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天不藏奸,与我何干!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木屋烧烤。

白小升在店外确认了一眼,迈步走了进去,很快,他找到了等在那里的郑东省。

郑胖子眼看白小升到了,赶紧催促服务员上菜。

花生、毛豆、拍黄瓜,一把把的肉串、板筋、蹄筋、小腰子。

郑东省还要了一桶,十几升装的啤酒。

俩人一边撸串,一边豪饮。

聊起大学时代的过往,一杯接一杯干着啤酒。

很快,他们都醉了。

“你说,他何雁冰是个什么东西,道貌岸然,人面兽心!当年的系学生会长,整个一个下三滥!”郑胖子拍着桌子,破口大骂。

白小升重重点头。

想到何雁冰这个人,他这心里这么多年,也是恨意难平!

初见何雁冰。

那是个仪表堂堂的男人,一米八的个头,帅气,看起来还文质彬彬的。言谈举止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成熟,声音也透着磁性。他个人的能力很强,一手毛笔字,更出类拔萃,惊艳众人。

总之,初见之下,这个男人优秀的,简直让人惊叹。

那时候,何雁冰是系学生会会长,白小升入会较晚,是四个副会长之一。

何雁冰入主学生会以后,各方面工作安排井井有条,深受年轻的女辅导员青睐,也让全系女人为之疯狂。

不过,白小升很快发现,这个何雁冰简直就是人渣,彻头彻尾的人渣!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已经不足以形容他!

这个人的私生活很烂,跟很多女人都有一腿。

有一次,白小升甚至还无意间撞见,他在器材室跟一个女人激情的一幕。

当然,别人怎么活,那是人家的私事,旁人也无权过问。

白小升懒得理会。

直到有一天,郑东省怒冲冲地来找他。

胖子单相思的一个学妹,被何雁冰给始乱终弃,那个女人还怀了身孕!

那时候,郑东省完全是一个纯情的胖子,得知这个消息,整个人都疯了,愤怒到,要去杀了何雁冰。

是白小升,死活把他给拦住了!

始乱终弃,人家也终归曾经你情我愿。

你郑东省,一个外人有什么权利介入,看不过眼就要喊打喊杀?

况且事情闹大,那个女人要怎么活!

不过,白小升还是决定帮他,哪怕对手是风光无两的何雁冰。

谁叫,胖子是他最好的朋友!

那时候,正巧白小升发现,学生会管理的资金,有极大的亏空,疑似被人挪用私吞。

白小升暗中调查过,嫌疑人直指何雁冰!

凭白小升的头脑,他很快拿到了证据,与郑东省一道把何雁冰约到了学校小树林,僻静的角落。

证据面前,何雁冰吓得要死,涕泪横流,直接给俩人跪下了。

什么儒雅,什么风度,全都变成了狗屁。

何雁冰嚎啕中声称,自己只是暂时借用这笔钱,完全是因为他家里出了变故,急着用钱救命。

何雁冰还再三保证,一定会还上这笔钱,求白小升他们不要宣扬出去。

“那时候,我们多他妈.的清纯啊!”郑东省大笑。

白小升也大笑起来,“竟然真的,信了他那些鬼话。胖子,你还让人家对那个学妹负责!”

“我们就是两个大傻.逼!”郑胖子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当时,他们让何雁冰签了一张保证书,保证还回资金,另外,还保证对那个小学妹负责。

随后,他们放了何雁冰,也真的没把这件事对外宣扬。

一个礼拜后。

属于他们的噩梦,来了。

先是白小升这个副会长,涉嫌亏空公款。

然后,同一天,郑东省帮一个崴脚的女同学回寝室,才一进去,那女人就扯烂自己的衣服,大声尖叫非礼。

立马有人冲进去,抓住郑东省,并声称亲眼目睹他耍流氓!

当天两件事,都是何雁冰亲自带人,与另外三个副会长,对他们进行的“抓捕”。

当白小升他们,被押到了女辅导员跟前的时候,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连开口声辩都困难。

不过,白小升、郑东省当时依旧没有屈服,也毫不畏惧。

他们有证据!

何雁冰才是那个贪污公款,耍流氓的人,他们是清白的!

寄希望于辅导员主持正义,俩人拿出来收藏的保证书,转眼却成了一份“计划书”。

一份详细写着,如何诬陷要挟何雁冰的计划书,起草人是白小升、郑东省!

“连女导员都能搞上手,咱俩输的不亏,不亏!你说,是吧!”郑胖子迷醉地,笑着问白小升。

“不亏!”

白小升跟他碰了一下杯,一口气饮掉满杯啤酒,又给自己满上。

“天不藏奸,我听说,去年那个导员被校方开除了,也算是老天爷替我们要了一点利息。”郑东省喃喃道。

当时,女导员把事情上报校方,还声称,极力帮着白小升、郑东省两人“求情”。

可笑!

最终,白小升落了个留校察看的大处分,直到毕业,都没有拿到属于自己的学位证书,而郑东省也落了个大大的处罚。

终归,他们输给了何雁冰,输得一败涂地。

“他妈.的,当初要不是怕连累你被开除,我真想把那傻.逼给打成真傻.逼,你不知道我连砖头都准备好了。”郑东省明明笑着说,眼泪却肆意横流。

那一段时间是何等的屈辱,他被全校的人戳脊梁骨,白小升也一样,俩人如丧家之犬一样。

郑东省端起扎啤杯,一饮而尽。

“我也一样,多少次想打死他!”白小升笑着,摇头,“多少个夜里,去小树林里嚎啊,跟要死的狼一样。”

曾经的大学时代,曾经难忘的痛楚,永远难以磨灭的回忆!

这些年,经历过许多事儿,成熟了,也成长了。

那些,白小升没忘,也不敢忘。

“我就寻思有一天,我一定要拿回属于我们的尊严!因为它们本来就是我们的,我们不该背着这份屈辱!”郑东省狠声道。

白小升再饮满杯,用袖子一抹嘴。

“老天爷收的利息,那是老天爷的事。它不藏奸,与我何干!”白小升眼神迷醉,却透着狰狞,“而我,要收我的利息。不!我要连本带息,要回来!”

“同学会,去?”

“去!”

两个好兄弟,凶猛碰杯,再饮满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