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你们这是污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声怒叱。

宋长空猛地一拍桌子,怒视白小升。

原本热闹喧天的会场,声音戛然而止。

经理们、总监们,吃惊的看着台上暴怒的宋长空。

虽然一开始,就有人察觉到气氛不对,但绝没想到,突然严重到这种地步!

宋长空竟然当着公司所有高层的面,当着集团来的领导,当面怒斥白小升。

更直呼其名!

“这是要出事,出大事啊!”

有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看着白小升,看着宋长空,又看看那位集团来的领导。

那位领导虽然神色还算平静,但是看着白小升的目光,明显的异常冰冷。

全场鸦雀无声。

“白小升,谁给你的权力,如此胡闹。当着领导的面,你都敢玩这一套!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总经理,还有没有集团领导!”宋长空愤慨道。

这一番怒吼,让台下的经理、总监们,大气都不敢喘。

再蠢的人,现在都明白了!

这哪儿是什么评论会,分明是对白小升白总的问责会!

可笑他们,还夸赞不绝……

宋长空目光阴冷,环视全场。

“此番,我们集团事务部领导,也是我中京传媒上一任总经理——王薪成先生来,不光是为了指导工作,还为了调查中京传媒副总经理白小升!”

宋长空声音冷厉,“不是让你们歌功颂德,不是让你们在领导面前拍马屁,是说问题的!”

全场经理、总监骤然一惊。

当众挑明了,要谈问题?

难道,集团高层对白小升很不满?

不会吧

虽然白小升白总,表现一直很高调,行事是霸道了些,但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对公司有益。

这大家有目共睹!

况且,白小升在这里闹得再欢,集团怎么知道……

除非……有人上报!

在场的人,最低那也是个经理,每个人都不简单,稍一琢磨就明白了,今天这场大会,恐怕是宋总、陈总给白总摆下的——

鸿门宴!

不过,白总也真有本事,上来趁着大家没留神,给变成了表彰会……

台下所有的人,心里顿时写了个大大的“服”字!

不愧是白总,从来就不按常理出牌……

不过,现在该怎么做……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缄默。

白小升手握话筒,微微低头,平静中,笑而不语。

宋长空看了眼陈长顷,陈长顷微不可查地点点头。

该他发声了!

老让宋长空一个人出面,彼此之间的信义同盟,难免崩坏……

既然准备撕破脸,还客气什么!

陈长顷一拍桌子,坐直身子,指着白小升,厉声道,“白小升,没人敢问责你,那我来!你上任当天,一言不合,就开除了新媒体部总监,可属实!”

“你在新媒体部,没有任何的考核、评估,不跟公司打招呼,凭你个人的喜好,随意开除管理人员,随意让人上位,可属实!”

“你参加影视部酒会,明知道明星商婉婉出席,明知道合作对公司无比重要,竟然大闹会场,强行开除了男一号陆梵语,可属实!”

“你与罗恩早就认识,明知罗恩团队问题多多,还可能背负官司,竟然想让他们进我们公司,可属实!”

……

陈长顷一口一个诘问。

一口气,连数白小升十大罪状,最后陈长顷干净利落一声喝问,“这些,是不是都是你做的!你,还有什么话说!”

在场的经理、总监们,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有的事儿,听着似乎属实,但是明显有倾向,具体怎样,他们不好妄下论断,但有些事儿,陈长顷明显是在歪曲事实。

这是公然污蔑啊!

不过,谁敢说……

众人暗暗看向宋长空,宋长空频频点头,似乎颇为认同。

这是宋总、陈总联手,要整白总啊!

众人心中一凛。

眼下,陈长顷说的,甭管是不是事实,都跟他们没关系!

大鬼打架,小鬼遭殃。

这件事儿最好置身事外,谁要是敢帮着白小升说,哪怕是公道话,那也是选边站,因此得罪了公司一位总经理、一位副总经理,还好的了吗!

回头,说不定就被开除!

原来领导之间的矛盾,已经严重到这种不可调和的地步了吗!

原以为白总交权,公司会太平一些,没想到宋陈两人一直没想放过人家!

权力之争,如此可怕……

不死不休啊……

“你承不承认,都没关系,这些大家有目共睹,你们说,是不是!”

陈长顷环视在场的人。

“白总,也不止于那般不堪吧……”

有人用极小的声音,嘟囔。

“就是啊,白总很多事,都让公司获益!”

有人蚊子声应和。

“谁在说话,站出来说!”宋长空突然一拍桌子,大喝一声,“一个个的,现在都学会了说贼话,谁惯得你们毛病!这还当着集团领导,这成何体统!”

他这个总经理,积威已久,声色俱厉下,连一些总监都肝颤。

瞬间,会场没了声音。

新媒体部、影视部那些人,脸色非常地难看。

一方面,他们敬佩的白总,正遭受攻讦,总经理、副总经理摆明了污蔑他,眼看着,连替他发声的人都没有!

另一方面,他们这些人,也有家,有老婆孩子要养,在中京传媒这里,还有事业有理想。

真就为了帮人说一句公道话,丢了饭碗?

这……值吗!

况且,他们那一句话所谓的公道话,真有用吗,宋长空、随意扣下一顶“这是白小升心腹”的帽子,就能让他们白白牺牲……

这值吗?!

包括高大志、石宇在内,那些人低下头。

一方面是生活、是事业,一方面是良心,他们简直感觉无比的痛苦与煎熬!

“老领导,你看见了吧,在场一百多位高层,没有一人替这个白小升说话,可见他何等的不得人心!”

宋长空趁这时机,赶紧在王薪成耳边吹风。

虽然他也好奇,白小升拎着个话筒,微微低头,不哼不哈的什么意思,但眼下这明显是个机会,火上浇油,他还是会的!

王薪成微微点头,认可了宋长空的话。

宋长空暗暗一喜,跟陈长顷使了个眼色,陈长顷对白小升冷笑。

看见了吧,白小升!

我们这边有实力,连道理都在我们这边,你拿什么跟我们斗!

有谁,敢替你说话!

陈长顷冷笑。

“你们这是污蔑,是歪曲事实!”

忽然一声清脆的怒喝响起。

掷地有声!

林薇薇满面寒霜,登台!

既然,没人替小升哥说句公道话,那么她来!