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0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华小草也算是安然的住进了客栈,她根本就没有想过,就是住一个客栈都要这么多的波折。

不过什么事情都有人做主,自己一点也不操心,华小草其实还是很享受在外面,被人伺候的感觉。

尽管可能回去以后,她面对的非难会比较多,可是没有人敢伤害自己的脸。

毕竟自己的这张脸,现在可是他们的金子招牌。若是有什么损伤的话,只怕背后的主子,绝对会绕不过他们。

马玉莲就那么冷眼看着,华小草现在的样子,真的是非常可悲。她没有一点的自由,甚至连说话的自由都没有。

毕竟她是模仿这自己,若是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背后的人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不管怎么说,华小草要是跟着自己,没有一点生命的危险。

可是从她冒充上安宁郡主以后,她就没有了任何的活路。毕竟证明马玉莲是安宁郡主的事情太多,最主要的就是高兴一锅的权利,可是攥在马玉莲的手里。

他们就算是弄出一个假郡主,也绝对夺不走高兴一锅的权利。而别的产业,同样是这样。

毕竟安宁郡主的名下,只有高兴一锅在,而别的产业,马玉莲却没有用安宁郡主的名头做。

等华小草他们都住进了客栈,欧阳康永这才说:“娘子,你看我们住哪儿好?”

毕竟明天要过堂,要是住的太晚的话,欧阳康永怕自己的娘子会受不了。

马玉莲已经是双身子了,若是疲劳过度的话,那才会是很麻烦。

“逛了这么久,娘子可是累了?”欧阳康永关心的问。

马玉莲到是没有感觉到有多累,只是肚子有些饿了。于是她看着街边的小吃,不由得流口水。

她觉得自己平时也不是那么馋嘴的人呀,怎么看着有吃的,竟然就馋成了这个样子了?

指着那热乎乎的烧饼,马玉莲急乎乎的说:“那个看起来不错,赶紧的买一个过来。我想要吃烧饼!”

欧阳康永笑了,直接说:“好,不过是一个烧饼而已,为夫给你去买!还想要吃什么?为夫一起给你买过来。”

马玉莲点着头说:“好呀,你看到什么好吃的就买回来。我真的很饿了,都可以吃得下一头牛了。”

对马玉莲夸张的说法,轿子里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不过对马玉莲的能吃,他们一点也没有意外。毕竟马玉莲能吃,已经有段时间了。

可能怀孕的人,都是比较能吃的。而且马玉莲一向都是能吃能睡的,刚刚在轿子里,她就有些迷迷糊糊的。甚至只是这么一点时间,马玉莲就已经睡了一会儿。

现在可是她想要吃东西的时候,谁也挡不了她的美食。

烧饼买了回来,马玉莲直接接过了烧饼,大口的就吃了起来。

原本欧阳康永不太愿意马玉莲吃这些小吃,可是看她吃的非常香甜,也不由得觉得开心。

娘子既然想吃,他有什么不愿意的?只要是她胃口好,那就是他最开心的事情。

端过来一碗红豆汤,然后欧阳康永说:“娘子,别光顾着吃烧饼,也喝一点汤才是。”说着把手里的红豆汤,朝着马玉莲推了过去。

马玉莲直接一手拿着烧饼,一手端起来红豆汤。

热热的红豆汤看起来,就觉得非常的好吃,再配上刚出炉的烧饼,这简直就是最高的配置呀!

咬一口烧饼,脆脆的口感,在加上热乎乎的红豆汤,真的是太好吃了!

马玉莲在这里,吃的是满心的满足。她的眼睛眯着,而且发出了满足的声音,这让欧阳康永都不禁有些怀疑,这一次的烧饼是不是特别的好吃?

尤其是她喝着红豆汤的样子,真是让人忍不住的发馋。

欧阳康永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问了一句:“这个烧饼真的这么好吃?”

马玉莲笑眯眯的,从烧饼上掰下来了一小块,递给欧阳康永:“给,你尝尝?真的非常的好吃,我觉得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烧饼。”

欧阳康永看着马玉莲手里,拿着的那一小块烧饼,都有些哭笑不得。那就是一口的量,甚至可以说是一小口。

“你可真抠门,不过是一口烧饼而已,看把你心疼的!”说着欧阳康永接过了烧饼,放到了嘴里。

“怎么样,好吃吗?”马玉莲眼神亮晶晶的看着欧阳康永,似乎想要从他的嘴里得到答案一样。

欧阳康永笑了,然后伸出了手,揉了揉马玉莲的头顶:“嗯,味道还算是不错,挺好吃的。”

其实他并没有尝出来,这个和之前的烧饼有什么不同。不过既然是娘子想要他说好吃,那就好吃了。

“对了,这个要是配上一口红豆汤,那才是人家的极品。”马玉莲眼神有些亮晶晶的看着欧阳康永,然后递上了自己的碗。

欧阳康永端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喝了一口,然后才说:“嗯,味道是很不错。”说着把碗放回了马玉莲的手里。

看来娘子真的饿了,才会把这个很平常的吃的,都能吃出了山珍海味的感觉。

马玉莲傻傻的笑了:“可不是,我就说这个味道不错吧?真的很好吃呀!”说完似乎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话,还用力的点着头。

接着她又是一大口的烧饼塞满了嘴里,最近她的胃口真的非常好,而且一会儿不吃的话,就会觉得很饿。

人要是饿了,那吃什么都会觉得是无上的美味。

很快的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这里已经有人在等着了。来的人里不仅仅是有高兴一锅的掌柜,还有聚宝阁的掌柜,和那个客栈的老板。

他们今天可是都和那个假的安宁郡主打过交道,甚至还撅了她的面子。

可是具体要怎么样,对待那个假的安宁郡主,他们心里还是都多少有些拿不准。

这个假的安宁郡主,出来用的都是安宁郡主的旗号。甚至她还跑到高兴一锅去,想要接管高兴一锅。

这就可笑了,一个什么凭证都没有的假货,也敢上门想要接管高兴一锅?她这是有多少的信心,才会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