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马玉莲一听也觉得不好,直接说了一句:“那你以后就叫老四,不就得了?总不能叫欧阳死吧?那不是更不好?”

“嗯,老四好,以后我就是老四了!哥几个听清了吗?可不要以后叫错了,我会生气的!”

说着他小心翼翼的往屋里看了一眼:“那主子同意吗?毕竟这欧阳存四可是主子按照顺序排下来的,若是以就这么轻易地改了,似乎不太好吧?”

马玉莲一听问:“对了,你们这名字按照什么来排的?”

欧阳存一说:“按照跟着主子的时间来排,俺是跟着主子最长的人。接着就是他们几个,不过老五虽然说跟着主子的时间不是最长,可是人却是最机灵,所以才会当我们的头。”

马玉莲笑了:“原来是这样,那这好办!一会儿我去跟永哥商量一下,你们可以按功夫的好坏来分!谁的功夫最好就当老大,剩下的就是老二之类。有一个月的时间去争取,我和你们一起去训练,也能顺便抢一下你们的老大!对了,可以用任何办法,只要是你们承认就行!”

马玉莲的这话一出来,其他人都眼光讪讪的看着欧阳存四。他们恨得牙痒痒,都是这个老四,才让自己的地位可能不稳。而欧阳存五却高兴坏了,他最差也是老五。那就说明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只要努力向前就可以。

等马玉莲走了以后,那几个互换了一下眼神,然后朝着欧阳存四就扑了过去!

一阵惨叫声传来,马玉莲在偷偷地笑着。敢不满意自己相公取的名字,那就要承受后果!而且这样做也能加强他们的竞争意识,对他们的动手能力有很大的提高!

他们可是这个家重要的堡垒,要是他们弱了的话,那这个家的防护可就弱了!对这一点,马玉莲看的很清楚。而且她知道自己家的相公,可不是什么一般人。这样的话,家里的防护绝对不能少了!

只有你越强的时候,才能越对自己保护的妥当!就像是之前,若不是她有百毒不侵的体质,只怕早就已经被人暗算的死翘翘了。哪儿还能回得来?

家里的欧阳康永只能是静静的待着,甚至连一点力气都没有。当然了这会的欧阳康永麻药倒是退了,可也就因为这样胸口却痛了起来。就是喝了大夫给开的药,还是不可能一下就好呀!

看着马玉莲走进来,他才不满的说了一句:“莲妹子,你干嘛去了这么长时间,你知道我一个人躺在这里很无聊吗?”说着还可怜兮兮的看着马玉莲。

对他来说马玉莲走的时间是很长了,毕竟人要是一动不动的躺着,那时间就过的很慢很慢!

而马玉莲看着他笑着:“永哥,我这不是也没法办法吗?你说家里送狼肉给村里,我要是不去的话,这不是让人说嘴吗?再说了咱们买地的事情,还不是要村长知道?我若是不去的话,光是让爷爷带话显得一点也不诚心不是?”

说着她就来到欧阳康永的身边,然后坐在床上看着他!

马玉莲看一连无辜地说:“你这个伤势也不是很重,不能老躺着。等我给你熬一些骨头汤喝,然后用绷带绑好你的胸部。这样你可以慢慢起来看着我们训练,永哥你觉得如何呀?”

“好,我正躺得不爱躺呢。有了你的话,倒是省事很多。其实我原本伤势就不重,都是他们大夫说的吓人罢了!”说着欧阳康永就想要翻身而起,只是瞬间的疼痛让他一下苍白了脸。

马玉莲直接就急了:“你干什么呢?让你过几天慢慢的起来看我们训练,你这会儿就使劲儿翻身,是不要性命了不成?赶紧的躺好!我给你敷药!这可是好东西,比起一般的药好得多呢!”

说着马玉莲拿出了珍藏的草药膏然后看着欧阳康永:“脱衣服!”

欧阳康永脸红了起来,看看还没有紧闭的房门,然后说了一句:“好!”

他说话的时候,房门自动就关上了。这应该是影做的,他也算是挺贴心!竟然还知道这个时候关门,也算是不错了!

只是欧阳康永那个慢动作算是怎么回事?他脱衣服真的就这么慢?

“疼,我脱不了。要不然莲妹子,你来好了。”欧阳康永突然停下了手,看着马玉莲说。

马玉莲一下连耳根都红了,她还从来么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呢?给一个男人脱衣服,这是她做梦都想不出的事!

可是她不做不行呀!欧阳康永是真的受了伤,而且是肋巴骨断了!这要是强行让他脱自己的衣服,想来一定会很疼!

想到这里马玉莲瞪了一眼欧阳康永,然后喊了一声:“影?出来!”

谁知道影根本就像是没有在一样,连个声音都没有。欧阳康永直接来了一句:“莲妹子,你是不愿帮我吗?那算了,我自己来!嘶!”

那疼痛声那么的明显,像是就怕马玉莲听不见一样!

马玉莲无奈的喊了一句:“行了,停下吧。我来!”说着就走过去给他脱衣服。

“手抬起来,要不然我不会脱!”马玉莲严肃却有一点窘迫的声音,让欧阳康永觉得有些好笑!

他就像是衣架子一样的伸开了手臂,然后慢慢地坐了起来!这一次他行动慢一些,倒是没有感觉到疼痛!

马玉莲原本对他这个衣服就不太会穿,而且还是给别人脱,他就更加的没有做过了。双手在欧阳康永的身上来回的摸索着,可是却找不出要从哪儿下手才算好?这时间久的,就连欧阳康永都觉得她有些故意了!

可是低头一看,马玉莲鼻尖上的汗水都着急的露出来了了!这一看明显就是不会呀,这么笨的丫头,他还真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呢?

忍不住低下了头,在马玉莲的耳畔轻轻地落下了一吻,然后才笑着说:“好个笨丫头,以后成亲了你可咋给相公宽衣解带?来,我教给你!”说着他拿着马玉莲的手引向了自己的腋下,哪里有一个布带子,只要是解开了直接就可以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