,来漫展看漂亮的小姐姐多好玩,于是指了指漫展,“陪我去玩儿吧。”

“好。”刘长安看着竹君棠的裙子,还有那条洁白无瑕的袜裤点了点头。

要是以前……

“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而且还真的答应陪我玩儿?”竹君棠很喜欢和刘长安玩儿,但是现在不是开心的时候,她才没有那么天真,更加狐疑地看着刘长安,“说,是不是想陷害我?”

这样的刘长安太可疑了,竹君棠很清楚,“陪竹君棠玩儿”这件事情的优先级是很低的,绝不可能在“陪安暖和她妈看车展”之上,而且也远远低于“殴打和虐待竹君棠”的优先级。

除非“陪竹君棠玩儿”的真实意图是准备折磨她,那么就会在表面上抬到极高的优先级……就是刘长安现在这样。

“我需要陷害你吗?都不用我想,你自己就会找到别人不揍你都不行的理由。”刘长安伸手抓住她的头以免她逃跑,“说一下吧,你骂安暖狗日的是什么意思?”

竹君棠大惊失色,那天自己天衣无缝的骂人以后,为了分散安暖的注意力,转移安暖和韩芝芝两个人的关注点,特别认真地带她们去逛商场,让她们惊叹地见识了豪门大小姐的影响力和购买力。

她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安暖和韩芝芝忘了“狗日的”这个词。

一般来说,一个人不可能对每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印象深刻,当更能戳到兴奋点的事情发生好,之前的小事就可能淡忘。

这就是竹君棠的巧妙设计,先骂人,骂人之后转移她们的注意力,她们就会不记得“狗日的”事件了。

哪里知道这么精巧机智的计谋,居然失效了,安暖居然还是和刘长安提起了“狗日的”。

刘长安毕竟是刘长安,是竹君棠勉勉强强服气的人,当然会发现竹君棠真正骂的是谁。

“我没骂她!”竹君棠坚决不承认,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存在的,坦白只会死的更早更惨,抗拒才有希望逃跑。

脑袋被刘长安抓住了,但是不妨碍竹君棠急中生智,短短的几秒钟就想了好几个脱身的方法……没一个有用。

“你今天不是开了一辆特别气派的车来吗?我们上车聊聊。”刘长安和颜悦色地建议。

竹君棠想起了以前许多次,都是在她的房车中,带卧室和床的那种房车里发生的事情。

那是血和泪的屈辱历史,竹君棠的小裙和小袜惨遭毒手,死的支离破碎,惨不忍睹。

坚决不能和刘长安去车上!

刘长安最近倒是没有这么对她了,但保不准今天气急败坏地重操旧业。

“我最近学了一门功夫。”竹君棠不得不背水一战了,她今天穿的袜裤,表面上看只是简单的白色袜裤而已,风格和设计都没有太出彩的地方,但是实际上非常昂贵和珍稀。

这条袜裤在白天是白色的,在光线强烈的地方有暗金的花纹若隐若现,但是到了晚上它就会变成黑色,那暗金的花纹就会变成红色,充满着神秘的魅惑气息。

竹君棠对母亲交给自己的那些高科技实验室,充分了解以后,就让它们物尽其用,做出了一些非常实用的高科技产品。

这样的袜裤,竹君棠还是很喜欢的,不能让刘长安破坏了,她得尝试下努力保护它,不能让它轻易死在刘长安手下。

“嗯?”刘长安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说功夫的事情,但下意识地觉得她肯“学”什么东西,就值得鼓励和关注下。

“古代有很多以动物命名的功夫,创造灵感来源都是来自于各种各样动物的动作和攻击方式。”竹君棠渐渐冷静下来。

尽管她的头还在刘长安的掌控之下,但是她知道刘长安再怎么生气,也不会抓爆她的头,所以竹君棠依然能够尽量保持着不慌不忙的状态冷静思考。

“你学了其中一种?”刘长安想起了许多拳法……以动物命名的功夫,多半是拳法。

为什么是拳法?

因为这些动物扑击攻袭的动作,多是需要用到前爪,它们的各种攻击动作也要用到前爪保持平衡,人类学习到以后,模仿动物动作还是用手最方便,便多被命名为什么什么拳了。

例如猴拳,虎拳,鸡拳,鸭拳,鹤拳,螳螂拳,狗拳,马拳,女拳等等。

刘长安都会,但是基本不用,因为……真的弱。

“是的,你有本事就放开我,我可以用这种我发明的功夫打败你。”竹君棠信心满满地说道。

刘长安冷笑一声,他压根就不信她能够发明什么功夫,就是想看看她想耍什么花样而已。

更何况她还能跑出他的手掌心不成?区区一只小羊。

于是刘长安松开了她的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不管她学了什么动物,领悟到了什么功夫,打在他身上都和挠痒痒没有区别。

“噗!噗!噗!”

竹君棠鼓起腮帮子,朝着刘长安吐了三口口水,转身就跑。

刘长安愣愣地站在原地。

一直看着她跑进漫展的场馆,刘长安才擦了擦脸回过神来,双手握拳怒视着竹君棠的背影。

她已经死定了!刘长安一定要把她发配到北极,去给爱基斯摩人拉雪橇!

-

-

还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