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等拜堂完毕以后,送入洞房。大家都慢慢的散了,毕竟这个家里也没有人专门的出面招呼。就是马福摇招呼着,可他们哪儿好意西让马福摇在这样的日子里劳累?那可是一个糟老头子了,要是因为这件事累出病来,马玉莲只怕会真和他们急眼!

他们这会儿就是再着急着,想要那找人的五两银子,却没有一个人好意思说的出口。

一个个走出了马玉莲家,他们似乎有些不愿意,可是也没办法不是。

山村里的人生性还是比较朴实,他们打算到了明天再来说这样的话。反正明天早晨马玉莲他们还要办酒席,总不能到那个时候还欠着大家的钱不还吧?

再说了大家都住在一个山村里,这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只是还是有很多人心里不放心,毕竟这一人五两银子是不多,可是他们这些人足足有十几个人。这要是放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也是几十两银子。

真的没有了的话,他们也只能是等着。有好事者已经在算计着,马玉莲家里的东西,够不够给他们银子了!

今天也算是他们这些人第一次进马玉莲的院子,看那屋里的装扮,还有院子里的收拾真是很不错。

就这么一个院子的话,也足够他们辛苦一辈子了!毕竟这房子可是青砖大瓦房,而院子里就连鸡棚子还有猪圈都是青砖,这让很多人有些仇富的心里!

他们人住的地方都用不起青砖大瓦房,在这个被马家人赶出去的小丫头家里,竟然出现这样糟践人的青砖,这像是什么样子?

就连村长的心里也怪不是滋味儿,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只是一两年的时间,马玉莲这个可怜的什么都没有的小丫头,竟然住着这样好的院子,而且你看看院子里的那些菜,竟然也长得水灵灵的,比他们这些专门在家伺候的人长得还要好!

话说这菜怎么长得呀?大家都是没有雨水,可是人家马玉莲家的菜竟然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是水浇的多吧!

想起了之前,马玉莲似乎在家里打了井。当时的村长心里还笑话她多此一举呢。瞧瞧这一回就这么明白的把脸给打了吧?

等他们走了以后,欧阳康永在新房里看着盖着盖头的马玉莲,美得不知道要怎么办?

他在马玉莲的面前不停的搓着手,然后伸手拿起了秤杆挑起了红盖头。

果然是记忆中的容颜,却比记忆中的美丽一百倍。呵呵呵的傻笑着,欧阳康永说:“娘子,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从此以后,风华是你,血月是你,你就是我一生的守候。好话我并不会说,只是我这个人的一辈子就是你的。我会对你好!”

他有些语无伦次,甚至有些不知所谓,可马玉莲就是知道,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温柔的盯着他半天,马玉莲说了一句:“好!我允许你对我好,以后的余生都是考验。若是不合格的话,我不会像是其他人一样凑活,而是一次不忠百次不用!欧阳康永,你知道吗?”

“知道了!放心!”欧阳康永一句话没说完就扑了上来,他真的想她了,想的都快要疯了!

马玉莲直接一脚就踹了过去,直接把人就踹到在地上。别说她无情,只是她现在才多大?真的要依从欧阳康永的话,那才是自己要遭大罪。小小年纪就要承受开花之苦,最主要的是她现在的身子骨,可还未发育成熟。要是真有了孩子,那她能不能顺利的生出来,还是另外的事!

而这个家伙竟然不顾自己的具体情况,就敢化身为狼?这不是欠收拾还是什么?

“啊。”的一声,欧阳康永躺在地上,眼神不可置信的看着马玉莲,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莲妹,你干什么踹我?”而且用的这么大的劲儿?踹的他肚子疼的厉害?

马玉莲尴尬的笑着说:“呵呵呵,抱歉呀。我这不是从来都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吗?我紧张,才会忍不住动手!我不是故意的,要不然你先起来?”说着她伸出了手,想要拉欧阳康永起来。

欧阳康永心里恼怒的厉害,直接说了一句:“不,我就不起来!谁让你把我踢到地上的?”这句话说完他们两个都惊到了。

毕竟在马玉莲的心里,这个欧阳康永可是一个比较会照顾人,而且比较话少的温柔小哥。

可这耍赖的勾当,也是他能做的出来的事?

就连欧阳康永自己也惊呆了,他真的没想到这样的话,竟然那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脸羞得通红,这是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别扭。他甚至只是说出来,就一个轱辘翻身而起,背对着马玉莲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马玉莲一下也笑了,直接上前拉住了他得手说:“好了,那是我的错。毕竟我是第一次你也是第一次,没有谁要让着谁的说法!来,我们坐下来好好说说?”

欧阳康永虽然不想要原谅马玉莲,可是他也不忍心对着她发火,于是别扭的顺着马玉莲的手,跟着她坐下然后头还是在一边说:“你要说什么?”

马玉莲笑了:“永哥,你就别生气了。你看我现在的年纪还小不是,原本就还没及笄。你刚刚那个动作,可是吓着我了。你说我能不踢你吗?就算是我们今天成亲,可是我们还是不能圆房。毕竟这样做,对我的身体伤害太大。你说呢?”

欧阳康永心一软,却还沉着脸说:“马玉莲,新婚之夜你跟我说这个?我原本也知道你现在还小呀,不会随便的动你。放心,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可用,你逃不过我的魔掌!现在我只是想要收利息而已,总不能今天晚上我吃不到肉,连肉汤也喝不到吧?”

说着就把马玉莲报抱到怀里,轻轻的亲吻了起来。

这里的事很快的就传到了县城一个小院的梦连雪耳中,“你说什么,他们今天晚上就已经成亲了?”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一样,梦连雪气的都快要发疯了!“哐嘡”一声,桌子上的茶具瞬间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