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对马玉莲的话,其实向欧刚他们也明白。于是他们都屏住了呼吸,认真的等在这里。甚至就连呼吸声,其实都变得非常的细弱!

等了一会,就看到一只蜥蜴爬过来,很快的它像是发现了溪水一样,直接爬过去在水边喝了起来!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蜥蜴就从水边爬开,打算离开。

可是它还没有爬开几步,就看到它一阵翻滚,然后躺在地上一动不不动,像是已经死了的样子。

看着蜥蜴的样子,在场的人后背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幸亏安宁郡主主意正,要不然的话,这会儿躺在地上的,只怕都会是他们这些人了。

毕竟若不是安宁郡主阻止的话,他们这些人,可没有一个不喝水的。毕竟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水,遇到这种看起来清澈透明的溪水,谁能不喝?

看起来,这一次安宁郡主又一次救了他们一命!心里有些发寒,他们可都是被训练过的人,却连这一点都没有看出来,还真是有些对不起之前的训练了。

马玉莲也直接说了一句:“看来从大青山走出来这么长时间,你们都忘了怎么样生存了!这一次出去了,你们都罂告会大青山复训一下!”

听到安宁郡主的话,他们一个个都哀嚎了起来:“郡主,不要呀!”

可是只有这么一句,就听到噼噼啪啪的声音响起,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山洞顶部很多钟乳石掉了下来!

“你们想要干什么?谋财害命不成?本郡主的命可是很宝贵的,要是再让你们这样害下去,迟早要葬送在你们的手里!”

马玉莲气急了眼,猛回头这样教训他们!

毕竟这里的情况非常的不稳定,那些钟乳石掉下来的声音,引起了山上山石滚滚落下!若是情况严重一些,只怕会引起塌方。

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他们这些人别说是活命了,只怕都会被掩埋在这里了!至于说寻找欧阳康永的话,把绝对会是一个笑话!

马玉莲过来,可不是想要送命的。可是身边的这些人的做法,还真是让她觉得有些不妥当!

毕竟他身边的人再愚笨,也不至于蠢笨到这个程度。他们中间有没有内鬼,还真是引起了马玉莲的疑惑?

她管不了那么多,直接退回了山洞,然后才问前面的人:“刚刚是谁先倒下来的,你们说说看?”

原本想要出去了再计较,可现在这样的情况,根本就不可以做到。这个内奸要是不能查出来,她能不能从山洞里出去,都是另外一回事!

站在最前面的向欧刚应该不是,可是他后面的人,谁也不能放过!

毕竟这一次是按照实力来排队,走在最后的那个人,就是实力最差的海子。然后一个个的推算过来,若是海子没有摔倒,那就是海子前面的那个人了!

一共也不过是二十几个人,很容易就能算得出来!

“海子,你是最后一个走的,你有没有摔倒?”向欧刚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直接问道!

他们站在这里,到是不用担心什么别的。就算是之前的那个山洞里,全部被掩埋了,和他们也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这里查问之前的事情,安宁郡主只怕是有些想法了!

别说是安宁郡主了,就是他们这些人,心里也非常的疑惑。之前是没有计较,现在安宁郡主一查问,他们立刻就觉得不对头了!

毕竟之前在山洞里,大家走路都小心翼翼的,就算是前面人停下里,他们最多也就是能猜一下前面人的脚而已。

一下子互相之间和库洛牌一样,一个压着一个的倒下来,还真是有些奇怪!只是他们心里虽然说是怀疑,却也没有说出来,毕竟环境非常紧张,而他们正好有遇到了小溪水,还有那个非常大的山洞。当时就没有人想着去计较什么!

海子直接来了一句:“启禀安宁郡主,属下没有倒下去,就连前面的人也没有倒下来!”

这队伍是半中腰倒下来的,虽然说山洞很黑,可是自己前面的人是什么样的情况,大家还是都知道的!

海子的话,让这个队伍里的人也互相之间纷纷的说开了:“是,安宁郡主,属下也没有倒下来。”

他们乱纷纷的话,让马玉莲有些烦,她直接来了一句:“那就一个个的说,从海子说起!他前面是谁,倒下没有?然后前面的人跟上说!”

这样的说下来,谁也别想逃脱!甚至可以说,自己前面还有身边人是什么样,能不知道吗?

突然,李刚说了一句:“安宁郡主,是属下没有注意到,前面人停下来,还在走,踩了前面人的鞋子。可能他就倒下来了!”

马玉莲盯着李刚问:“哦,你没有注意,那你前面的人是谁?只是踩了一下,就能把前面的人弄到,您还真是听有本事的!”

不是她爱计较,而是这样想要背叛她的人,她可不想留下来。

刚刚说话声音很大的人,也不是这个李刚,而是另有其人。最主要的就是,刚刚说话的时候,其中有人竟然用了内力。

马玉莲其实已经知道,那个人是谁?现在这样做,也不过是为了,查出来他有没有同伙而已。

原本马玉莲没有想到这个李刚,可是既然是人都蹦出来了,她要是放过了他,岂不是对不起他的一片苦心?

想要替别人顶罪,也要付出代价不是?最主要的就是,敢背叛她替别人顶罪,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李刚喃喃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呢唸了半天才说:“安宁郡主,是属下的错。这件事属下愿意负全责,请安宁郡主责罚!”

马玉莲点头说:“好,你的罪过本郡主当然不会错过。不过你的后面是谁?前面又是谁?给本郡主站出来!本郡主总不能随你一张嘴,就随意放过那个想要害本郡主的人!”

怎么样责罚,马玉莲并不说出来。毕竟这样的大罪,要是轻易的说什么,那绝对不可以!

李刚既然敢给人顶罪,那就是千刀万剐,那也是与人无尤!她不会劝说李刚,说什么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