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语言转换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白小升跟郑东省,足足喝光了一整桶啤酒。

桌面,盘碟交错,盘子底下垫着大把的竹签子,花生壳、毛豆皮,最上面,吃剩的各种肉串还有许多。

俩个人都有点醉了。

“服务员,来,把、把这些打包!”郑东省大着舌头叫服务员,然后跟白小升嚷嚷,“老白,回,回去接着喝!”

“瞧你那德行,你、你还能回得去吗!”白小升笑骂。

他也有点大舌头,但比胖子要好得多。

“我家近,你今天,就就住我那儿。”

“好,就去你那儿,接着喝!”郑胖子还念念不忘。

都喝成这样,服务员也怕他们耍酒疯闹事,赶紧把肉串撸到盒子里打包,给俩人拿单结账。

白小升摸出自己那张银行卡,一把被郑胖子抢过去,塞回他的口袋。

“得了吧你,就这俩钱,你还掏工资卡……本、本校长请你!”

郑东省抓出几张百元大钞,眯着眼也数不清楚,索性全都塞给了服务员。

“甭找了,多、多的算小费!”

这下,服务员脸上都乐开了花,殷切地把这哥俩扶着出门。

外面夜色正好,晚风清凉。

白小升、郑东省一人拎着一个打包袋,沿着大街往前走,步履铿锵。

去哪儿不知道,反正不似回家的方向。

俩人边走边扯,转悠转悠,酒倒是醒了不少。

走到一处人不是很多的街道,郑胖子离老远看到公厕,迅速把手里的袋子,往白小升手里一塞,撒腿就跑。

“我先去,我着急,你等我回来换你啊!”郑胖子边跑边说。

我又没跟你抢!

白小升好气又好笑。

眼瞅胖子跑太急,自己绊自己直接摔个马趴。

白小升吓一跳,刚想喊,问他有没有事儿,就看到这个胖子就地一滚,起身接着跑,那动作行云流水,非常灵敏,连贯。

白小升都看傻了。

拎着两个打包袋,白小升走到一处路灯下,在那儿等。

等了一会儿,白小升忽然发现,迎面有一个人直奔着自己走过来,看身量,人高马大!

白小升眉头一皱,立即警惕起来。

这边人可少,这不是抢劫的吧!

等那个人走近一些,白小升才发现,那是个外国人,虽然看着壮,但脸上没有凶相,反倒是焦急,不过看到自己似乎又很欣喜。

这个文质彬彬的外国男人,手里似乎还捧着一张大纸。等再靠近一些,白小升看明白了,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张地图。

这是个迷路的老外,要问路?

白小升有所猜测,老外已经站到跟前,不过随着靠近,这老外明显皱了皱眉,似乎嗅到了白小升身上的酒气,有些犹豫,却还是举起了手里的地图,叽里咕噜说着什么,比比划划的,似乎真在问路。

他说的什么,不是英语?

白小升一愣。

“检测到宿主需要,启动第二辅助功能——语言转换。”

“检索完毕,对方所说的语言为法语,普罗旺斯方言,开启转换……”

红莲的声音响起。

几乎同时,白小升的耳中传来正宗普通话,腔调还是这老外的。

“我想去天南酒店,请问怎么走?地图上说在这附近,但是我一直没有找到,你能帮我吗?”老外重复说了一遍,随后叹口气,有些失望地摇头,“好吧,我的朋友,看来你不懂我的语言。”

“天南酒店在一条街外,距离很近。”白小升开口了。

竟然是一串法语。

白小升一愣。

那个老外也一愣,眼神一下明亮起来。

“天哪,你的……法语好正宗,是我家乡的!”

老外跟他乡遇故知一样,激动不已。

白小升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

看来,一旦使用语言转换,他能自由地说对方的语言。

这倒不错!

这老外也挺幸运的!

白小升手指一个方向,耐心地告诉这个老外,怎么走怎么走,对方点头犹如小鸡啄米。对白小升的“精湛”的法语,赞不绝口。

送走这个老外,白小升还觉得挺有意思,自己无形成了语言大师,看语言库里能使用五千种语言,单凭这个辅助,下半辈子转行翻译,是吃喝不愁的。

正想着,他身后传来一阵动静。

汪,汪汪。

白小升回头,发现一只的流浪土狗,在对他叫。

狗?

白小升下意识地想起,语言库最后一项有兽语,里面还有个犬科,难道这也能翻译?

“检测到宿主需要,启动语言转换。检索完毕,对方所用语言为犬类,田园犬分支……转换开启!”

几乎瞬间,白小升听到了。

“我太饿了,把吃的给我!”

狗的叫声很短,但是结合情绪,翻译成人类语言,未必短。

白小升惊奇地看着这条消瘦的田园犬。

“快给我,不然我不客气了,我要抢!”这狗已经准备扑过来。

“等等,你要吃的,我给你!”白小升心里想的这意思,开口也要这么说。

然而,他发出的声音却是。

“汪,汪汪,汪汪汪!”

怎么是狗叫的声音!

白小升自己都吓一跳。

看来,这个语言转换,还真得适应,慎用!

那只本来很凶的流浪田园犬,也被吓一跳,瞪大眼看着白小升,甚至有点瑟缩。

白小升无语,把两个打包袋敞开,放在地上,示意这狗可以吃。为了让它安心,白小升转身离开。

走出好远,白小升回头,看到那条狗在拼命吃着东西,眼睛却还不放心盯着他看。

白小升摇摇头,扭脸看到远处郑胖子傻愣愣看着自己。

“你没事吧。”白小升走过去,在他眼前晃了晃手。

“我可能有事!”郑胖子拼命眨眨眼,“我、我刚才好像看到,你跟一条狗在对话。”

这胖子看到了!

白小升想了想,这事儿没法解释。

白小升拍拍郑胖子的肩膀,“你醉了,酒量不行,以后就少喝点!”

“是吗?”郑东省疑惑。

“对了,这顿酒是我请的,你没带钱,下次记得请回来。”白小升煞有介事,说完就走。

“我没带钱吗,我怎么记得是我花的。”郑胖子看着白小升的背影,摸出自己钱包,打开,里面空空如也。

“还真一毛钱没有,我真没带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