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5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手下人到了这个时候,要是再看不出是怎么回事,那才是最悲惨的呢!

他们可一点也没有客气,直接大棒子就打上了。

这样一个想要威胁郡主的人,还不打走留着过年吗?

他们这些人也不是什么吃干饭的人,拖一个人下去狠揍,可是他们最擅长的事情。郡主既然说了要赶走这个人,那他不走就是欠揍。

他们可一点也没有做错,只不过是手段有些狠厉而已。田飞被他们这些人捂住嘴拉了下去,然后就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觉。

他们把他绑在板凳上,脱了他的鞋袜,然后拿着不知道哪儿找来的羽毛,在他的脚心轻轻的划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田飞这个时候真的后悔做了这个出头鸟,甚至他都有些后悔,为什么那个郡主之前让他走的时候,他怎么会那么想不开?

这下好了吧,他现在就是想要走,也不知道这些人还会不会让他平安的走出这里了。

房子里的笑声持续了好久,那些人才把他放开。然后问:“你现在愿意走了吗?”

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像是根本就不想他走一样。好不容易找个好玩的游戏,若是就这么轻易地放开,他们实在有些难以放弃。

田飞倒是想要留下来,可是他知道,这是对方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毕竟在这里,人家就是想要整死他,也不会在身上留下什么伤痕。

而生命只有一次,什么事都可以慢慢来。若是被他们这么整死了,那也只能窝囊的死,甚至在这里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

田飞觉得自己可以为了主子去死,可这么窝囊的死,却是他怎么样也不愿意的事。

“我愿意走,不过让你们郡主记住,她今天赶走了我,改天一点会后悔。”田飞缓了口气,然后恶狠狠的说。

那些恶魔一听这话,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大胆奴才,居然敢威胁郡主?不让你尝尝厉害,你就不知道怕!”

接着就看领头人一挥手,手下人把他又抓了起来。这一次,他们直接把他抓起来,脱了脚板,上面撒抹上了蜂蜜,然后牵了一条山羊过来,绑在他的脚前。

因为蜂蜜是甜的,山羊会不自觉的去舔,那个时候人就不自觉的去笑。他就是想控制也控制不了,这和有人在身边还不一样。

田飞笑的那是个撕心裂肺,他到了这个时候都想要去大哭一场。只要是能让他不要这么笑下去,这会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甚至可以说,这会儿要是把他放开,别的不说,他绝对不会那么找死,直接转身就走。

可是田飞却忘了一件事,那就是机会只有一次。而马玉莲在这个郡主府里,也需要一个人来杀鸡儆猴。如今既然田飞敢这么当面顶撞马玉莲,而后在知道了他们的手段以后,还敢这么嚣张。

那就说明他真的没有把郡主放眼里,甚至觉得他身后的人,是郡主根本就得罪不起的存在。可是他忘了,郡主根本就没有问过他是谁的人。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他到底是谁的人。

刚开始的时候,马玉莲只是想着赶走这些讨厌的人。可是经过手下人的汇报她觉得,其实要是能把他们直接收拾了,而且不露出什么破绽,那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门外是那些在郡主府没有卖身契的下人们,而郡主府的护卫也一样站在这里。他们光是听到里面人的笑声,就觉得恐怖。可是郡主说了,里面的人太高兴了,让他们想办法劝一下。

只是他们只能在外面劝解,却不能进屋子里去,要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其实整个郡主府的人都在这里了,就连郡主带来的人也在这里。而郡主在不远处就那么看着,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

炙热的太阳照射下来,像是要把人都晒化了一样。而在这里的人却一个个浑身发冷,脸色苍白的就像是冻在冰箱里的冻鸡娃子,一个个脸色难看极了。

他们是从内心地觉得害怕,甚至有些头皮发麻的感觉。

这些在郡主府的人,那心里当然是知道,郡主这么做也就是杀鸡给猴儿看,而且是为了让他们觉得印象深刻,才会让他们在这里听着,甚至还美其名曰让他们劝说。

他们能劝的了得吗?这很明显就是被人折腾了,才会发出比哭还要难听的笑声。而他们的人都在这里,谁知道这会儿那个嚣张的田飞,正在经历什么鬼?

他们可是真的有些受不了了,直接听得连哭都快要哭不出来了。

可是这个时候,他们谁也不敢说什么。毕竟大家都是聪明人,杀鸡给猴看这样的戏码,他们要是看不出来那才是真的傻。

这笑声足足的笑了一个时辰,然后截然而止。在笑声停止的那一瞬间,院子里充满了阴气。像是一瞬间气氛到大了顶点一样,诡异的让大家都心里发毛。

马玉莲却在那一瞬间轻轻地唱了起来:“好嗨呦,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高潮,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好震撼,好夺目,好炫彩。”

她的声音其实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很轻很轻。可是在场的人,明显的浑身一震,像是整个人都坠入了冰库一般。

更有甚者,脸色发白,直接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转身跑了起来:“不,不要。我不干了,我要回家,我要找娘!”

马玉莲冰冷的声音在现场响起来,“你们这些人记住了,我郡主府的人,只能是忠心本郡主。若是有人心怀不轨的话,别的不说,让你高兴到想死这样的事情,到是一点也不为难!”

说着她一摆手,手下的人直接到屋子里。不一会儿,屋子里拖出来一个人,那个人就是田飞。

只见他脸上还是狰狞的笑,像是怎么样也停不下来一样的样子。

有些心怀鬼胎的人,看了田飞的尸首,浑身都发寒。

他们以为马玉莲是一个从乡下来的女人,就算是名义上是郡主,可应该也会很好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