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2章 魔尸现身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中年人所打出的命运之门,上面古老的符印清晰可见,蕴含着真正纯粹的命运大道,仿佛透着世间一切命运真理,不可打破。

“轰!”

镇魔石狠狠震动了一下,竟然将那命运之门翘起了三分。

中年人微微皱眉。

不愧是上个纪元敢于天道抗衡的狠人,即便被镇压了一个纪元,依旧如此恐怖强大。

“命运之门?你竟然也活了下来?”

这时,镇魔石中再次传来声音。

声音清冷,却犹如天籁般优美动听。

这位狠人,竟然是一个女人?

中年人不语。

为了活下来,他付出的代价未必比这位狠人要小。

“哼,你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

狠人语气冷傲说道。

被天道镇压一个纪元而不死,她也的确有傲视一切的资本。

中年人负手而立,以俯视的姿态看着那座镇魔石。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应该也知道,我或许无法阻止你出世,但至少能让你出世前,毁你三个道基。”

中年人同样傲然说道。

“你我相斗,让天道老狗坐山观虎斗,你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你已经臣服于天道老狗了?”狠人问道。

“它还没有资格让我臣服,只不过你的出世会打破我布下的棋局,所以无论如何我也得阻你。”中年人说道。

“哈哈,你的棋局?”

狠人突然放肆大笑。

“这片天地本就是一场棋局,众生皆为盘中棋子,我曾经有幸成为这场棋局的博弈者,而你,还不够资格。”

狠人无情讥讽说道。

曾经敢与天道正面抗衡,她的确可以称为这场棋局的博弈者。

中年人摇了摇头,似乎丝毫不在乎对方的讥讽。

“魔天,你的狂妄已经让你败了一次,这一纪元,是你最后的机会,若你还是这般自以为是,那么注定你要毁灭在天道之下。”

“笑话,天道老狗借用九大诸天的力量都无法抹杀我,就算失败了,我魔天的圣魂依旧不死不灭。”

狠人魔道。

“是吗?那如果我告诉你,天道老狗它的实力,比上个纪元更强了,你会不会害怕?”中年人问道。

“不可能,天道已是代表这天地最强的法则秩序力量,无数个纪元都是如此,它怎么可能变强?”

狠人魔天明显不相信。

因为她曾经是天道选中的命运之子,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天道。

“因为天道老狗得到了一样东西……”

说着,中年人布下一道命运力量所化的结界,用只有他和狠人魔天能够听到的声音说出了那个东西的名字。

听到这里,狠人魔天终于安静了下来。

“我的出世,连天都不可逆。”

良久过后,狠人魔道,语气也不似之前那般狂妄。

“我知道,我也没打算真的要阻止你出世,我只想让你再呆在这镇魔石一段时间。”中年人说道。

“多久?”

“不多,一万年足矣。”

“你如此大费周章,就为了拦我一万年?”

狠人魔天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他被镇魔石镇压了整整一个纪元,时间对他来说几乎没有多少观念,一万年只不过是弹指一瞬间而已。

没想到中年人不惜让人施展封天之术蒙蔽天道,就是为了让他在镇魔石多呆一万年时间。

“一万年对于你我来说很短,但对于他来说可不一样。”

说着,中年人突然笑了起来。

“他?”

狠人魔天怔了一下,一道无形气息突然降临在陈青阳的身上。

“无因果之身么?你是想利用他对付天道老狗?”狠人魔天问道。

中年人也只是笑了笑,并未否认。

“好,我给你一万年时间,一万年后,谁也无法阻拦我魔天出世。”

说完,镇魔石缓缓沉默,最后坠入无尽的深渊之下。

一切都归于平静。

一分钟,时间刚刚好过去,白衣老者不得不撤去那封天之术,整张脸色都微微泛白,显然施展那封天之术耗费他不少力量。

“幸好他有所顾忌,不然真的让这狠人出世,你我都要遭殃啊!”白衣老者庆幸一声说道。

“呵呵,他可比我们都要更加忌惮那天道,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中年人说道。

“不过一万年是不是太短了,你就对那个小家伙如此自信?”

白衣老者不由问道。

中年人低头看着下方静止的陈青阳,缓缓说道:“千万不要小看他,也许他真的会给我们一个惊喜。”

说完,中年人抬头望向无尽的虚空。

“况且,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说完,两人撕裂时空,再次消失不见。

下一瞬间,古蓝星的时空封印解锁,一切又重新恢复到原来的秩序轨道。

唯一不同的是,之前出现的那一座镇魔石早已消失不见。

“怎么回事,那块石头消失了?”

陈青阳睁大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他刚才明明看到那块镇魔石就在眼前,可眼睛都没眨一下,它竟然凭空就消失了。

“时空纹痕?”

崇尊老祖微微错愕地看了一眼周围。

“我们这里的时空,曾经被某个强人封锁过,这里肯定发生过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崇尊老祖沉声说道。

“时空被封锁了?”

陈青阳愕然。

不过目前他们还活着,说明那个封锁这里时空的强人对他们并没有恶意。

只是镇魔石消失了,但笼罩陈青阳他们的这一道光柱牢笼并没有消失。

连崇尊老祖全力一击都无法打破这光柱牢笼,他们该怎么离开?

“轰隆!”

陡然间,一股滔天魔气自地下汹涌而起,瞬间笼罩整个牢笼之中。

紧接着,大地出现一道巨大裂痕,一具高大的魔躯从地裂中缓缓升了起来。

这是一具真正的魔躯,足足有三丈之高,浑身上下的肌肉如同虬龙般突起,宛若钢铁浇铸,强健而有力,给人一种天上地下唯他独尊的恐怖气势。

他满头凌乱的血色长发,狂乱地披散在胸前和后背,一双如同来自地狱的双眸,闪烁着阴森邪恶的血芒。

一看到陈青阳,他那狰狞的脸上竟然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

魔尸,他终于现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