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4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个男子一看就是很年轻,可是能问这个一眼看起来就是很酸的杏子,那不用说家里肯定有人怀孕了。

于是他笑着说:“您好,客官。这酸杏子十五文钱一斤,这个可是女人怀孕最好的零嘴儿。去年我家那口子有了身子,一直都吐个不停,可就指望着它,才能吃得了几口饭。您看要多少合适?”

欧阳康永到是一点也不在意价钱的多少,直接来了一句:“哦,是真的吗?这个有用不成?”他一句也没有还价,直接问这个有没有用。

那个卖东西的人笑着说:“可不是咋的?你要不然问问大伙儿,这女人怀孕是不是爱吃酸的?酸儿辣女不是!这酸杏子您要是都买回去,给您的夫人吃了,说不定明个就能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

说着对方笑眯眯的看着欧阳康永,像是拿定了他一定要买一样。

其实欧阳康永也知道他说的是恭维的话,可是既然对方都说了这样的话,那他当然会接着对方的好意。

再说了他也不是缺少这几个钱的人,直接来了一句:“这个酸杏子,少爷我全包了。你给过一下秤,然后送府上去!”

一下子买了这么多的东西,要是不送货上门的话,他自己一个人可没有办法拿走。

就是自己身边带着人,可他还想要买别的东西,若是身边人挑着担子,那个形象可一点也不好。

那个卖酸杏子的人一听,直接问:“府上是哪儿?我直接给您挑回去算账吗?”

欧阳康永一听笑了:“当然,要不然你这要是跑了,我可上哪儿找你。这一点钱不是问题,可若是没有了这个杏子,那可就成了大问题了。”

然后他说了自己家的地址,说好了等一到了家里就给钱。然后给马玉莲买了这里味道最好的包子,好像她昨晚还念叨来着。

只是大半夜的根本就没有卖的,他也只好拖到了今天。现在买回去,希望娘子不会生气。

其实马玉莲身边有几个丫头,想要吃什么的话,只要是一句话,他们几个就会想办法去买。

可是马玉莲却觉得,他们几个买回来的,根本就没有欧阳康永买回来的香。

或者是因为心里原因吧!不过这个却让欧阳康永觉得很满足。尽管有的时候,他觉得那就是一种折腾。可是这样的折腾,欧阳康永心里充满了幸福和快乐。

这是自己的娘子,自己孩子以后的娘。他就算是半夜起来给她买东西,心里也是很开心的。

再说了这儿长的时间,都是马玉莲一个人面对这样的困境。

他才和娘子相认几天,若是她一直都是这样,那一直以来被折腾的就是自己的娘子。

热腾腾的包子已经装好了,欧阳康永直接把它在手里拿着。这可是娘子一会儿要吃的东西,若是给别人拿着,他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一路上看到的吃的,其实欧阳康永都多多少少的买了一些。甚至就连快到家门口了,看到那儿卖的鸡汤馄饨,他还专门的买了一碗带着。

这个时候,欧阳康永已经,自己一个人拿不过来了,零零碎碎的吃的,虽然说一个看起来不多,却也种类繁多。

直接就往房间里走,看到家里人就问:“娘子呢?在哪儿待着呢?”

下人一看欧阳康永的架势,还有身后跟着的欧阳存一,那浑身上下都背满了东西,他们都有些想要笑。

可是欧阳康永是谁呀?那可是自己的郡马爷,也是自己的主子。

一个个赶紧上来接东西,这个时候马春菊过来了。

其实她正好打算出门,马玉莲突然想要吃街边的馄饨,而且是想吃的要命。

马春菊一听郡主要吃,那还能歇下来吗?直接急急忙忙的就往外跑,打算买来给她吃。

看到欧阳康永买了这么多的东西,其中就有马玉莲想要吃的馄饨。

她赶紧说:“郡马爷,郡主正好想要吃馄饨了,您和郡主还真是心有灵犀呀!她这会儿就在花园里,您看?”

欧阳康永一听端着馄饨碗,直接用轻功往花园跑。

既然是娘子想要吃这一口,那他岂能不满足娘子的愿望。再说了东西已经买回来了,而且这个时候可是温度正好。

马玉莲正在花园里望眼欲穿的等着,她也不知道这是咋回事,今天就是特别馋那一口,甚至这会儿一想起来,口水都在口腔里泛滥成灾。

咽了咽口水,马玉莲又一次在花园里的凳子上发呆。

从她遇到欧阳康永以后,这个家伙就把她所有的事情承包了。这不过短短的几天功夫,竟然都让马玉莲杨成了一个懒惰的毛病。

其实说实在的,能够歇息一段时间,对马玉莲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毕竟从进京城的消息传开,她就没有一天安生的日子。

最主要的就是,现在她的肚子已经开始显怀,干什么都有些不方便不是?

“娘子,娘子?”欧阳康永的声音传来。那声音里带了一点的急切,还有这隐隐的兴奋。

马玉莲回头喊了一句:“我在这儿!”

欧阳康永直接跑过来,手里还端着一碗东西:“娘子,你看这是什么?你刚刚想吃的鸡汤馄饨,赶紧的吃上口。”

可是他忘了,光顾着把馄饨带过来,却没有把小勺子或者筷子带过来。

马玉莲伸出手,十分无辜的问:“我拿什么吃?用手吗?”

话说她真的是很馋了,可是东西就在眼前,却没有工具可以用。

欧阳康永也觉得很尴尬,直接来了一句:“娘子,这样。你先喝口汤,我马上就把勺子拿过来。别急,我很快的!”

说着他把手里的碗,递给了马玉莲,然后急匆匆的跑了。而那个劲儿,也是用上了功夫。

马玉莲闻着馄饨的味道,真的都要香哭了。她轻轻地喝了一口汤,可是这并不是记忆中的味道。

只是馄饨在碗里放着,而这个时候,还是有些烫。马玉莲就算是想要拿手抓着吃,却也有些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