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件事你就是在跟前也没有什么用,毕竟你根本就不懂医术。再说了到时候人来了,自然会有保护我们的人。可是要说是见过那些人的人,能抽出来的也只有你!”马玉莲认真的解释。

其实她可以不用解释这么多,只是嚣张的忠心让她有些感动。对于忠心的人,马玉莲总是会多几分的重视和在意!

小张听来也觉得挺有道理,他虽然是他们最贴身的护卫,但后面那些护卫也不是吃干饭的呀。再说了郡主能朝他解释,就已经说明她信任自己!

这会信号已经发出去了,想来他们一会就会到。有人护着的郡主和郡马爷,小张倒是不担心。

敢伤害到自己的主子,那绝对是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的。

对这些人的追踪,那可绝对是小事一桩。毕竟他们在训练的时候,学的最多的就是追踪。要是见过面都追不到,那他也真是有些无法交代了!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远处尘烟起,马蹄声接踵而至。马玉莲并不放心,毕竟这也有可能是那些山贼杀一个回马枪!

手里拿好了药粉,让小张挡在马车前,他们紧张的注视着前面来人的方向!

毕竟现在欧阳康永成了这样,他们要想对付那些人,可是需要很大的力气!

不过马玉莲心里也觉得很奇怪,按理说欧阳康永从上一次在大青山以后,对毒药可是免疫。可这次是怎么回事,竟然会中了别人的招儿?

很快的那些人出现了,马玉莲一看心里也安了下来。他们可不就是自己人?

只是这个来的速度倒是挺快,以后要跟着他们一起走,不能再有什么差错了!

“主子!”带头的人叫五行,是他们后来培训的人。他们的人都知道马玉莲已经成了郡主,但是她从来都不愿意自己人称呼自己为郡主。

在她看来,郡主的称呼,还不如从内心深处叫一声主子来的好!

毕竟郡主也是皇上随意给的一个称号,根本就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没钱没权的郡主,也最多是在京城里,能给他们一层好看的粉底而已。

只有自己的主子,那才是最重要的!

“起来吧,你们跟着小张去剿匪。对了,小心他们的毒药。我给你们一些药粉,不能硬碰硬,要智取知道吗?要是对方太难缠就回来,我们以后再想办法!”马玉莲认真的吩咐着。

他们这些人应该是第一批过来的人,剩下的人离得太远,可能要过一会儿才会来!

既然是这样,时间最为宝贵。

“是,主子!”这些人应声到。

小张看看欧阳康永和马玉莲,然后说了一句:“主子,等着我回来!”说着带着人朝着那些马贼离开的方向而去!

主子中的毒还在那些人的手里,马玉莲之前用主子的血和解毒药在一起混合,他也是看到了。那就说明真正的毒药根本就没有解,那解药还在那些人的手里。

既然是这样,那他们就必须要抓住。否则的话,主子要怎么办?

等小张带着这些人走了以后,很快又一批人追了过来!马玉莲之前把人分成了三波,这也是他们最后的人。

一行人合在一起,然后朝着前方快速而去!毕竟按照欧阳康永的样子,要是不能好好的找一个地方安顿下来,再找一个大夫抓药的话,只怕真是有些不好!

过了不长时间,前面出现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小镇的地方。毕竟这里的人变得多了,最主要的是也有了买卖东西的人。马玉莲他们一行人挺多,最主要的就是好几辆马车,这在这里可是大事!

这里的环境造就了这里基本上一年到头,没有几个这样的队伍出现。所以这里的人也有些惊异。只是他们都比较隐秘,只是看着却不围观!

到了镇子上,那欧阳存一直接询问路人:“请问这里的医馆在哪儿?我这里有病人要医治,而且是急诊。”

那个被他拦着的人,赶紧指着前面:“你看,往前走第一个路口朝左转就是医馆。你们要是想看病的话,就要快一点过去。那秋大夫每天只给三十个人看病,多了一个都不会看!这一直都是他的规矩,要是急诊赶紧去吧!”

“谢了!”欧阳存一赶紧赶着马车往他指的方向走,要是因为他车走的慢,让主子无法医治,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这个镇子上的人并不多,甚至可以看得到街尾的人。所以马车夫倒是没有减速,直接就赶着马车快速的朝着医馆而去!

“驾!”马车急速的行驶着,甚至带了几分的焦急。

马玉莲在马车里也听到欧阳存一的话,她直接说了一句:“别着急,只要是有大夫,不管他医治几个人,今天都要帮着欧阳康永医治。别忘了我们可是皇家的人,他们谁也得罪不起!马车走的快了,很容易出事故!”

欧阳存一一听,回头说了一句:“是,郡主!”

可是就这回头的一瞬间,一个小孩子直接跑到了路中间!撕心裂肺的惊叫声响起:“小宝!”

他回头一看,那个孩子已经来到了马车前!欧阳存一赶紧一勒缰绳,马蹄高高的扬起来,马车内也是人仰马翻!

马玉莲把欧阳康永一把递给了马春菊,然后瞬间出了马车,直接食人藤出现把孩子抱到了一边。这个时候马儿才落下了蹄子,可是大街上的人都吓坏了!

孩子的母亲直接扑了上来,保住孩子上下打量着大哭,像是受惊过度的样子!

马玉莲看着他们,心里也有些不安。毕竟是他们做错了,于是她直接下了马车,走过去道歉:“对不起,大姐!是我的马车夫把马车赶得太快了!孩子没有事吧?”

那个女人之人一甩手,恶狠狠地看着马玉莲,就像是要吃人一样:“没事,怎么会没事?这不是你家的孩子,你当然不会心疼了。在大街上就这么纵容着家奴把马车赶这么快,你这是想要草菅人命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